加书签
第三卷 第0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责族与文学创作——钻研莎士比亚——弗德里希再来

自从演员们居住在府邸以来,男爵同他们的关系经过了各种不同的变化。开始双方都觉得满意;因为男爵一生当中第一次把他写的剧本之一——他曾用他的剧给一个社交剧院打气——交到真正演员的手里,目睹剧本送去正式演出,他不禁心花怒放,为了表示慷慨,向兜售时髦用品的流动商贩购买一些小礼物给女演员,又特地给男演员设法弄来几瓶香摈酒;演员们对此也十分卖力地演出他的剧本。威廉不遗余力地把卓越的英雄的豪言壮语一字不漏地熟记下来,他承担了这个角色。

不过在此期间,晴中逐渐滋生了一些不协调的气氛。伯爵对某些演员的偏爱一天天地明显起来,这必然使得其他的演员不愉快。他把他宠爱的人捧得特高,因而给剧团里带来了嫉妒与不和。梅林纳逢到争执发生,往往束手无策,处在十分难堪的境地。受到表扬的人接受赞扬,并没有特别感谢,而被冷落的人就千方百计地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发泄他们的愤懑,使得以前受到崇敬的恩人逗留在他们当中感到尴尬。有一天出现了一首不署作者姓名的诗,在府邸里造成许多轰动,更加滋长了他们幸灾乐祸的心理。人们迄今一直絮絮叨叨地谈论男爵同丑角的往来,人们给男爵编造了各式各样故事,给某些事件添油加醋,赋予他们两人逗人发笑的有趣形象。最后人们开始讲述:

男爵和几位演员之间产生一种同行嫉妒,这些演员自以为可当作家,在这种传说的基础上,出现了我们上面提到的那首诗,诗的内容如下:

我这个穷鬼,男爵大人,羡慕您的阶层,羡慕您的地位接近御座,羡慕您的良田众多,羡慕令尊的牢固府邸,羡慕他的枪弹和猪区。

男爵大人,看来您好象羡慕我这个穷鬼,因为我从少年时起就蒙大自然的垂怜。

我有灵活的心机和头脑,我虽然穷,却不是个可怜的笨蛋。

现在我想,亲爱的男爵大人,我们最好还是各不相干:

您作您令尊大人的少君,我始终是我母亲的宝贝心肝。

我们生活得没有嫉妒和憎恨,互不贪求对方的头衔,您别占诗坛的位置,我也不想进贵族们的圈圈。

人们对这首诗的情绪各不相同,诗几乎抄写得无法辨认,传到不同人的手里,没有人可以猜出作者是谁。当他们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心情开始对此取乐时,威廉以坚决的口气表示反对。

“我们德国人,”他大声说,“活该这样,让我们的文艺始终受到轻视,长期萎靡不振,就因为我们不懂得尊重有地位的人,这些人愿以某种方式从事我们的文学活动。出身、地位和财产与天才和审美力并不矛盾。这点外国民族已经教导了我们,在他们民族的最优秀的人物中大部分是贵族。迄今为止,德国国内如果有人生来就献身科学,那简直是奇迹,所以迄今为止,只有少数有名的名字由于爱好艺术和科学变得更加有名,与此相反,一些从黑暗中上升起来的人,好比不知名的星星出现在天际,情况就不总是这样了。

如果我没有特别弄错的话,那么,国内的第一阶级正在利用他们的优势以争取未来文艺最美丽的花冠。因此,我感到难受的莫过于下列事实:我不仅看到市民常常嘲笑懂得重视文艺的贵族,而且还看到有高贵身份的人物,也凭一时的心血来潮和极不公正的幸灾乐祸心理,把他们的同类从道路上吓走,在那条路上,光荣与满足期待着每个人。”这似乎是针对伯爵的最后表示了,威廉听说,伯爵认为这首诗实在好,固然,对于这位常常用自己的方式同勇爵开玩笑的伯爵来说,这正是求之不得的机会,他可以尽情折磨他的亲戚,关于诗的作者是谁,每人都有自己的猜测。伯爵自负聪明不亚于任何人,忽发奇想,立即准备为此作证:这首诗只能出自他的书呆子的手笔,此人是个非常漂亮的小伙予,他早已发现此人身上有点诗人的天才。为了好好地取乐一番,于是有天早上他叫人去召唤这个演员来,要这人当着伯爵夫人,男爵公主和雅尔诺的面,把诗朗诵给他听,演员为此获得赞扬、喝彩和一件礼物,伯爵问他是不是还保存有早年的一些诗,他聪明地否认了。这样一来,书呆子获得诗人、幽默家的名声,而在那些对男爵怀有好感的人的眼中,则成了诽谤者和坏人。从这个时候起,伯爵一直不断地对他喝彩,他高兴怎样演出,就怎样演出,于是这个穷光蛋最后被吹捧得飘飘然,几乎快发疯了,接着他也想象菲琳娜那样在府哪里占有一个房间。

如果这个计划立即实现了,他倒可以避免一场大大的灾难。有天晚上,他回到旧府邸,正在黑暗的窄路上四下摸索,突然遭到袭击,被几个人牢牢抓住,另外的人就狠狠地揍他,在黑暗当中拳头密如雨点一般,他几乎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费了莫大气力,才爬到伙伴们的住处,他们故作气愤,晴中却对这次不幸事件感到高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他遍体鳞伤,新的褐色外衣完全变白了,好象他和磨坊主人打了架,浑身被溅上面粉,斑斑点点,一塌糊涂。

伯爵立即获得这方面的消息,不禁勃然大怒。他把这种行动当作极大的罪行,提高到危及城堡和平的程度,他吩咐他的审判官采取最严厉的审讯。

染上白粉的外衣就是主要证据。凡是府哪里一切与药粉和面粉有关的东西,都应受到检查,可是,结果徒然。

男爵以他的名誉庄严地担保:那种开玩笑的方式自然使他大不高兴,而伯爵大人的行为也并非是最友好的,不过男爵懂得置身事外,对于诗人或讽刺作家——随便让人怎么称呼吧——所遭遇的不幸事故,他丝毫也没有参与。

陌生人的来来往往及家中的不安,很快就把整个事情给忘记了,只有那位倒霉的宠儿,为了短时间借用别人的羽毛来装扮自己,不得不付出重大的代价。

我们的剧团每晚都有规则地继续演出,就整体上看是很好的。可是现在开始变化,他们的情况越好,他们的要求也越高。在短时间内,他们觉得吃、喝、服待、居住等都太菲薄了,他们向他们的保护人男爵要求对他们照顾得更好一些,要男爵把曾经答应给他们的享受和舒适条件予以兑现,他们的怨言越叫越响,而他们的朋友满足他们的努力总是没有结果。

这个时候,威廉除了排练和演出时间而外,很少在人前露面。他把自己关在最后面的一间房中,只许迷娘和琴师进去,他完全生活和活动在莎士比亚的世界里,除本身而外,既不知道,也感觉不出任何东西了。

有人讲魔术师的故事,说他用符咒召唤一大批各式各样的妖魔鬼怪到他的小房里来。咒语发生奇效,不久整个房间都变得水泄不通,精灵们向地上画的小小圆圈挤来,在圆圈周围及魔术师的头上,不停地旋转变化,数量不断增加。每个角落都塞满了,每条边缘都占据了。蛋膨胀起来,而巨人形体缩小成蘑菇一般。不幸魔木师忘记了遣散鬼怪的咒语,不能把鬼怪的浪潮平息下去。一喊廉就这样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千百种感觉和才能在他身上活跃起来,他对此既理解不出,也想象不到。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把他从这种状态中拉出来,要是有人找机会走来,同他谈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就极为不满。

有人报告他下列一项消息,也没有引起他多大注意。据说,府邪院子里将执行一项判决,有个男重要受到撒灰的处罚,由于他犯有夜晚闯入住宅的嫌疑,加上他芽着一位假发师的外衣,也处罚,但是要把他作为流浪汉给他一顿教训,然后打发他走,原来男童在本地东游西荡了几天,夜晚住在磨坊里,最后拿来一把梯于搭在花园墙上,就从那儿翻了过来。

威廉觉得整个争吵不值得特别注意,后来迷娘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他,犯人是弗德里希,男童自从和马厩总管闹事以后,就离开剧团看不见人影了。

威廉出于对男童的关心,急忙动身前去,看见府邪院子里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伯爵就是在这种场合也爱讲究排场。男童被带来了。威廉走到中间去,请求暂停,同时他认出男童,然后提出各种有利于男童的理由。他费了不少唇舌贯彻他的意图,最后得到允许,同犯罪者单独谈话。男童再三声明,他对演员挨打的袭击事件毫不知情。他只是环绕府邪兜个圈子,夜里偷偷进去是为了寻找菲琳娜,他已经打听出她住的睡房,如果他不是中途被人捉住,他一定会碰上她了。

威廉为了剧团的名誉,不愿把关系揭穿,他跑去找马厩总管,请根据他对人员和家庭的认识,调解这桩事情,释放男童。

这位随机应变的男子,在威廉的帮助下,编造了一个小故事。据说,男童原是剧团的成员,离开剧团以后,又希望重回剧团受到录用。因此他才打定主意,夜晚去寻找几位保护人,向他们求情。此外,还有人证明他平常演得不坏,女士们也帮忙说情,于是他被释放了。

威廉把他接受下来,从这时起,他成了这个古怪家庭的第三名成员,好些时候以来,威廉把这个家庭看作是自己的。老人和迷娘都友好地对待这个归来的人,自此以后,三人团结一致,尽心为他们的朋友和保护人服务,给他干一些使他高兴的事情。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