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第1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威廉对莎士比亚的赞词——雅尔诺:聪明的建议者或冷酷的阴谋家?

威廉才读了几部莎士比亚的剧本,就受到强烈的影响,使他再也读不下去了。他整个心灵都激动起来。他寻找机会同雅尔诺谈,雅尔诺使他得到快乐,令他感激不尽。

“我大致事先就看出来了,”雅尔诺说,“您对所有作家当中这位出类拔萃作家的非凡造诣不能无动于中。”“是呀,”成廉大声说道,“我想不起有什么书、什么人、或者生活当中任何一种事件,给了我这么巨大的影响,比得上您好心让我认识的这些珍贵剧本。它们好象是天上神仙用来接近人类的作品,用最温和的方式使他们和他认识。它们并不是诗!我们觉得是站在翻开的惊人的命运之书的前面,书中刮起一股最激动的生命风暴,以雷霆万钧的力量迅疾地来回翻动书页。

我对于其中的强烈与柔和,威猛与平静,惊讶得不知所措,我怀着焦渴心情只等待可以继续诵读的时间到来。”“妙啊,”雅尔诺说,同时伸手与我们朋友的手相握,“我要的就是这个!我盼望的后果也一定是少不掉的。”“我希望,”威廉回答道,“这时候我能把心中所想的一切向您吐露。

我以前所有一切对人类及其命运所抱的预感,它们从我青年时候起就不知不觉地伴随着我,我发现这些都充满在莎士比亚的剧本中,并且得到了发展。

看来他好象向我们公开了一切谜,我们却说不出,这儿或那儿有解谜的话。

他的人物似乎是自然的人物,实际上却又不是,在他的剧本中,这些极神秘的、组合起来的自然创造物活动在我的眼前,好象是钟表,它们的字盘和外壳是用水晶制作的,它们按照规定指示时刻的进程,同时人们可以看见推动它们的齿轮和弹簧装置。我在莎士比亚的世界中所看到的少数几眼,比别的任何东西更激励我在现实世界中更快地向前迈进,投入无法躲避的命运洪流中去,等到将来有一天我幸而能从真实的自然界的大海中吸饮几杯,然后从舞台上布施给我祖国的俟渴的观众。”“我看见您有这种心情多么高兴,”雅尔诺回答,同时把手放在这个激动的青年人的肩上。“别放弃这个决心,转到积极的生活中去吧,赶快努力利用您现有的大好年华。只要我能帮助您,我将全心全意地作。我还没有问过您是怎样来到这个剧团的,您的出身和受的教育都与它不适合,我希望而且也看出您急欲离开它。我对您的出身和家庭状况,毫不知道;您考虑一下,您打算信托我的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这么些:我们生活其中的战争时期,可以产生迅速的幸福变化。如果您愿意为我们的工作献出您的力量和才能,必要时不怕辛苦和危险,那么,我现在正巧有个机会给您安排一个位置,您可以担任一些时间,以后也不至于后悔。”威廉不胜感激,愿意把他生活的全部历史讲给他的朋友和保护者听。

他们边走边谈,远远地消失到公园里去了,然后又来到一条穿过公园的公路上。雅尔诺默默地站立片刻,说道:“您考虑我的建议吧,作个决定,在几天内给我回音,请您坦率告诉我。我得提醒您,我一直不懂,您怎么可以同这类人混在一起。我常常感到恶心和厌烦,看见您为了勉强生活下去,竟把您的心贴在一个四处流浪的街头说唱人及一个无聊的不男不女的人物身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一个军官骑马赶来,后面跟着的一个马夫手里牵着一匹马。雅尔诺向他热烈地招呼。军官跳下马来,二人互相拥抱,彼此交谈起来。威廉听了他的军人朋友的最后几句话大吃一惊,站在旁边低头沉思起来。雅尔诺翻阅了几页来人递给他的文件,来人却朝威廉走来,伸手给他,加强语气大声说:“我在一个高尚的团体里碰到您;请听从您朋友的建议吧,同时您以此满足了一个陌生人的期望,他衷心地同情您。”他说时拥抱威廉,热情地把他按在自己胸口。这时雅尔诺走过来,对这个陌生人说:“最好是我同您立即骑马赶去,这样您可以得到必要的指令,趁在天黑以前再赶上去。”两人翻身跃上马背,听任我们感到惊奇的朋友独个儿去沉思。

雅尔诺最后的几句话还在他耳里响着,他觉得难以忍受,一对赢得他喜爱的无辜人儿,竟自被他这样尊重的一个男子贬低到了如此程度。不知名军官的奇特拥抱,倒没有给他留下多少印象,只不过引起他一会儿的好奇心和想象力;然而雅尔诺的话打中了他的心,深深刺伤了他,他在回家路上谴责自己,但愿有片刻时间不再看见和忘记雅尔诺那种铁石心肠,这从对方的目光和一切表情上可以看出和听出来。——“不行,”他大声叫道,“您这个麻木不仁的社交人物,妄想作我的朋友!您想向我提供的一切东西,对于把我同这些不幸人儿结合起来的感情来说,是一钱不值的。幸而我能及早发现我可以从您那儿期待到什么!”这时正巧迷娘向他迎面走来,他把她搂在怀里,大声说道:“不行,什么东西也不能使我们分开,你这个善良的小人儿!世上的表面聪明不能使我离开你,也不能使我忘记对你应负的责任。”平常威廉总是拒绝女孩对他过分亲热,这时女孩却高兴威廉有这种意外的怜爱表示,她紧紧依偎在他身上,他费了莫大的力气才摆脱她。

从这个时候起,他更加注意雅尔诺的行动,他觉得此人所有的行动并非都是值得称赞的;不错,甚而有些行为使他很不高兴。例如讽刺男爵的那首诗,雅尔诺有重大嫌疑,八成是他搞的,却让可怜的书呆子付出重大代价。

雅尔诺曾当着威廉的面对这个事件开过玩笑,我们的朋友就认为从这点上可以看出一副坏到极点的心肠的标志,因为没有什么比嘲弄一个无辜者更恶毒了,受嘲弄者的痛苦本是雅尔诺造成的,可是他既不想道歉,也不想赔偿损失。威廉很想打抱不平,因为他通过一个非常特殊的偶然机会,发现那夜暴行作案人的踪迹。

人们一直把真相瞒着他,有几个青年军官在旧府邪下边大厅里同一部分男女演员整夜取乐消遣。他平常习惯早起,有天早晨他偶然走进房间,发现年轻的绅士们正在从事异常奇特的化装。他们把粉笔捣碎在一只水钵里,调和成浆,然后用刷子把浆刷在他们的背心和裤子上,就这样把衣服穿在身上不脱下来,然后又极快地把他们的更衣室洗刷干净。我们的朋友对这种举动感到纳罕,忽然想起书呆于被粉浆弄得一塌糊涂的上衣,后来他知道,男爵有几个亲戚在这群人里,嫌疑就更大了。

为了进一步追查这项嫌疑,他请几个年轻绅士吃一小份早餐,探听他们的口风。他们非常活泼,讲述许多有趣的故事。其中有个于了相当时间募兵工作的人,特别对他连长的机智和活动赞不绝口,据说,连长会招沫各式各样的人,按照每个人的情况使其受骗上当。他不厌其详他讲那些出身良好家庭、又受过认真教育的青年人,怎样被各种令人满意的生活用品供应的假象所欺骗,他嘲笑这些笨蛋,他们开始觉得满不错,还以为将受到一位有威望的、勇敢、聪明而又慷慨的军官的器重和提拔。

威廉感谢他的保护神,出乎意料地向他指出无底深渊,他已经平白无故地走近它的边缘。现在雅尔诺在他看来无非是个募兵的人,那个陌生军官对他的拥抱,也是容易解释的。他讨厌这些男子的思想,从此刻起,避免同任何一个穿军服的人打交道。他听到军队向前开拔的消息,感到十分愉快,同时只是担心一旦离开他美丽的女友的身边,也许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她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