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第1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威廉装扮伯爵

菲琳娜在夫人们身边,一天比一天更会曲意逢迎了。要是只有她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多半把谈话引导至来往的男人们身上,而威廉绝不是她们所关注的最后一个。机伶的女孩早已看出,他给了伯爵夫人的芳心一种深刻的印象。于是她讲述已知道的和不知道的关于威廉的事情;不过她总是提防着别说出可以对他作不利解释的话。相反,她称赞他宽宏大量,慷慨好施,尤其是他对待女性的高尚行为。她对于向她提出的其他问题,也回答得十分得体。男爵公主也看出她美丽的女友不断增加的爱慕心情,她对这一发现十分欢迎。因为她对好些男子,特别是最近几天对雅尔诺的关系,已瞒不过怕爵夫人,怕爵大人的纯洁心灵对这种轻浮举止不无非难,免不得说几句温和的责备活儿。

男爵公主和菲琳娜都同样特别关心,促使我们的朋友更加接近伯爵夫人,此外,菲琳娜还希望有机会再为本身工作,尽可能重新得到这个青年男子对她已经失去的恩宠。

有一天,伯爵同其他的人员一起骑马出去打猎,他们要第二天早晨才可望转来。这时男爵公主想出一个开玩笑的方法,这完全符合她的性格;因为她欢喜化装,为了使众人惊奇,时而扮成农家姑娘,时而扮成侍从,时而扮成打猎小伙于出现在人面前。她借此装出一副小仙女的样子四处出现,特别是在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她最高兴的莫过于神不知鬼不觉地伺候众人一些时候,或者混在他们中间,最后她用齐玩笑的方式露山本来面目。

傍晚时候,她让威廉到她房里去,因为她正巧有点事情要作,就由菲琳娜代替她,使他有思想准备。

他到来时,发现不是仁慈的公主,而是这个轻浮的女孩在房里,未免奇怪。她以一种相当正派的坦率态度对待他,这是她直到现在训练有素的了,以此迫使他同样客气起来。

开始,她一般地取笑他碰到好运气了,而且她看出来,运气现在还跟着他呢;接着她以一种令人好受的方式,责备他不该一直用这种态度对她,使她苦恼,同时她骂自己,谴责自己,承认她自己不是,不然的话,或许她早和他相会了。她但白地叙过她以往的处境,又补充说:如果她不能改变,就不配得到他的友谊,而且连自己也瞧不起自己了。

威廉对这番话深感吃惊。他的世故大少,不知道正是轻浮的、不能改过自新的人,常常诉苦得最厉害,极会坦率地承认和痛悔他们所犯的过失,其实他们毫无力量从错路上退回来,而是被无比强大的自然力量拖下去。因此,他不能始终对这个玲珑可爱的犯罪女子保持不友好态度。他同她攀谈起来,听她说到一项奇怪化装的建议,她们想以此来使伯爵夫人感到意外的惊讶。

威廉对此觉得有些顾虑,把这告诉菲琳娜。可是男爵公主这时跨进房来,不容他再费时间去犹豫,拖住他跟自己一道走,而且保证现在正是时候。

天色已经黑了,她带他到伯爵的更衣室里去,让他脱下自己的上衣,披上伯爵的丝绸睡衣,把缠红饰带的便帽戴在他头上,又领他到内室里去,叫他坐在一把大安乐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她亲手点燃圆芯油灯,灯就放在他面前,教导他怎么作,要扮演什么角色。

她说人们会去报告伯爵夫人,说她的丈夫出乎意外地回来了,他的情绪恶劣,她听后就会到来,在房里来回走几次,然后坐在椅子的扶手上,把胳膊放在他的肩上说几句话。他要尽可能久,尽可能好地扮演丈夫的角色:不过等到他终于露出真面目时,他必须显得极有礼貌和蒲洒风流。

威廉经过这样古怪的化装以后,心中十分忐忑不安。这个建议大大出乎他的意外,他来不及考虑就得实行起来。男爵公主又回到房里去了,他这才觉察出他占据的位置有多危险。他不否认,伯爵夫人的美丽、青春和妩媚给了他一些印象,然而他的天性完全远离一切没有意义的风流韵事,而他信奉的原则不允许他想到比较严重的行动,这时他真是如坐针毡。他既害怕这会使伯爵夫人不高兴,又害怕使她过于高兴,超出合理的限度。

每个曾经对他发生过影响的女性魅力,又出现在他的想象力面前。玛丽安妮身穿白色晨衣出现在他面前,哀求他别忘记她;菲琳娜的婉恋可爱,她那美丽的头发和她那小鸟依人的态度,由于出现在眼前又活跃起来;可是,这一切都遥遥地退到一片轻纱后面去了,一旦他想到高贵的、如花似玉的伯爵夫人,想到几分钟内他的脖子就会感觉到她的手腕,她那纯洁的轻怜密爱要求他作出反应。

他怎样从这种难堪处境中摆脱出来的奇特方式,自然不是他意料得到的。这时他有多么吃惊,甚而可以说有多么恐怖,他背后的门打开了,他偷偷地从镜里看了第一眼,就清清楚楚地看见伯爵手里执灯跨进房来。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坐着不动,还是站起来呢?逃走呢?承认还是否认呢?或者请求宽恕?这种念头不过刹那之间。伯爵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又退回去,轻轻地关上门。在这一瞬间,男爵公主从侧门跳进来”L 熄了灯,把威廉从椅于上拉起来,拖他跟着她到内室里去。他赶快脱下睡衣,立即把它归还原处。男爵公主手里拿着威廉的上衣,同他穿过一些房间、走道和隔板,跑到她的房里。她休息好以后,才告诉威廉:她已到了伯爵夫人那儿,向她谎报伯爵回来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伯爵夫人说,“这会出什么事吗?我方才瞧见他从边门进来。”男爵公主吓得魂不附体,立即朝伯爵房里跑来想把他带走。

“不幸您来得太迟了!”威廉舒口气大声说,“伯爵方才在房里,看见我坐在椅上。”“他认出您来了吗?”“我不知道,他在镜里看见我,就象我在镜里看见他一样,在我还弄不清楚他是鬼怪或者是他本人以前,他又退回去,随手把门关上了。”男爵公主愈来愈感狼狈,这时有个仆人走来唤她,并说伯爵正在他夫人身边。她带着沉重心情走去,发现伯爵虽然静静地在想心事,但是面容显得比平常更温和友好。她不知道该怎么想才对。他谈到打猎的事件及提前口来的原因。谈话一会儿就结束了。伯爵又沉默着,当他问到威廉,希望召唤他来,朗诵一些东西,这不得不引起男爵公主的特别注意。

威廉在男爵公主房里重新穿好衣服,稍为休息一下,听到召唤,不免优心忡仲地赶去。伯爵给了他一本书,他怀着鬼胎从书里朗诵一个短篇故事。

他的声音不大稳定,有点发抖,幸好适合故事的内容。伯爵有几次友好地表示赞赏,称赞朗诵得特别传神,最后他放我们的朋友走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