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0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演员们的责怪——威廉为自己辩护,答应同他们留在一起

威廉由于大出血后身体虚弱,自从那位慷慨助人的天使出现以后,也变得心平气和了。不过后来他在沉默当中听了心怀不满的剧团团员不断重复冷酷无情和不公平的指责,终于按捺不下心中的厌恶。最后他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竭力站起来,提醒他们不该这样无理取闹,这使他们的朋友和领导人心里不安。他昂起用布包扎过的头,靠着墙勉强支撑着,说出下面的话:

“我原谅你们,你们每个人因自己所受的损失而心痛,在你们应当为我惋借的时刻,却侮辱了我,在我第一次期望得到你们援助的时候,你们抵制了我,把我拒诸门外,我也原谅你们。我为你们所尽的力和所表示的好意,由于你们的感谢和友好态度,我觉得迄今已得到了足够的报答,可是你们别把我引入歧途,别迫使我的心情退缩不前,别迫使我去考虑,究竟为了你们作了些什么。这样斤斤计较只会使我难受。是偶然机会把我引到你们身边,而客观环境和内心的羡慕使我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我参加了你们的工作和娱乐,我的些微知识为你们提供了服务。现在你们以这么刺心的方式,把我们遭到的不幸事故归罪于我个人,你们不想想,走这条路的第一次建议是来自外面的人,经过你们众人检查,完全得到了每个人也包括我的同意。要是我们的旅行幸运地完成了,那么,每个人都会称赞自己的想法对头,所以才推荐这条路,也宁肯选择这条路;他会高兴地想起我们的考虑及他实行的表决权;现在你们却要我一个人负责,你们强加一种罪责在我身上,如果最纯洁的意识不宣告我无罪,如果我无法请你们自己证实这点,我倒是愿意接受。

现在你们有什么反对我的话,就爽快他说出来,我知道为自己辩护,如果你们说不出什么道理,那么,就请你们闭上嘴。别来苦恼我,因为我这个时候非常需要安静。”没有人答话,只有女孩们再次开始哭泣,絮絮叨叨地讲她们的损失。梅林纳完全失去了自制:自然是他损失得最多,超出我们的想象以外。他象一个疯人在这狭小的房间里跌跌撞撞地来回走,用头去碰墙,又咒又骂,难听已极。这时女店主从房里出来报告不幸的消息:他的妻子生下一个死婴,这一下他更是火上浇油,破口大骂,其他的人也跟着他起哄、咆哮、叫喊、嘟哝、喧嚣,简直闹得一塌糊涂。

威廉既对他们的处境感到同情,又对他们的卑劣思想心生厌恶,这时他彻底被激动了,不顾身体的虚弱,觉得心灵的全部力量活跃起来。他大声叫道:“你们这样使人抱怨,我几乎瞧不起你们了。任何不幸都没有理由使我们谴责一个无辜者;如果说,我对于走错这步路有份,那么,我自己也受到了损失,我受了伤躺在这儿,如果说,剧团丢掉了东西,那么,我丢掉的最多。戏装被抢去了,舞台布景给糟蹋了,这些都是我的,因为您、梅林纳先生,还没有付还我的借款,我现在向您声明,完全放弃对还款的要求。”梅林纳叫道:“您倒说得好听,您赠的东西没有人会再看到了。您的钱放在我妻子的箱子里,您丢掉钱,只有怪您自己。啊,天呀!要是只丢掉这点就好了!”——他又开始跺脚,咒骂和叫嚷。每个人都想起来自伯爵存衣室里的漂亮衣服,想起带扣、钟表、小盒、帽子,这些都是梅林纳向侍从手里巧妙地换来的。这时每个人都想起自己的、哪怕是并不值钱的东西;他们用厌恶的目光盯着菲琳娜的箱子,让威廉明白,他同这个美人儿联合起来的确是干对了,托她的福也救出了他自己的东西。

“难道你们认为,”威廉最后大声说,“在你们受穷的时候,我会保存一点自己的东西吗?难道这是我第一次在困难当中诚实地和你们同甘共苦吗?你们把箱子打开,凡是我的东西,我都愿意拿出来满足公众的需要。”“这是我的箱子,”菲琳娜说,“我高兴什么时候开才开。我给您保存下来的一点儿零碎衣物,就是卖给最诚实的犹太人,也值不了多少钱。您想想自己吧,您的医疗费用将是多少,您在陌生地方可能会遇到什么。”“菲琳娜,”威廉答道,“我的东西您一点儿也别给我保留,这点点东西会把我们从最初的困境中救出来。不过人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帮助他的朋友,用不着是叮叮当当的钱币。凡是我心里有的东西,我都要献给这些不幸的人,他们一旦恢复理智,就会后悔他们目前的行为。不错,”他继续说道,“凡是你们需要的东西,只要我力所能及,我都愿意给予你们;你们重新信任我吧,此刻你们安下心来,听取我对你们许下的诺言!谁愿意以全体的名义来接受我的诺言?”他伸出手去,高声说道:“我答应不躲避你们,不离开你们,一直要等到每个人看见自己的损失得到两倍和三倍的补偿,等到你们目前的处境,不管由谁的过失造成的,完全被忘却,而换来一种幸福的处境。”他一直伸着手,没有人想去握它。“我再一次许诺,”他大声叫道,立即倒回他的枕头上去。大伙儿都沉默无声,他们感到惭愧,然而没有感到安慰,菲琳娜坐在她的箱子上剥栗子,这是她在衣袋里摸到的。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