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0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威廉的病榻——菲琳娜的看护

猎人同几个人回来,采取措施把受伤的人抬走。他劝说本地牧师接待这对夫妇;菲琳娜的箱子被人抬去了,她大大方方地跟在后面。迷娘跑在前头,伤员来到牧师家后,他们交给她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使用,这是长久以来作为客床和荣誉床而准备在那儿的。他们在这儿才看出,伤口裂开了,大量出血。

这必须重新包扎起来。病人在发烧,菲琳娜专心致志地看护他,在她疲倦得不能支持的时候,琴师就来接替她;迷娘下决心保持清醒,可是终于在角落里睡着了。

早晨,威廉复元了一些,听猎人说,昨天来帮助他们的绅士们不久才离开他们的庄园,躲避战争烽火,要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居留下来,等到和平来到。他指出年长的绅士和他的侄孙女,以及他们首先要去的地方,他又向威廉说,小姐临走时再三叮咛他要好好照应被留下来的人。

伤科医生跨进房来,打断威廉向猎人倾吐的热烈感谢,详细说明伤势,担保容易治好,只要病人保持安静,耐心等待。

猎人骑马走了以后,菲琳娜告诉他,猎人给她留下一袋金路易,共有二十枚,又送了牧师的礼物,作为他提供住宿的答谢,伤科医生的医疗货也寄存在牧师家。她完全被人当作威廉的太太,她将在威廉身边一劳永逸地保持这种资格,不承认他会另找看护了。

“菲琳娜,”威廉说,“我在我们遇到不幸事故时,已经欠下对您的好些酬谢,我不希望再增加我欠您的人情了。您在我的身边,我一直感到不安:

因为我毫不知道能用什么来报答您的辛劳才好。您把我在您箱子里拯救下来的东西拿出来,您还是加入别的剧团团员行列中去,另外找个住处,请接受我的感激连同那只金表,作为一点小小的心意。您就离开我吧。您在这儿增加我的不安,超出了您的想象。”他说完以后,她当面讪笑他。“您是个傻瓜,”她说,“您不会变得聪明点。我比您更清楚,什么东西对您好。我要留下来,决不离开这儿。至于男人们的感谢,我从没有指望过,所以也不指望您的感谢;如果说我爱您,那关您什么事?”她留下来,不久就巴结上了牧师和他的家庭,这时她越来越逗人喜欢、对每个人都赠点东西,顺着每个人的意思说话,同时总是作她想要作的事情。

威廉的身体并不坏;伤科医生虽然是无知的,但不是笨拙的人,他听任自然治疗,这样病人很快就走上痊愈的道路。他急不可待地渴望恢复健康,以便热心地追求他的计划和愿望。

他不断回想起给他心灵上以不可磨灭印象的事件:他瞧见美丽的女骑士骑马从树丛中出来,向他走近,跨下马来,来回走动,对他表示关切。他瞧见披在她身上的大衣从肩上滑下,她的面容,她的身材闪闪发光地消逝了。

所有他青春的梦想都和这肖像联结上了。这时他以为亲眼看见了高贵、英勇的克罗琳达,他又忽然想起生病的王子,美丽而同情的公主带来静默的谦逊表情走近他的病榻。

“难道说,”他有时在暗中自言自语,“未来命运的图像不曾在青年时期和睡梦中环绕我们盘旋?而让我们不受拘束的眼睛充满预感地瞧见吗?难道说,我们将要遇到的那种东西的萌芽,不是已经由命运之手撤播出去了吗?

难道说,我们希望将来采摘的果实不可能预尝吗?”他躺在病榻上有的是时间,让他千百次地重复那些场面。他千百次地唤回那种甜蜜声音的回响,他多么艳羡菲琳娜,是她吻过了那慷慨助人的手。

这故事对他常常象是一场梦,如果不是留下大衣保证那种形象确实出现过,他会把这当作是一个童话。

他十分谨慎地珍惜这件衣服,但又迫不及待地渴望把它穿上。他一旦站起身来,就把大衣披上,整天都生怕沾上一点儿污渍或者被其他的方式给损坏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