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1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威廉从牧师家动身

“亲爱的保护神的温和引诱,不是把我们的朋友引上某一条道路,而是滋长和增加了他早就感觉到的不安。一股秘密的激情潜入他的血管;明确的与不明确的东西,在他心灵中互相交替,而,激起无穷的追求。一会儿他希望有匹骏马,一会儿他希望长着翅膀,然而他终于觉得不能留下去了,于是他向周围环顾,究竟他渴望到哪儿去。

他的命运的线索纠缠在一起,他希望看见这些奇怪的疙瘩被解开或被切断。他常常一听见马蹄声或车轮声,就急忙向窗外望去,希望有什么人来看望他,给他带来消息:确信和快乐,哪怕仅仅是出于偶然。他给自己讲故事:

好象他的朋友维尔纳来到这个地方,玛丽安妮也许出现,叫他更为惊诧。每班邮车的号角声都使他激动起来。梅林纳应当报告自己命运的消息,主要是那个猎人应当再来,邀请他到那位受到他膜拜的美人儿身边去。

可惜在这当中什么也没有发生,最后他仍然只好顾影自怜。检讨往事,对目前情况考察和阐明得越多,就越觉得讨厌而不能忍受。特别是他遭到不幸的带队事情,每一念及,就惹起烦恼。那个不幸日子的晚上,他虽然当着剧团全体为自己作了相当的辩解。可是他却不能完全否认自己的过失。他在疑虑重重的片刻,把整个事情都揽到自己个人身上。

自尊心使我们觉得我们的品德和我们的缺点,对于我们比它们本身显得更重要些。他曾经唤起自信心,操纵了别人的意志,由冒失和大胆指导着向前直闯,他们一旦面临危险,就无法对付了。或明或暗的责备声一直折磨着他,他曾向被引入歧途的剧团按照明显的损失许下诺言,在他没有连本带息补偿他们丢失的东西以前,决不离开他们,这么一来,他把普遍分担的祸害,大胆地一个人承担起来了,他不得不责备这是新的冒失行为。一会儿他申斥自己,由于临时的紧张和压力而许下这样的诺言;一会儿他又感觉到,他好心伸出的手,没有人肯握它,这种伸手只是对他由衷发出的誓言所表示的一点轻微的形式。他想方设法要对他们作点好事,以利于他们,他觉得这时有一切理由加快旅行去找塞洛。他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在一起,不等到自己完全恢复健康,也不听牧师和伤科医生的劝告,立即加入迷娘和竖琴老人的一伙,逃脱这无所作为的环境,他的命运再次把他在这种环境里阻拦得太久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