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1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回忆伯爵夫人和女骑士——“只有懂得相思的人……”

他快速接近痊愈,他希望在几天之内动身旅行。不过他不打算漫无目的地继续过游荡生活,要以合乎目的的步骤来标明他未来应走的道路。首先他想寻找那些慷慨助人的绅士们,以便公开表示谢意,然后赶到他的朋友那位经理那儿去,好尽力照顾遭到不幸的剧团,同时去访问注明地址的商业朋友,完成所受委托的业务。他希望将来的运气也象从前那样帮助他,给他创造机会,通过侥幸的经济活动来补偿损失,重新填充他的现金漏洞。

渴望再见女骑士的要求逐日增长。为了确定他的旅行路线,他去同牧师商量,牧师有很好的地理和统计知识,而且收集了大量书籍和图片。他们寻找那个贵族家庭在战争期间所选的住地,升打听关于他们本身的消息,不过那个地方在地理书上和地图上都查不到,而家谱学书籍也丝毫没有谈到这样的家族。

威廉变得不安起来,泄露出心中的忧虑,琴师看出他的心思说:他有理由相信,猎人把真实姓名隐瞒起来了,什么原因,姑且不管。

威廉自以为此时离美人儿不远,派遣琴师出去,希望得到一些关于她的消息,可是这个希望也落空了。老人虽然四处打听’总是打听不出一点儿痕迹。在那些日子里,发生种种剧烈的动荡,事先预料不到的军队通过境内;没有人特别注意旅行的剧团,于是这个被派出的使者,为了不被人当作犹太间谍, 只得空手回到主人和朋友身边,没有带来一片橄榄叶。他对于自己怎样试图达成任务,没有丝毫粗心大意的嫌疑,作了认真负责的说明。他想尽方法来减轻威廉的苦恼,仔细回想从猎人口里听到的一切东西,作了好些推测,终于出现一种情况,威廉可以由此参详出逝去的美人儿谜语般的话语。

原来匪帮注意的不是流动剧团,而是那批男女绅士,匪帮有理由推测他们带有许多金钱和财宝,而且已获得了关于他们行踪的详细消息。人们不知道,究竟这要怪志愿兵呢,散兵游勇呢,或者强盗?总之,高贵而富有的旅行队幸兔于难,低下的穷人首先达到那个地方,忍受了给那些人准备下的命运。接着联想起年轻女士说的话,威廉还记得很清楚。感谢谨慎的保护神,决定他作出牺牲来挽救一位完美的人儿,他对此倒可以觉得快活和幸福,不过另一方面他又几乎近于绝望了,因为再找到她,再看见她,至少目前是失去了一切希望。

他心里增加了一种古怪念头,觉得自己发现了伯爵夫人和这位不知名的美人儿十分相象。她们的样子好象是姐妹二人,分不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她们象是一对孪生姊妹。

回忆亲切可爱的伯爵夫人,他心里感到无比的甜蜜。他太爱在记忆中唤起她的形象了。不过这时高贵的女骑士的形态又介入其间,这个形象转变为那一个形象,而他却不能确定是这一个或那一个。

因此,她们俩笔迹的相似,使他觉得多么奇妙!因为他在记事本里保持有伯爵夫人手抄的一支动人的歌曲,而他在大衣里又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对一位叔祖父健康状况的温存细心的问候。

威廉深信这张便条是他的女恩人写的,这是旅行当中在一家客店里,从一个房间送到另一个房间,叔祖父收到后插入口袋里去的。他对比两种笔迹,伯爵夫人写得那么秀丽的字迹曾令他十分神往,那么,他现在从不知名女子的同样秀丽、但更自由的笔迹中,发现一种不可言传的流动的和谐。便条上再也没有写其他任何东西,然而这笔迹就和那时美人儿亲临一样,似乎使他的他沉溺在梦幻般的相思中,这时迷娘和琴师用最热烈的表情唱出一支歌曲,作为不规则的二重唱,这支歌曲正和他的情绪完全合拍。

“只有懂得相思的人,才知道我心中的苦恼!

只身孤影,一切欢乐都离开了。

我望着天空朝向那边。

唉!爱我和知我的人儿,是那么遥远。

我头脑晕眩,五内如焚。

要知道我心中苦恼,只有懂得相思的人!”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