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1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章

威廉的旅行日记

现在威廉再也不能推迟对他的商业朋友的访问了。他去时不免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他知道,他将在那儿得到家里人的来信。他害怕那些信里免不了有责备他的话。或许他们也给了商号的消息,他们为了他的缘故而处在困境当中。他经过许多骑士般的历险行为以后,现在却要提心吊胆地以黄口孺于的姿态出现,于是他决心一定要硬挺,并以这种方式来掩蔽自己的狼狈状态。

然而使他大大感到惊奇和满意的是,一切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而且挺不错的。在繁忙喧闹的大办公室里,人们根本没时间去寻找他的书信,只是顺便想到他相当长久不来了。他拆开他父亲和朋友维尔纳的信,看出所有信的内容都满不错的。老人希望有详细的旅行日记,他在儿子告别时仔细嘱咐儿子要记下来,并给了儿子一份有图表的格式,他似乎在开头一段时间对儿子的缄默相当放心,只抱怨儿子从伯爵府邸寄出的第一封也是唯一的一封的内容捉摸不透。维尔纳则按照他的方式开玩笑,讲些有趣的城里故事,要求知道一些朋友和熟人的消息,认为威廉今后在大商业城市里定会常常见到这些人。我们的朋友认为付出这样低廉的代价就可脱身,实在高兴极了,立即回复儿封兴高采烈的信,并答应给父亲写详细的旅行日记,附上父亲要的地理、统计和商业材料。他在旅途上看见许多事物,希望由此写成一本还能看的书。殊不知道,现在他差不多陷入了从前陷入过的那种困境,那,345 时他想演出一部新戏,把灯点燃,召唤观众到来,可是他既没有写成剧本,更记不清楚内容。所以当他真正动手写作时,可惜他才发觉自己只能谈谈和讲讲感觉和思想,说一些内心的和精神上的体验,就是谈不出外界事物,原来他对此丝毫也没有留心过。

在这种困境中,他的朋友勒尔特司的知识对他大大有用。两个青年尽管是不同的人,习惯却把他们结合在一起。勒尔特司虽然缺点很多,脾气古怪,但的确是个有趣的人,他天性活泼愉快,面向感性世界,纵然到了老年,他也不会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可是不幸和疾病夺去了这个青年的纯洁感情,而相反地让他看出世事无常,生活支离破碎,从而产生一种对待事物的乖癖的、狂想曲式的看法,或者不如说是表达对他们的直接印象吧。他不喜欢孤独一人,他闲逛所有的咖啡馆和酒店,要是他不得已留在家里,那么,游记就是他最心爱的、甚而是唯一的读物。因为他发现了一家出借书的图书馆,可以随意阅读上述书籍,不久,半个世界出现在他良好的记忆里。因此,当威廉向他坦白自己完全缺乏材料写那郑重答应下来的报告时,勒尔特司就轻而易举地鼓励朋友提起勇气。“我们可以玩个花招,”他说,“而且是独一无二的。”“难道德国不是从这一头到那一头都被人旅游遍了,不是被人横穿、直闯、爬行和飞越过吗?难道每个德国旅游者不具有这样的优越条件,把他的大小支出让观众来偿还吗?你只消把你来到我们身边以前的旅行路线告诉我,其余的我自会办理。我愿意给你寻找你的作品所需的主要资料和辅助材料;我们虽然没有测量过平方公里和没有统计过人口数量,但这方面的材料不能缺少。关于各邦的收入,我们可从袖珍书籍和图表上摘录下来,这是众所周知的、确实可靠的文件。我们的政治思考就以此为根据,对各邦政府的从旁观察也不可缺少。我们描写的几位王侯是祖国的真正慈父,这样,我们如果贬斥其他的一些王侯,就更使人相信我们了。如果不说我们直接游过一些有名人物的住地,那就说我们在客店里遇上他们,让他们向我们密谈一些荒唐透顶的玩意儿。我们尤其不要忘记把某个天真姑娘的爱情故事,委婉动人地穿插进去,这样写出的一部作品,不光是使得父母着迷,连每个书商都乐意给你稿酬了。”他们行动起来,两位朋友都兴致勃勃地从事工作,这其间,威廉晚上去看戏,同塞洛和奥蕾莉往来,满意到了极点,他长期以来只周旋于小圈子里的思想,现在天天向外扩展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