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卷 第0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汉姆雷特》中的角色分配

威廉着手《汉姆雷特》的翻译已经很久了,这时他参阅维兰德的富有才华的译本,根本上他是通过维译本才开始认识莎士比亚的。凡是维译本中删去的东西,他都补译上去。于是他便有了一份完善的样本,恰好这时他同塞洛关于剧本处理问题已取得相当一致了。他开始按照计划,着手挖出和添入,分开和结合。改动和常常恢复原状,尽管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满意,然而在改编时总似乎觉得有损原著。

他编完以后,立即对塞洛和其他剧团人员朗诵。他们对此都非常满意;尤其是塞洛发表了一些有利的意见。

“您十分正确地感觉到了,”他在谈话中说,“这个剧本需要外部情况的陪衬,然而必须比大诗人给予我们的简洁一些才行。凡是出现在舞台以外,观众眼睛看不到,只能想象出来的东西,都好比是戏中人物活动的背景。舰队和挪威作为巨大而单纯的远景,给剧本大大增色;倘使把这些完全取消,那就仅仅剩下一个家庭场面,而整个王室由于内部犯罪和愚昧行为遭到毁灭,这种伟大观念就不能在这儿庄严地表现出来了。不过那些背景本身如果老是复杂多变而混乱,那它就有损于角色的印象。”这时威廉又取出莎士比亚的那部分剧本,指出莎氏是为岛国人,也就是为英国人写的,英国人平常看到的背景不外乎是船舶和航海,法国海岸和海盗船,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是家常便饭,而使得我们却心旷神怕,神魂颠倒了。

塞洛只得让步,两人在这点上取得一致:就是剧本既然要在德国舞台上演出,这种较严肃、较单纯的背景,对于德国人的想象方式最适合不过了。

角色早就分配好了:塞洛担任波洛涅斯,奥蕾莉担任我菲莉娅,勒尔特司已由他的姓说明了担任的角色,一个新来的、粗壮而活泼的小伙子担任霍拉肖;现在只对于国王和鬼魂的人选感到有些为难。只有大嗓门老人似乎可供两个角色挑选。塞洛建议让书呆子扮演国王;但是威廉对此极端反对。事情因此不能最后决定下来。

除此而外,威廉在他的剧本中还空着罗森克兰兹和基滕史登两个角色。

“您为什么不把两个角色并成一个呢?”塞洛问,“省略这类配角是毫不费事的呀。”威廉答道:“但愿上帝保佑我别搞这类省略,这同时也取消了意义和效果。这两个人的存在和行为,不能由一个人来表现。在这些细节上显示出莎士比亚的伟大。这种轻脚轻爪地出场,看风使舵,唯唯诺诺,阿诀逢迎,灵活巴结,大吹大擂而空无所有,这种地道的流氓无赖,这种卑劣无能,怎么可以由一个人来表现呢?说得少一些,这类人至少该有一打才行;因为他们只有在社会当中出现,或者说,他们就是社会,莎士比亚只让这样两个代表出场,实在是太客气、太聪明了。此外,我在自己的修改本中需要他们成对出现,才好与一个善良而杰出的霍拉肖对照。”“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塞洛说,“我们有法子可想。把其中的一个交给爱尔米蕾(人家这样叫大嗓门老人的长女);只要她看上去不错就不碍事了,我愿意打扮和训练木偶人,那倒是挺有趣的。”菲琳娜将在一部小型喜剧中扮演公爵夫人,感到无比高兴。她大声叫道:

“我当然愿意演出,她异乎寻常地爱过第一个男子以后,赶快同第二个男子结婚。我希望赢得极大的喝彩,每个男子都应当希望成为第三者。”奥蕾莉听见这样说,露出鄙夷不屑的表情;她对菲琳娜的反感与日俱增。

“真是可惜呀,”塞洛说,“我们没有芭蕾舞,不然的话,您大可以同您的第一个和第二个男子跳双人舞给我瞧,老头儿会按照节拍入睡,您的脚和小腿将在那儿后面的儿童舞台上显得完全惹人怜爱。”“关于我的小腿,您大概知道得不多。”她俏皮地回答,“说到我的脚。”她叫道,同时迅速钻到桌下去,拿出她的拖鞋,并拢放在塞洛面前,“这儿是鞋跷,我交给您一个任务,去找一双更小巧玲珑一些的来。”“这任务可严肃了!”他说时,眼睛打量着那纤巧的拖鞋。“的确,要找到更可爱的东西不容易啊。”它们是巴黎的工艺品;这是菲琳娜从伯爵夫人那儿得来的赠品,这位夫人的美丽的脚是遐迹驰名的。

“真是迷人的玩意儿!”塞洛叫道;“我一看见它们,心就怦怦直跳。”“多么着迷!”菲琳娜说。

“没有什么东西超过这双做工如此精致而美丽的拖鞋了,”塞洛叫道;“可是它们的声音听来比看上去更动人。”他几次举起拖鞋,让它们一只接一只地轮流掉到桌上去。

“这是什么意思?快把它们还过来。”菲琳娜叫。

“我可以说,”他故作谦逊,狡黠而又一本正经地答道,“我们是另二种小伙子,夜里多半孤独一人,可是也象别人一样提心吊胆,在黑暗中巴不得有个伴侣,特别是在客店里及可怕的陌生地方,要是有个好心肠的人儿来和我们作伴和帮助我们,我们就觉得太愉快了。黑夜来临,我躺在床上,听见窸窣作响,心里害怕,门开了,听出了一种可爱的低低的声音,有什么人蹑手蹑脚地过来,门帘掀动,啪嗒一声!拖鞋落在地上,赶快!我不再是一个人了。啊,鞋跟碰到地上发出唯一可爱的声音!它们越是纤巧,声音就越是悦耳。有人向我提出夜莺,提到瀑漏的溪流,提到飒飒的风声,提到一切琴声和笛声,不过我还是认为啪嗒!啪嗒!才是回旋曲中的主旋律,使人百听不厌。”菲琳娜从他手里拿去拖鞋,说:“瞧我把它们踩弯了,它们对我太大了!”然后她玩弄鞋子,用鞋底互相磨擦。“这变得多么热!”她叫道,同时用一只鞋底平贴在颊上,接着再次磨擦,把它递给塞洛。他十分温和地去触摸鞋底的温度。她叫:“啪嗒!啪嗒!”狠狠地用鞋跟给他一击,他大叫一声,缩回手来。“我要教训你们对我的拖鞋打别的主意,”她笑哈哈他说。

“而我要教导你,戏弄老年人也象戏弄孩子一样!”塞洛回答,同时跳起来,使劲抓着她,强亲了几个吻,她对每个吻都做得认真抗拒无效才被迫接受。他们扭成一团,她的长发垂下来,缠绕着两人,椅子倒在地上,奥蕾莉对这种胡闹觉得内心受到侮辱,厌恶地站了起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