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卷 第1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汉姆雷特》首场演出——鬼魂出现——威廉的印象深刻的演出

上午和下午匆匆地过去了。剧场已经满座,威廉赶快穿好衣服。他第一次试穿戏装时,感觉良好,而现在穿起来却不舒服;他勉强穿上戏装,完成化装工作。当他走到会议室内妇女们面前去,她们众口一词地认为他的穿戴都不对:帽上的漂亮羽饰戴歪了,扣子不合适;于是她们重新拆开,缝上,别在一起。交响乐开始了,菲琳娜对襟饰提出一些意见,奥蕾莉对大衣颇为不满。“孩子们,就让我这样吧,”他叫道,“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儿才使我真正成为汉姆雷特。”妇女们不让他走,继续给他修饰。交响乐停止,戏剧开场。他在镜子里照照,把头上的帽子压得更低一些,再敷上一些脂粉。

这时候有人闯了进来,大叫:“鬼魂!鬼魂!”威廉整天没有时间去想鬼魂来不来这个主要担心的问题。现在他完全放心了,可以期待奇妙无比的客串。剧场指导走来,问这问那;威廉没有回头去看鬼魂,只朝着宝座快步走去,国王和王后在宫廷侍臣的簇拥下,端坐在上,光彩四射;他只听到霍拉肖最后的那句活,霍对于鬼魂的出现,说得颠三倒四,几乎忘记了自己扮演的角色。

中间的帷幕升起,威廉瞧见全场满座。霍拉肖说完话以后,受到了国王派遣,他挤到汉姆雷特身边,好象在向王子介绍自己,他说:“鬼魂穿着盔甲!他把我们大伙儿吓得魂不附体。”在这问歇时间,人们只看见两个穿白色大衣,戴兜帽的高大汉子站在幕后。咸廉在精神分散、不安和狼狈状态中,念了第一次独肉,虽然在下场时赢得了热烈的掌声,他却以为失败了,他的确是闷闷不乐地在可怕的戏剧的冬夜里出场。可是他尽量控制自己,用应有的冷淡态度,提到合乎目的的适当段落,即有关北欧人的大吃大喝。他也和观众一样忘记了鬼魂,听到霍拉肖大叫:“朝这儿看,它来了!”这时他真正吃惊了。他急忙转身过来,那高贵的伟大形象,那轻微的、听不见的脚步声,那穿上沉重甲青而显出来的轻快动作,给了他以这样强烈的印象,使得他象化石一般站着不动,只用半大的声音喊叫:“你们大使和天上的神灵啊,保护我吧!”他凝观鬼魂,换过几口气,才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和无可奈何饱和鬼魂搭上话,这点就是最高的艺术也不能表现得这么出色了。

他翻译出来的这段文字大大有利于他,他忠实地接近原文,原文的同序似乎把一种出乎意外地受到惊吓,而心惊胆战的情绪状态,独一无二地表现出来了。

“不管你是善良的鬼魂,还是邪恶的妖怪,不管你带来赐福的天香,还是地狱的毒雾,不管你的动机是善或恶,你是以这么高贵的形态出现,是呀,我同你攀谈,我叫你汉姆雷特,国王,父亲,哦,回答我吧!”人们发觉观众中产生极大的影响。鬼魂招手,王子在无比响亮的喝彩声中跟着走去。

舞台起了变化,当他们来到偏远的地方,鬼魂突然停止脚步,转过身未,这么一来,汉姆雷特就离鬼魂很近了,威廉怀着渴望和好奇心,立即从下覆的面甲中透视过去,但是只能看见深陷的眼睛配上一只端正的鼻子,他诚惶诚恐地站在鬼魂面前,开始有声音从头盔下发出来,后来一种悦耳的、略带严厉的声调说出如下的话语:“我是你父亲的鬼魂,”威廉战战兢兢地退了几步,全场观众也战栗起来。这声音似乎每个人都熟悉,威廉觉得这酷肖自己父亲的声音。这种奇妙的感觉和回忆,这种发现奇异友人的好奇心,他担心冒犯对方,对方是演员,在这种情况下,不好向对方走得太近,这一切促使威廉作出相反方面的反应。在鬼魂发表长篇讲话时,他不断变换他的姿势,显得茫然不知所措,既表现关心,又显得精神涣散,他的表演唤起普遍的赞叹,就象鬼魂唤起普遍的恐怖一样。鬼魂说话时更多的是怀着厌恶的、而不是痛苦的深刻感情,不过这是一种精神上的、逐渐的和看不到边的厌恶。它是一个伟大灵魂的恶劣心情,这灵魂己脱离一切尘世事物,却忍受着无穷的痛苦。最后,鬼魂沉没了,然而是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好似一片轻轻的、灰色的透明薄纱,象烟雾一样从地板活门中升起,向它当头盖下,然后把它卷了下去。

现在汉姆雷特的朋友回来了,举剑宣誓。这时老鼹鼠在地下忙碌不停,不管他们站在什么地方,它总是在他们脚下叫喊:“宣誓吧!”他们赶忙从这个地方转到另一个地方,仿佛脚下的地皮在燃烧。然而随便他们站在哪里,每次都从地下冒起小小的火焰,这更增加了影响,给所有的观众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时戏剧不受阻挠地继续进行下去,没有什么东西失败,一切都成功了;观众表示满意;演员的兴趣和勇气似乎也随着每场戏而增加。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