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卷 第0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罗大略的决斗——吕娣——雅尔诺——威廉发现女骑士的一点踪迹

男童请威廉去吃早餐;威廉发现神父已经在大厅里了;据说,罗大略骑马出去了;神父不爱说话,似乎耽于沉思,他询问奥蕾莉的死,同情地静听咸廉叙述。“唉!”他叹息道,“谁要是看得真切和清楚:自然和人工要动无限的手术,才造就出一个有文化教养的人,谁本身尽量参加教育同胞的工作,那他就会感到绝望,如果他看见人常常犯罪地毁掉自己,而且也常常被人毁掉,不管他对这种情形是有过错或无过错。我考虑到这点,就觉得生命本身不过是偶然的赠品,我赞美任何一个不是过高而是公平地评价生命的人。”他刚刚把话说完,房门猛烈地被拉开,一个年轻女人冲了进来,把拦住她的老男仆推了回去。她直朝神父奔去,抓住他的手臂,不住哭泣和哽咽,勉强说出如下几句话:“他在哪儿?你们把他藏在什么地方?这是可怕的背叛!快招认吧!我知道出了什么事!我要跟着他!我要知道,他在哪儿。”“您安静点,我的孩子,”神父故作镇定地说,“回到您的房间去吧,您会知道一切的;不过我如果向您说什么,您得好好听着。”他伸手给她,意思是把她领走。她叫道:“我不回我的房间去,我厌恶这些墙壁,你们已经把我在中间囚禁这么久了!我却知道了一切,上校向他挑战,他骑马出去找他的对手,也许就是现在这个时刻——。我有几次仿佛听到枪声。请您叫人套车,带我一起出去吧,要不,我就用我的叫声充满这屋子和村庄。”她号陶痛哭,跑到窗口去,神父拉住她,竭力使她平静下来,结果徒然。

人们听见有辆车子驶来的声音,她使劲推开窗子,大声叫道:“他死了,他们带他来了。”——“他跨下车来!”神父说,“您瞧,他还活着。”——“他受伤了,”她激动地回答,“平常他会骑马回来!他们领着他!他的伤势危险!”她跑向门口,沿着楼梯直奔下去,神父急忙跟在她身后,威廉跟在他们两人后面;他看见美人儿和她上楼来的恋人相遇。

罗大略靠在他的伴同者身上,威廉立即认出那是他从前的保护人雅尔诺;罗用非常亲切和友好的语气同绝望的女子说话,同时也靠着她,慢慢爬上楼梯;他招呼威廉,被带到他的内室里去了。

过了不久,雅尔诺出来,走到威廉面前。他说:“看来您好象是命中注定,到处都找到演员和剧场;我们正在扮演一部并不十分有趣的戏。”威廉答道:“我高兴在这特殊的时刻再见到您;我正感到惊奇,甚而感到吃惊,而有您在场使我立即安静和镇定下来。您告诉我,有危险吗?男爵的伤势重吗?”——“我不认为是这样,”雅尔诺回答。

过了一些时候,年轻的伤科医生从房间里出来。“喏,您有什么说的呢?”雅尔诺迎着他大声问。——“伤势很危险,”医生回答,把一些手术工具装进他的皮袋里。

威廉打量那从袋里吊出来的带子,他觉得在哪里见到过。对照鲜明的色彩,一种稀有的图案,金银二色交错在奇妙的图像中,使这条带子显得与世界上所有的带子不同,威廉相信曾经见到过老年外科医生的手术工具袋,医生曾在森林里给他包扎伤口,经过这么长久的时间,居然又发现他的女英雄的痕迹了,一种希望象火焰一般透过他的全身。

“这皮袋您是从哪儿得来?”他大声问道,“在您以前,它属于谁?我请求您,告诉我吧。”——“它是我在拍卖行里买来的,”医生回答,“它以前属于谁,这关我什么事?”他说了这些话后,就走开了,雅尔诺说:“但愿这个年轻人嘴里说出一句真话就不错了。”——“这样说来,皮袋不是他买来的了?”威廉反问。“不会是,这和罗大略没有危险一样,”雅尔诺回答。

威廉陷入复杂的沉思中,雅尔诺问他近来过得怎样。威廉一般他讲述他经过的历史,当他最后谈到奥蕾莉的死以及他的使命,雅尔诺叫道:“真是不可思议,非常不可思议!”神父从房里出来,招手让雅尔诺代他进房去,他向威廉说:“男爵请您留下几天,让团体多增几位朋友,在这种情况下有助于他排忧解闷。如果您有必要向亲人致意,您的信立即可以送到,为了让您明白这次奇特事件,而且您是位目击者,我得向您讲述,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男爵和一女士有件小小的风流韵事,却引起不应有的轰动,因为她从女情敌手里夺走了他,要大张旗鼓地宣扬这一胜利。可惜过了不久,他在这位女士身边并不感到特别有趣,于是他就躲避她;可是以她那种暴躁的脾气,不可能心平气和承担她的命运。在一次舞会上公开发生决裂,她认为自己受到极大侮辱,希望报复对方:可是没有骑士出来为她打抱不平,直到最后还是和她分居已久的丈夫知道了这件事,挺身出来照顾她,向男爵挑战,今天使他受了伤;不过我听说,上校伤得更厉害一些。”从这时起,我们的朋友在这家里受到款待,好象属于一家人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