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卷 第0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到达特蕾色的家

威廉被引进一间小的阁楼房间,屋子是新的,小得不能再小了,然而非常整齐和清洁。他发现在马车旁边接待他和吕娣的特蕾色并不是他的女英雄;这是一位完全不同的,与他朝思暮想的她有天壤之别的人儿。她身材美好,并不高大,举动十分活泼,一对明亮、蔚蓝而坦率的眼睛,似乎可以洞察一切。

她来到威廉的房间,问他需不需要什么东两。“对不起,”她说,“我把您暂时安顿在一间还有难闻的油漆味的房间里。我的小屋刚刚完工,您首次住进我为客人们准备的这间小房。但愿您是出于快乐的动机来到这儿!可怜的吕娣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的,总之,您得将就一些:我的女厨师偏偏在这不适当的时候退了工,一个雇工又压伤了手。一切只得由我亲自动手来作,只要安排得当,最后还是过得去的。最给我找麻烦的莫过于佣人,没有,人愿意干服务工作,连对于自己也不愿意。”她还对各种事物说了一些,看来她是喜欢说话的。威廉问到吕娣:他是不是可以看看这个好姑娘,以便向她道歉。

“现在这对她不起作用,”特蕾色答道;“时间原谅人,她会安慰自己,语言在两种场合都没有多大力量。吕娣不想见您。我离开她时,她大声说:

‘请您千万别让他到我眼前来,我对人类感到绝望了!那样一副诚实的面孔,那样一种坦率的品行,却搞这些阴谋诡计!’她完全原谅了罗大略,罗在给这位善良姑娘的信里也说:‘我的朋友们劝我,迫使我这么做!’吕娣把您也算入这些人一伙儿,连您和其他的人一起诅咒。”“她骂我是过分抬举了我,”威廉答道,“我还没有资格要求这位杰出男子的友谊,这一次我不过是一个无辜的工具。我不愿意称赞我的行为;得啦,我可以这么做!这是关系到一位男子的健康和生命,我对他比我以前认识的任何人都评价得高些。哦,小姐,他是个多么不平凡的男子!他的周围是多么不寻常的人物!我大约可以说,在这个团体中,我第一次进行了谈话,我的话语的最最独特的意义,第一次从别人的嘴里向我回敬,而内存更丰富、更完全、并且是在更大的范围内。我预料的事情变得清楚了,我学习观察我的意见。可惜这种享受先是被备式各样的优愁和烦恼,然后又被这次不愉快的任务打断了。我忠诚地接受任务,我认为有责任,哪怕牺牲我的情感,也要为这些杰出人物的团体略尽微劳。”特蕾色听到这些话,十分友好的打量她的客人。她大声说道:“哦!这有多甜美,从一个外人嘴里,听出他自己的信念!如果另一个人肯定我们完全对,那我们就更正确地成为我们自己了。我对罗大略的想法也完全和您一样;不是每个人都公正地对待他,然而所有那些比较熟悉他的人,都迷恋着他。我心里纪念他所掺杂的痛苦感情,阻挡不了我天天去想他。”一声叹息扩大了她的胸脯,她说这话时,右眼里闪耀着一颗美丽的泪珠。“您别认为,”她接着说道,“我是这样软弱,这么容易感动!只是我的眼睛在流泪罢了,我的眼皮下方生了一颗小小的疣,他们顺利地给我割除了,不过从此以后,眼睛总是脆弱,稍稍一点诱因就迫使我流出一滴泪来。这儿还留下伤疤,不过您看不出痕迹了。”他的确看不出痕迹,但是他仔细正视她的眼睛:它们象水晶一般明澈,他认为看到她灵魂的深处了。

她说:“现在我们把我们联合的口令说出来了,您让我们尽快的彼此熟悉吧。人的历史也就是他的品格。我愿意向您讲述,我是怎样过日子的;请您也给我同样的信任,也让我们在远方始终保持联系。世界是这么空虚,如果我们只想到其中的山山水水和城市,然而我们知道这里和那里还有志同道合的人,我们也可以同他一起默默地生活下去,这样才使得这个地球对于我们成为可以居住的花园。”她匆匆离开了,答应一会儿就来接他去散步。同她接触,给了他很好的印象;他希望知道她同罗大略的关系,他被叫去,特蕾色从她房里迎着他走来。

他们沿着狭窄的、差不多是陡峭的楼梯鱼贯而下,她说:“要是我愿意听从您那位宽宏大量的明友的建议,这儿的一切本来可以搞得宽大一些;可是为了不辜负他的好意,我必须把我所以受他重视的东西保留在身边。管理员在哪儿?”她完全下了楼梯以后问。“您不要误会,”她继续说,“我是这样富有,居然使用管理员!我的小小自由庄园的少许田地,我大约还可以自己耕种。管理员是属于我新邻居的,他买下了这片我里外都熟悉的美丽的庄园;这位善良的老人患足痛风卧倒在床,他手下的人都是新来此地,我乐意帮助他们布置一番。”他们穿过耕地、草场和几处果树园散步。特蕾色向管理员作各种指示,事无巨细都对他解释得清清楚楚,威廉有充分的理由赞叹她的知识、她的确切而灵巧的办事才能,她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想出办法未。她不停留在任何地方。总是赶到重要地点,于是事情很快就解决了。“向你的主人问好,”她边说边打发那个男子走了;“我将尽快去看望他,祝他完全复元。这样我就可以,”她等那个男子走后,含笑说道,“很快变得富有和要啥有啥了;因为我那位好邻居不会嫌弃我,会向我求婚。”“您是指那个患足痛风的老人吗?”威廉叫道,“我弄不懂,您在您这种年龄怎么会作出这么绝望的决定。”——“我也绝没有受人诱惑!”特蕾色回答。“每个懂得管理他的所有物的人是富裕的,而多财则是一种累赘,人们多半不明白这个道理。”威廉表示对她的经济知识感到惊奇。特蕾色答道:“坚定的爱好,早期的机会,外部的推动及不断从事有益的事情,这一切就在世界上造成更多的可能。要是您以后知道,是什么东西鼓励我这样做,那您就会觉得这种显得特别的才能不足为奇了,”他们回到家来以后,她让他留在她的小花园里,他在这里面简直设法转身,路是这么窄,遍地种满了花草。他越过院子回来时,不得不露出微笑;因为木柴锯得那么整齐,而且都劈好和堆好了,好象这成了房屋的一部分,应当长期这样留在那儿。一切器皿都干干净净地放在原位上,小屋油漆成红白二色,看上去十分有趣。由这种手艺创造出来的东西,虽然缺乏美妙的对称,但是为了需要、持久和乐趣而工作,就显得与地方联成一气了。有人把食物给他送到房间来,他有足够时间来进行思考。特别引起他注意的,是他这时又认识一位这么有趣的人物,这人与罗大略有过密切的关系,他自言自语地说:“一个这样出色的男子也吸引出色的女子们到身边来,是理所当然的!男子气概和尊严的影响散布得多广啊!但愿别人不因此而太吃亏就好了!

对呀,你也承认自己在提心吊胆吧。要是有一天您和你的女英雄重逢,尽管你怀着一切希望和梦想,却发现这位女中的佼佼者到头来竟是他的未婚妻,你会感到多么惭愧和屈辱啊。”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