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卷 第0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迷娘的葬礼

晚上,神父邀请他们参加迷娘的葬礼。大伙儿都来到“过去厅”,发现这儿灯火辉煌,装饰一新。墙壁上挂着天蓝色壁毯,几乎从上到下都给遮着了,只露出中楣和墙脚。屋角的四盏大烛台上燃起巨型蜡烛,中央环绕石棺四周的四盏小烛台也燃起相称的蜡烛。石棺旁边站着四个男童,穿的是天蓝色滚银边的服装,好象在用宽大的鸵鸟羽毛扇向安息在棺上的一个人像扇风。大伙儿坐下来,两队无形的合唱开始用优美的歌声提问:“你们把什么人给我们带到肃静的团体里来?”四个孩子以悦耳的声音答道:“我们给你们带来一个疲倦的游戏伙伴;让她安息在你们中间,等到有一天大国姐妹们的欢呼再把她唤醒。”合唱队:“我们青少年群中的第一人,欢迎!怀着悲哀欢迎!没有男童,没有女孩跟随你!只有老年人心甘情愿地镇定走近这静温的厅堂,亲爱的、亲爱的孩子安息在肃穆的团体中!”男孩们:“唉!我们多么不愿带她来这儿!唉!她应当留在这儿!让我们也留下,让我们哭泣,在她的灵枢旁边哭泣!”合唱队:“你们仔细瞧这强大的翅膀!瞧这轻巧、纯洁的衣裳!头上的金带闪闪发光!快瞧这美好而庄重的安息形象!”男童们:“唉!翅膀载不起她,衣服在轻松的游戏中不再飘动;我们把玫瑰花冠戴在她的头上,她和气而友好地朝我们张望。”合唱队:“用精神的眼睛去瞭望!你们身上活跃着造型的力量,它载起最美丽、最崇高的东西,把生命载到星星的上方。

男童们:“但是可惜呀!我们在这儿看不见她,她不在园中散步,再也不采集草地上的鲜花,让我们哭吧,我们留她在这儿!让我们哭吧,让我们留在她身边!”合唱队:“孩子们!回到生命中来!新鲜的空气擦干你们的眼泪,它戏弄着婉蜒的流水。逃开黑夜!白昼、欢乐和长寿才是活人的好运。”男童们:“起来,我们回到生活中来。愿白昼给我们以工作和乐趣,直至傍晚带给我们安息,睡眠给我们新的活力。”合唱队:“孩子们!快快走向生活!爱情穿上美丽的纯洁衣裳,戴上不朽的花冠,用美妙的目光迎接你们!”男童们已经离开,神父离开坐椅站起来,走到灵枢后面去,他说:“这是准备这间肃静住所的男子的规定,要每个新来者都应当受到隆重的接待。

在他,这所房屋的建造者,这个场所的创设者之后,我们首先带一个年轻的陌生人来这儿,于是这片小小的地方就容纳下那严酷、专制和无情死神的两个完全不同的牺牲品。我们按照一定的规律来到世上,我们在母腹中发育成长及至生下地的日子是可数的,然而我们的寿命,则是没有规律可言的。最弱的生命线拉得出乎意外的长,而最强的生命线却被命运女神的剪刀粗暴地剪断,这显然是矛盾的。对我们安葬在这儿的孩子,我们没有多少话可说。

我们还不知道她的出身;我们不认识她的父母,我们只能猜测她的年纪有多大。她那深深封闭的心扉,几乎不向我们泄露一星半点她的内心世界;她除了爱那个把她从野蛮人手中拯救出来的男子而外,没有让人看出或听出任何别的东西。这种温情的倾慕,这种热烈的感恩,似乎是耗尽她的生命之油的火焰;医生的医术不能保持这美丽的生命,无比细心的友谊无法使她久生。

不过医术虽然留不住消逝的精神,却可以使用一切方法来保持肉体,使它避免毁坏。一种芳香剂注射到所有血管中去,使过早褪色的脸颊露出血色。请走近一些,我的朋友们,快瞧一下医术和细心的照料所产生的奇迹吧!”他揭起帷幕,女孩穿着天使衣裳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似的,姿势极其优美。大伙儿都走上前去,惊叹这生命的光辉。只有威廉仍然坐在椅上,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感受到的东西,他不能想,而每种思想似乎都要破坏他内心的感情。

为了侯爵的缘故,大伙儿都用法语交谈。他同其他的人一起走上前,仔细观察形象。神父继续说道:“这颗对世人封闭的善良的心,也怀着神圣的信仰永久皈依它的上帝。这种恭顺,甚而可以说是这种爱好,就是外表上贬低自己,似乎是它的天性。她热心情奉生她和教育她的天主教。她常常表示心中的愿望,要安息在神圣化的土地上,我们按照教会的习惯,使这大理石棺和藏在他枕头里的一些泥上净化,她在弥留的时刻,多么热情地吻那钉在十字架上的那稣像,这是用数百个小点非常秀丽地描绘在她细嫩的手臂上的。”他说话的时候,卷起她的右臂的袖子,可以让人看见一个那稣受难像伴同各种字母和符号,蓝蓝地刺在雪白的皮肤上。

侯爵完全靠近去观察这种新的现象。“哦,上帝!”他高声叫道,同时他挺直身子,举手向天:“可怜的孩子!不幸的侄女!我在这儿再见到你了!

我们本来对你久已放弃希望,以为这具美好可爱的肉体已经葬身在大海的鱼腹中,想不到在这儿重见到你,这是多么痛苦的欢乐,你人虽然死了,但是身体保持完整!我参加你的葬礼,这从外观上来看是多么壮丽,而更壮丽的是送你入葬的善良人士。要是我还能继续说话,”他用结结巴巴的声音说,“我将感谢他们。”眼泪阻止他继续说出一点什么。神父一按弹簧,使盛着肉体的大理石棺沉到深处去。四个少年人,穿着和那些男童一样,从幕后走出来,抬起沉重的、装饰美丽的棺盖合在石棺上,同时开始唱赞美诗。

少年们:“现在宝物保存完好!往日的美丽形体安息在大理石棺中不受磨损;它也活在你们心中,继续发生作用。迈步,迈步口到生活中来!把这神圣的严肃一起带去,因为只有严肃,神圣的严肃,才使生命成为永恒。”无形的合唱队加入了最后的话句,可是团体当中没有人听出这加强的话句,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在奇妙的发现和独特的感受上。神父和娜苔莉领侯爵出去,特蕾色和罗大略领威廉出去,等到歌声完全消失以后,痛苦、考虑、思想、好奇,又猛烈地袭击他们,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国到音乐世界中去。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