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13集

1.坐粮厅大门外。傍晚。

两匹快马驰来,骑在马上的两名官员翻身下马,直奔衙门。

书着“坐粮厅”三个大字的红灯笼在风中晃着。

2.坐粮厅内偏厅。

门窗俨然的偏厅里,灯光昏暗,漕运总督潘世贵脸色苍白,对着身边的坐粮厅下官厉声吼道:“我就不信那咒!皇上的秤杆儿还撅着,栽谁,还难说!”

那下官:“督台大人所言极是!坐粮厅的属员们都在议论,他米汝成吃了这么多年饭,难道那牙缝里就不沾着几粒皇粮?”

潘世贵:“现在说这话还有屁用!苗大人不就是想着掰开米汝成的嘴巴子瞧那牙缝儿,才给咬着的么!咱得快办了那万全的法子,既保全咱自己,也把姓米的给撂到棺材板底下去!”

那下官从案上取过烛台,阴笑着往身后的绢屏探去。着了火苗的绢屏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黑窟窿!“好!”潘世贵笑起来,“今晚下半夜有大风!事不宜迟,速速派人在通州动手!”

那下官:“有天风助我,此事必成!”

门外传报:“淮安漕督衙门霍大人、方大人来见!”

潘世贵眼睛一亮:“快快请进!--不,请二位大人西厢房来见!”

3.坐粮厅西厢房。

霍、方二官员急步进来,欲礼。“免了!”潘世贵打了个手势,急声问:“都已安排下了么?”

霍官员:“山东、河南、江南、湖广、江西、浙江诸省的漕船都已在途中!为避运河挤塞难行,按历年排定的航行次序,山东、河南帮船在前,江浙帮船在后,湖广、江西殿后,各帮船过淮河入黄河的日子分别是三月一日、四月……”

胺匣埃 迸耸拦罄魃蚨希拔椅实氖钦憬鄞缃褚炎咴谀亩嗡嫔希 

方官员:“浙江嘈船还未到清江浦!”

昂茫 迸耸拦笠慌陌该妫暗日憬宕搅饲褰郑忝蔷土⒓聪氚旆ㄕ业角料氐哪俏逄跤未汛献白诺某旅锥蓟怀尚旅祝--向湖广米商秘借的五船新米,正在赶运清江浦!”

霍官员:“潜台大人!孙敬山以陈米换下皇粮的事,浙江槽船帮主白献龙知道么?”

潘世贵:“不知道!孙敬山这狗日的办事向来诡秘,此事只有领运守备金大牙和他的几个心腹运了知道!”

霍官员:“只要白献龙不知道就好办!据说,白献龙可不是用银子买得动的,他要是知道此事,咱要换下这批陈米就难了!”

安欢裕 迸耸拦罅成下冻隼夏鄙钏愕男ξ疲霸绞锹虿欢娜耍绞侨菀妆宦袅耍≌憬锎磕甑酱锴褰郑紫琢匕炝郊拢皇茄菹沸缓由瘢腔嵋换崴那嗦ハ嗪迷卵蓝U庖坏⒏榫褪侨欤∮腥盏墓し颍忝腔褂惺裁词掳觳怀擅矗俊

霍官员:“有三日可周旋,足够了!”

潘世贵沉下脸:“此事成败,关系脑袋!如今,咱们看是替狗日的孙敬山在措屁股,可说到底还是为着救自己!那浙江巡抚卢焯已经端了孙敬山,皇粮被换之事,卢焯也已知道,浙江清船到达通州码头时,刑部定会派员协验。只要咱们抢在前头将皇粮换回来,让他们抓不到实证,就不用怕卢焯手里提着的那根拴蚂炸的绳儿了!”

方官员:“潘大人放心!下官已经沿运河告知下去,浙江港船到达各道闸口,即刻开闸放行!若是数帮帮船在河中相遇,一律给浙江嘈船让出水路!”

潘世贵:“好!此事办得越扎实,咱们大家的脑袋就越结实!”

4.运河上夜航的槽船。夜。

数十支碗粗的紫色大篙齐齐地落水,数十个长茧的肩窝深深地抵着大篙,数十双扁平的赤脚重重地拍打着船板,这使得那赤铜色的船体像山一般地一座座往前移动着。这是航行在运河之上的浙江漕运船队。高帆巨篷,七星红灯,大船一条紧跟着一条,逶迤在水光破碎的河面上。船上不时传来运丁和船工冷不防的嚎唱声:江湖三代无老小!光棍没钱常戴孝!好汉头上转着大风车哎!买个老婆是大脚!……

喊唱声中,那紫色大篙一次次地落水,船队缓缓前行。

5.“大红孩”头船舱楼内。夜。

一钵吊挂着的大油灯下,两只合着的大海碗猛地掀去了一只,十多颗油光光的男人脑袋凑了过来。大碗里,两条漆黑的斗鱼在对峙着,尖嘴对着尖嘴,摔不及防地向对方发起进攻,搅得水花四溅。一条斗鱼被咬得急摆尾巴贴着碗沿狂逃。斗赢的那条紧追不舍。“白爷赢了!”观战者中有人大声喊,“给白爷上酒!”

有人抱起酒坛,往那大盖碗里筛上酒。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将碗端起,大口喝于。舱里响起一片喝彩声!那只手咚的放下酒碗,突然向着大海碗里伸去,将那条斗赢的鱼儿一把抓住,重重地扔在地上,然后抬起了脸。

他是漕船帮主白献龙。白献龙扔了鱼,推开大碗,双拳虚握着,平放在桌上,扫视着身边发懵的运丁们:“今儿个我白爷换了个玩法,各位都见了!往后该怎么玩,都看明白了么?”

无人做声。

白献龙:“这么说,都没明白过来?”

运丁们相互看着,谁也不敢说话。

白献龙扫视左右:“怎么,没人明白我白爷的意思?”

鞍滓 痹硕〔苋匠ぷ乓徽殴狭常Φ溃鞍滓囊馑际撬担胨溃腿フぃ∷幌胨溃捅鹫ぃ 

白献龙一拍曹三两的脑袋:“曹三两说得好!我白爷扔了的,是那条斗赢了的鱼!这不是我白爷恨它得了胜,是气它得了胜!这东西像人,得了胜,还追着咬!白爷不喜欢这种张狂的东西,哪怕你打胜了,你也不是真有底气!……你们记住,往后,谁也别在漕船上争胜斗强!都在一条船上吃皇粮,都是一家弟兄!谁想把谁给压了,争个虚脸,那就别怪我白爷脚板子下得重!”

他抬起一只大大的赤脚,用力一跺,啪的一声,斗鱼化了酱。众运了面面相觑,猛地清醒过来,退后站成一长排,齐齐地抱拳一拱,壮声道:“光棍不打人,外出无人打!”白献龙重喝一声:“跑漕船的,只有千里交情,没有千里威风!”

众运丁齐声:“千里不带柴和米,万里不带灯油钱!漕船弟兄是一家!”

芭荆 弊郎现刂匾簧欤紫琢蝗慌溃骸凹热欢济靼鬃牛晌裁椿褂腥宋偶缚鹚皆说拇善鳌⒓附锼酱牧蚧牵徒约旱牡苄执蛳沽艘恢谎劬Γ俊

说罢,双目直逼曹三两。曹三两的脸白了。

白献龙一摆手:“扶上来!”

舱门外,两个船工架着一个大个子男人进来,这男人满脸青肿,一只眼睛像个血窟窿,显然是瞎了,一进门便朝着白献龙哭道:“白爷给我做主啊!”

白献龙喝:“站直了!”猛回头,厉喝,“曹三两!漕船的规矩你是懂的!自己说吧,该怎么处置!”

曹三两跪了下去,大哭起来:“白爷!兄弟一时糊涂,犯了漕规!白爷饶了兄弟这回,兄弟甘愿……”

白】冢 卑紫琢玖似鹄矗咄庾弑吲溃颁罟嬷忻挥星笕恼庖惶酰--凭着你这一跪,更得按重罪处置!来人,给曹三两挂鸭笼!”

曹三两惊得一屁股坐倒,大嚎起来:“白爷!让我死个全尸吧!白爷啊!你老人家要成全我!

两个运丁上来,往曹三两腋下一操,挟着就往外走。

6.船尾。

一只水淋淋的大竹笼从水中被拖上船来。插在笼门上的大竹销拔出,笼门打开。曹三两被塞进笼子。宠门关上,上了销,还绞上了麻绳。装了人的大“鸭笼”被抬起,抛下了河。顿时,从笼里传来曹三两的呛水声和哭喊声:“白爷!留我个全、全尸吧!白爷……”

长长的绳索拖着笼子,在河水中一沉一浮,那笼里的曹三两像鸭子似的,一会儿沉下一会儿又冒起头,折腾了不多会,他口中便呛出血来。

站在船板上的运丁们默默地看着。船楼的阴暗处,站着一个长身青脸的武官,也在默默地看着。显然,这武官在竭力克制着自己。他是领运守备金大牙。

一运丁悄悄过来,低声:“金守备,曹三两可是咱们自己人!此次在清江浦换粮,还得靠他把船上的运丁和舵工引到岸上去!”

金大牙的半边脸从暗处露出,压低声:“沉住气!你去告诉弟兄们,谁也不准在事成之前给我惹麻烦!”

运丁:“明白了!--什么时候动手?”

金大牙:“那湖广开来的五条粮船,到了么?”

运丁:“已有快船递来密信,粮船已到清江浦!”

昂茫 苯鸫笱腊氡吡成夏强橄窨窘沟穆蟊频拇蟀桃涣粒暗鹊桨紫琢松习读耍投郑 保

运了看看天:“听把舵的老大说,这船越近清江浦的河面,就越是有点儿怪,像是要起寡妇雾了!”

金大牙:“有雾就好!就是老天爷在成全咱们!”

7.养心殿寝宫外廊。夜。

张公公打着宫灯,引着刘统勋急步走来。

8·寝宫内。

乾隆还没睡,显然在等着刘统勋,见他进来,急声道:“延清!浙江巡抚卢焯密奏潘世贵的贿银案,刑部查明了么?”

刘统勋跪下:“启禀圣上,经微臣查核,从杭州孙敬山处密送到京的银两,都是通过苗宗舒之手!如今苗宗舒已死,那贿银者孙敬山也已死,对证无人,潘大人自然不肯认账!”

乾隆:“卢焯的密折中不是分明写着,贿银之中有三成是送到潘世贵手中的么?他有何证据?”

刘统勋:“卢大人搜到了孙敬山的贿银记册,上面写着潘世贵的收银之数!”

乾隆:“这贿银册上的字,是潘世贵亲笔?”

刘统勋:“那倒不是。”

乾隆:“既然不是潘世贵亲笔写的收单,怎么就不能断定是有人欲加害活世贵呢?--延清,朕这么晚了还传你来,就是怕再有冤狱啊!朕一想到屈死在狱中的那位葛九松,心里就如刀铰一般!朕,坐在了龙椅之上才想到,这做皇上的,要是有半点浮嚣的习气,那准坏事!”

刘统勋:“卢大人另有密札寄我,透露了一个消息。”

乾隆:“他怎么说的?”刘统勋:“卢大人说,从浙江运往通州的正供白粮之中,有五船已被孙敬山私换成朽粮!而在通州粮码头为这五船朽粮放行的,正是潘世贵!”

坝姓獾仁拢俊鼻〉牧成淞耍奥淘趺粗琅耸拦蠡岣嗔阜判校俊绷跬逞骸按耸乱延晌⒊技┲ 贝有渲腥〕鲆坏剑峙跎希盎噬希饩褪桥耸拦罄昵妆市锤柑盟俏憬畲判械氖众停∑渲芯陀薪衲旮招聪禄刮丛莩龅姆判惺众鸵徽牛 

乾隆没有接纸片,脸色渐渐惨白起来。

盎噬希 绷跬逞乃指呔僮牛扒牖噬瞎浚 

乾隆沉默许久,深深吸了口气:“朕还是不信。这世上,再胆大妄为的人,也不敢把皇上碗里的贡米给换了!……等浙江的漕船到了通州,联要亲自到船上验看!”

9.寂静的马路上。夜。

刘统勋的马车孤单单地行走着,赶车的老木打着小鞭,与主子说着话。马车后头,跟着的也是一辆马车,车上摆着刘统勋的那口红漆棺材。“老爷,”老木说道,“咱北京地面上,今儿个传着几句顺口溜,老爷想听听么?”车厢里传出刘统勋疲惫的声音:“说吧。”老木:“这几句顺口溜叫做‘皇城四大红’:‘王爷的大脸皇城的墙,婊子的嘴巴刘大人的车’!”

刘统勋:“那刘大人是谁?”

老木:“您啊!”

刘统勋:“我的车怎么跟婊子的嘴搁一块了?”

老木:“都红啊!”

刘统勋:“是在说车上拉着的红棺材吧?”

老木:“就是!”

刘统勋打起帘子:“可怎么说,嘴是嘴,棺材是棺材,不着边。这几句四大红,我看得改。该这么说:‘王爷的大脸皇城的墙,酒店的灯笼……’”突然然声。老木:“老爷怎么没词了?”刘统勋的眼睛望着街旁小酒店的门首上高挂着的那一盏盏灯笼,发起怔来。

袄弦词裁茨模俊崩夏疚省A跬逞骸袄夏荆闼担钦獾屏兆帕耍腔鹕狭送撸懒饲剑粘闪似馓炜詹灰簿秃炝耍俊崩夏拘ζ鹄矗骸袄弦饣澳鹑玫晷《巳ィ翘饷粗渥牛几某瞪掀靡黄颁坦 绷跬逞呐哪源残ζ鹄矗骸罢嬉帕嘶穑瞧颁坦晷《共簧岬猛业某瞪掀昧ǎ 甭沓倒展坏缆房冢丫醭龇绱罅耍盗被┗┲毕臁

敖裢淼姆缯娲螅 绷跬逞纯刺欤畔铝肆弊印

10.通州西仓。夜。

大风刮得仓门上的大灯笼晃动着。座座相连的仓廒像坟包似的僵伏在黑暗中,一列兵了顶着风,缩着肩头,沿着廒间的通道巡查着。风将一兵丁的红缨帽刮跑了,那兵了骂骂咧咧地去追。那兵了好不容易追上帽子,正要往头上戴,突然间双手僵住了--在他自己头顶上,有一股白烟在飘散着!那兵了明白了过来,大声叫喊:“烟、烟!”闻声跑来的众兵丁抬起头,吓了一大跳--在一座仓廒的屋顶上,一股浓烟冒了出来!没等有人再发声,刹那间,那仓顶已经火光透瓦,一片大火冲天而起!风助火势,相邻的一间仓廒也顿时着了火,火光蹿空。

众兵了惊喊起来:“通州西仓起火了!救火啊--!”

大火映红了夜天。

仓廒一座连一座被烧着。火光中,那发现起火的兵丁这会儿又疯了似的发一声大喊:“火龙--!快看哪!大上过火龙了!”

慌着找水的兵丁们和仓场役卒们又随着他指点的方向,惊恐地抬起了脸。夜天之中,两条长长的火舌犹如火龙一般游动着,扭绞着!

有人抱头鼠窜,惨叫:“过火龙了--!过火龙了--!”

一书办从火烟中钻出,急喊:“快快禀报米大人!快!快!牵马来!!”一匹马从火中牵出,那书办飞身上马,奔出火场。

火势越来越大,烈焰蔽空!

11·米宅柳含月房内。夜。

桌上半枝残烛,火苗被透窗的风刮得乱颤。柳含月在睡梦中猛地惊醒,披衣下床。窗外,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她开门,奔向曲廊。

12·曲廊上。

神色慌张的米汝成被庞旺扶着,踉踉跄跄地沿着廊道走向自己的书房。柳含月急问一随行在后的官员:“大人!出什么事了?”

那官员头也不回,急步跟着米汝成。柳含月一脸惊愕。

13·书房内。

烛火摇曳。米汝成坐在椅上,庞旺帮着他脱着污迹斑斑的靴子。几名随行官员脸上满是烟火燎过的痕迹,紧张地呆立在一旁。

袄弦迸油⌒牡匚剩澳懔成饷床缓茫群瓤诓枧慌俊

米汝成脸白如霜,颤着唇:“庞旺,可有我儿子的消息?”

庞旺迟疑了一下:“没有。”

米汝成长长吐了口气,接过茶喝了一口,眼里闪起了泪花:“庞旺,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把儿子关在书楼里,还让大灶锯了梯子,让儿子下不得楼来!你说,我这么做,该是不该?”

庞旺揉着米汝成的胸口,低声:“老爷,您今晚是怎么了?”

米汝成突然苦笑起来:“刚才,我在轿里想着一件事儿。我想,我让儿子这么读书,到底是成全了他,还是祸害了他?”

庞旺:“老爷把这事儿想明白了么?”

米汝成摇摇头:“像是想明白了,又像是没想明白。我是觉着,这官,越做越是难做了。我逼着儿子做官,真要是做成了,他会不会也像我一样……一样……吭吭吭!”他猛咳起来,对着身后的属员连连掸着手:“没你们事了,各自回去歇着吧!……你们不用怕,我米汝成是仓场侍郎,仓场不论出多大的事,我自个儿担着!天快亮了,你们回吧!”

属员:“米大人……”

米汝成:“别多说了,该有的事,已经有了,该是个什么罪,我担着。”见属下的眼里有了泪,便摇摇头,叹了声,“唉,你们哪,真要是还记着老夫平日的为人,等老夫……扛了枷锁的时候,你们别指着脊梁骨骂我就行了。都回吧,烧伤的痛处,用酱油抹抹,就止住痛了,这治人伤的土方子,是我老家的百姓常用的,听说挺灵验的。”

属员:“米大人,通州西仓出了这么大大的灾事,下官们……”

安灰盗耍 泵兹瓿缮刂厣馈J粼蹦税牙幔骸懊状笕耍宦鄞笕四隽耸裁词拢鹿倜恰崂纯茨模 

米汝成惨然一笑:“你们已经想着去牢里看我,这让老夫宽释了许多。你们记住,往后,各位在新主子的麾下当差,须得谨慎才好,须得时时记着那仓里的粮,就是自己的命。这话,可是老夫数十年之心得啊!”

属员们还想说什么,见米汝成打着不愿意再听的手势,便作了一揖,告退而出。“等一等!”米汝成喊了声,声音忽又低了下去,“告诉我,到底烧了……几座仓廒?”

属员:“十七座。”米汝成的眼皮跳着,脸上纵横着的皱纹又深又暗:“知……知道了,你们走吧!”

属员欠身退出。米汝成靠在了躺椅上,紧闭上了眼睛。

14.曲廊上。

柳含月的目光落在满廊靴印上。靴泥漆黑如炭。她弯下腰,用手指刮起一点靴泥,嗅了嗅,大惊失色:“烟炱?”

15·书房内。

庞旺端来一盆水,绞了手巾,轻轻替米汝成拭起手脚来。好一会,米汝成睁开了眼:“他们,真的……都走了?”庞旺:“都走了。”米汝成眼里挤出两颗浊泪来:“怎么没见柳姑娘?”庞旺没做声,绞手巾的手慢了下来。米汝成:“庞旺,你去看看,要是柳姑娘已经起床,把她请来。”

庞旺绞手巾的手停了下来,眼里闪着泪光:“老爷,我庞旺跟随您老人家二十年了!老爷的事,莫管大事小事,都托着我在打理。老爷从来都是把我庞旺当成心腹的!……老爷,您有什么话,还是像从前一样,对我说吧!我看得出,今晚上,老爷是遇上天大的难事了!老爷的事就是我庞旺的事!老爷您难道就不能告诉我,在这节骨眼上,让我庞旺能替老爷您做些什么么?”

米汝成看着自己的心腹管家,伸出手,替他拭去脸上的泪水:“庞旺,我是头一回见你流泪啊。……你是聪明人,你是不会不知道的,这一回,老爷真的是要与你分手了。……通州西仓,烧了十七座仓廒,这可是大清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弥天巨灾啊!你想想,我身为仓场侍郎,上面又无顶头上司,我能逃得过这一关么?劫数难逃啊!”

庞旺:“老爷,可知这火是怎么起的么?”

米汝成摇摇头:“怕是天意吧。要是风再小一些,也不至于烧去那么多……”庞旺:“老爷,此事您不必着急,从皇上办理苗宗舒的案子看,皇上这一回也一定能明察秋毫的。没准,这事与老爷您没有一点干系。”米汝成苦笑:“别宽我的心了,我知道,你心里,比我还急。”

庞旺的眼睛又一热,点了点头,涌出泪来。米汝成:“庞旺哪,在外人眼里,我与你是主仆的名分,可有谁知道,我从来都是把你当成我自己!我的许多私事,只能让你一人知道,也只有让你一人去办。没有你庞旺,我米汝成这辈子忙碌终身,到头来真的是一事无成了。……可是,你毕竟只是我米汝成的一把锁,不是我米汝成的一把钥匙。这话,你该是明白的。我的钥匙只有一把,那就是柳含月。”

袄弦偎盗耍迸油玖似鹄矗ㄈチ成系睦岷郏拔艺饩腿フ伊媚铩!

氨鸺保 泵兹瓿烧踉抛穑疤野鸦八低辍!

庞旺站下。米汝成:“我知道,你心里不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柳姑娘。”

庞旺惨笑一下:“老爷这回看错了,我对柳姑娘从来都是敬重的,尽管她是老爷的女婢。”

米汝成:“不对,你敬重她,是因为你还想着开口对她说一句话。”庞旺显然被主人一言点中,脸色白了:“那是一句什么话?”米汝成:“这一句话,在你嗓子眼里憋了几年了,现在非要老夫说出来么?”庞旺盯视着自己的主人,脸上又浮起了他那莫测高深的笑容:“既然老爷知道我想对柳姑娘说什么了,那么,老爷会成全我么?”

米汝成看着自己的管家:“你说呢?”

庞旺:“老爷会成全我!”

米汝成摇了摇头:“要是不能成全你呢?”

庞旺:“我还是老爷您的管家。”

米汝成:“要是我死了呢?”

庞旺迟疑了一下:“老爷要是死了,我为老爷发丧后,会把老爷交办的事-一办妥,然后,我就……”

米汝成:“就什么?”

庞旺:“就把那句话说出来,娶柳姑娘为妻!”

米汝成的脸上露出痛楚的神色:“要是老夫对你说,你不能娶柳姑娘,你会怎么想?”

庞旺惊:“为什么?”

米汝成:“现在不能告诉你。”

庞旺看着主人的眼睛:“看在庞旺跟您多年的分上,您会把原因告诉我的,不是么?”

米汝成点了点头:“我死的时候,会把原因告诉你的!--去吧,把柳姑娘请来。”庞旺的眼睛微微眯了下,转身匆匆走出门去。

16.柳含月房内。

房门半掩着。庞旺在门外喊:“柳姑娘!柳姑娘!”房里没有应声。庞旺推开门。房里亮着烛,却无人影。庞旺急声四问:“柳姑娘!你去哪了?”

17.通州西仓火烧场外。日。

一辆布帷马车驶来。仓场上残烟缕缕,包围着火场的兵丁手执刀枪,阻拦着围观的百姓。那马车在火场外停下。布帘挑起,露出柳含月的脸。柳含月透过密密匝匝的人头朝火场望去。空荡荡的火场一片灰烬,仓场的那帮书办、章京、花户、披甲在用竹竿挑拨着漆黑的仓堆,估算着损失。围观的人群一堆堆的,在议论着什么。柳含月被说话声吸引了,转过脸来。

疤担蛲砩希茄膊值谋伎吹交鹆耍∈橇教趿ǎ淮埔恍郏缓煲蛔希 

捌鸹鹎埃钦蟠蠓绻蔚靡舱嫘懊牛√媳捕担鞘橇纾 

懊蛔迹馍詹值幕鹬郑橇诶锏粝碌模 

鞍Γ饷创蟾鐾ㄖ荩橇教趸鹆兜胤讲缓媒首磐妫实酱⒒柿傅牟殖∩贤防戳耍≌獠唬懒φ饷匆豢囊慌觯铝艿模痪投际腔鹩炅耍 

柳含月的细眉渐渐锁紧。

见得又一队兵了赶来驱撵人群,柳含月对车夫道:“回府吧。”

18.养心殿。日。

乾隆将手中的奏折啪的一声合上,扔在桌上,回脸问站在身后的刑部尚书孙嘉淦:“通州西仓烧成这样了,仓场侍郎米汝成的折子怎么还不递来?”孙嘉淦看了眼脸色凝重的乾隆:“启禀皇上,米汝成此时正与刘统勋在火场勘明灾情,不时即可将奏章呈上!”乾隆:“西仓起火之时,米汝成在哪里?”孙嘉淦:“臣已查明,起火之时,米大人正在督盘北新仓的存粮。接到通州起火的急报后,他即刻赶往了火场,无奈火势已炽,十七座仓廒尽毁火口。米大人当时见状,大呼一声‘修也’,昏厥在地,后经掐人中半个时辰,方才醒来。”

乾隆冷声:“我看他是醒得太迟了!”

孙嘉淦一怔。

19.火场上。日。

两双官靴插在漆黑的污泥里。米汝成与刘统勋背着手,站在火烧场的余烬中,身旁残烟缕缕,满目苍凉。那看见“火龙”的巡仓兵丁此时跪在一旁,向二位大人描绘着什么。刘统勋:“这么说,你真是看见火龙了?”

那兵丁:“真看见了!一雌一雄,绞在一块儿,像油炸麻花哩!”

刘统勋怒声:“放肆!油炸麻花能烧着了这么多座仓廒么?”

那兵了连连打着自己的嘴巴子:“小的比喻错了!那火龙,不像麻花,像……像……哎哟喂,真是的像麻花啊!”

见刘统勋又欲发火,米汝成抢先开了口:“本官问你,当时有几人看到……看到天上过了火龙?”

那兵丁忙答:“见着火龙的,多着哩!巡仓的弟兄们都见了!”

米汝成重声:“传!”一守备挥手,昨夜那十来个巡仓的兵丁歪歪斜斜地过来,军衣上皆是烧焦的窟窿。“给米大人、刘大人请安!”兵丁们搀扶着,单腿跪下。

米汝成:“本官问你们,昨晚上,都见到什么了?”

兵丁们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弟兄们听得有人喊天上过火龙了,就抬头看,真的是看到了火龙!这么粗,头是红的,身子是红的,爪子也是红的!

米汝成轻轻舒了口气。可他很快就掩藏下了内心的激动,厉声道:“你们可是对着刑部刘大人在说话!要是查无实据,你们知道该去哪地方吃粮么?”

兵丁们一迭声:“知道!去牢里吃粮!”

米汝成:“知道就好!你们把各自看见的,都让书办替你们记写下,立即呈送刑部核证!”转脸低声问统勋,“刘大人,你还有话要问么?”刘统勋失望地摇了摇头。

20.马车上。

车厢内坐着米汝成和刘统勋。刘统勋:“沧翁,你真信了这些话?”米汝成:“半信半疑。延清,你呢?”刘统勋没做声,脸硬得像块墙砖。米汝成:“看来,你是不信这天上真的有龙。”“不,”刘统勋的声音很低,“我只是不信会吐火的龙。”

21·长长的胡同内。

马车在刘宅前停住。刘统勋下车,与米汝成抱拳作别。

米汝成坐回车内,望着刘统勋走向宅门的背影,突然问:“延清,你不信天上会有吐火的龙?”

刘统勋闻声,慢慢转过身来,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我是你,也会信的!”说罢,他转身跨进了宅门。

把忧澹 泵兹瓿珊啊A跬逞赝贰K醇兹瓿傻难劬锢侠嵊A跬逞骸拔抑溃獬』鹪植皇悄愕墓怼?墒牵簿霾换崾腔鹆墓怼!

米汝成泪眼朦胧:“延清,老夫与你此时相别,怕是永诀了。”

刘统勋默默地看着泪眼模糊的米汝成:“这句话,现在还不该说!--皇上在等着你的折子!”

罢圩樱俊泵兹瓿扇缑纬跣眩宰懦捣虻溃翱炜焖臀一馗!毖ド幌欤沓导笔弧A跬逞旁度サ穆沓担成细∑鹆松钌畹挠锹恰

22.米汝成书房内。日。

一滴大大的墨点落在空白奏稿上。儒饱了浓墨的笔尖颤着。米汝成惊恐地抬起脸,急忙换了纸,儒墨再写,却是一个字也难以下笔。许久,他才在纸上落下了墨。才写下几行,笔又顿住了。门声呀然。“含月?”米汝成急声道,“你来得正好!”“老爷!”是庞旺的声音。米汝成回头:“怎么是你?柳姑娘呢?”庞旺:“柳姑娘去皮货行为老爷买护腰的皮子了。”米汝成:“我要护腰的皮子干……”猛地意识到什么,脸色黄了,忙收住口,转过话头,“庞旺,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庞旺:“不知道。不过,柳姑娘出门时让我留一句话给老爷。”米汝成神色一振:“快说!”

庞旺:“柳姑娘让我务必告诉老爷,在给皇上递呈的折子上,有四个字不可写。”

米汝成:“哪四个字不可写?”

庞旺:“火龙烧仓!”

盎鹆詹郑俊泵兹瓿删屯吠喔迳峡慈ィ谀且崖淠淖中欣铮杖挥凶拧盎鹆詹帧彼母鲎郑

他抬起脸,鼻尖上沁出细汗:“柳姑娘没说为什么不能写这四个字么?”

庞旺:“她说,要是老爷这么问,就让我告诉您,这四个字其实不是字。”

米汝成骇:“不是字?”

庞旺:“不是字,是刀。”

笆堑叮俊泵兹瓿梢咽敲嫖奕松罢饷此担乙前颜馑母鲎中唇嗾拢偷扔谕约旱牟弊由霞芰艘话训叮俊

庞旺:“柳姑娘又说了,这把刀,不是架在老爷您一个人的脖子上,而是架在米家老小的脖子上。”

米汝成手里的笔落地。庞旺弯下腰,为老爷拾起笔,沾上墨,双手递给老爷:“柳姑娘还有句话留着。”米汝成的双眼泛着白光:“什么话?”

庞旺:“她说,要是老爷手里的笔落地了,一定要我帮着替老爷捡起来。”

八⑺泵兹瓿梢话淹瓶油氖郑呛炝肆常罢饷此担裁炊继胬戏蛩慵坪昧耍〖热蝗绱耍裁床惶胬戏虬颜圩右残戳耍 

庞旺从怀里掏出一个纸折,双手递上:“柳姑娘已经替老爷把折子的稿本写成了!请老爷过目!”

米汝成真正是惊呆了,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她还有什么要替老夫做的?庞旺,你都说出来!”

庞旺:“没有了。”米汝成一把夺过庞旺手中的纸折,嘿嘿嘿地惨笑起来:“可她柳含月还是没有想到,事已至此,老夫我已是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了!老夫今日就听自己一回,将这把‘刀’先给自己架脖子上!--庞旺,来,卷袖研墨!”

奏稿重新展开,啪的一声重重地压上了镇纸。

米汝成扔去柳含月的奏稿,在自己的奏稿上奋笔疾书。

米汝成的画外音:“……火龙烧仓皆为巡仓兵卒所见!……空中之龙,夭矫而行,头角鳞雷,分明毕见……”

巨大的砚池里磨着大墨,嘶嘶地急响。

23.养心殿。日。

巨大的砚池中磨着一柱龙墨,墨色赤红。一支朱笔在米汝成的奏章上批写着。乾隆的画外音:“……好一条抬头之龙!不行耕云播雨之善,反行喷火吐焰之恶,烧我国仓,毁我国粮,龙德安在?米汝成身负护守仓场重职,遇此龙而不擒,见行恶而徇纵,官德何存?既然为官无德,留官且有何用!……”

疾走的朱笔中,出现这样的画面--

跪伏殿中的米汝成受乾隆严词呵斥,被摘下顶戴花翎。

刑部大狱的牢门打开,身荷重枷的米汝成披着一头白发,踉跄跌人。高高的狱墙下,米汝成双拳打着石墙,跌足浩叹:“那四个字,果然不是宇,是刀啊!--老夫悔之晚矣!”

24.米府曲廊间。夜。

庞旺撩着袍角,脸色煞白,踩着满廊枯叶急步走来。

米汝成书房的窗口,亮着一豆乱晃的灯光。

25.米汝成书房。

庞旺推门进来,将门关住,急回身:“说吧!有什么办法救老爷!”灯下,一身素衣的柳含月垂着脸,眼中噙着泪水,轻轻摇了摇头。庞旺眼里闪着火色:“我庞旺从未见过你柳姑娘摇头!这么说,连你也没办法了?”柳含月从地上捡起那张被老爷扔掉的奏稿:“告诉我,老爷看过它么?”庞旺:“没有。”

柳含月长长叹出一声:“怪我太过自信了。我本该想到,在老爷眼里,我柳含月毕竟是他的奴婢。”

庞旺:“老爷入狱,真的是因为写了那四个字?”

柳含月:“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若是老爷能听我的,如实禀奏起火可疑之处,拟定协理刑部查明火因之法,决不以虚传的‘火龙烧仓’来推倭其咎,或许还能获得皇上的宽恕,不至于这么早就入了牢房。唉,现在什么都已晚了!”

庞旺:“老爷听了你这么多回,可偏偏这一回没听你的就出事了。这,或许也是天意。”

柳含月神伤地又摇了摇头:“看来,真的是天意不可违,我与老爷的缘分,到此也就为止了。……庞旺,我想去牢里再见见老爷,你为我备下些打点的银子,好么?”

庞旺:“是去牢里给老爷送上护腰的皮子?”

柳含月抬起泪眼:“老爷把我从书院中买回,待我如女儿,此份恩德,含月我难报万一。我本想以自己在书院中所学之理,为老爷宦海过舟之时相助一桨。可是,如今一切都已化为泡影,……我能替老爷做的最后一件事,恐怕就是……送上一块皮子了。”

两行清泪在柳含月的脸上滑落。咚的一声,庞旺在柳含月面前跪下了。柳含月惊:“庞管家,你这是为何?”

庞旺泪流满面:“我庞旺平生第一次下跪!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老爷的!我求你了,再救老爷一回吧!”

柳含月摇头:“老爷出了这个宅门,我就无法救他了!”

庞旺嘶声:“不!有办法!你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

柳含月的脸在颤动的烛光下白得像瓷。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