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24集

1.永定门外。日。

紧衣箭服的年轻驿差策马狂奔而来。

驿差举着插着羽毛的急递奏折,大喊:“六百里加急!”

护军把总接过奏折,向着午门飞奔而去。

2.永定门外。夜。

又一阵马蹄响,一名精壮的驿差奔马而来。

驿差举着插着羽毛的急递奏折,大喊:“六百里加急!”

护军把总接过奏折,向着午门狂奔。

3.养心殿畅春阁。

张廷玉在一份份念着六百里加急奏折--

罢憬锫】荩⒚袢赵鍪颍延馊偻蛑冢 

吧蕉诟蹇萁梗衙窳麽闳缁龋找故帐蛴嗑撸 

昂忝穹矗菇惶锼埃墩肚酥啵斡 

乾隆背着手,站在窗前,默默地听着。他身后,跪着十来个各部大臣。许久,乾隆问:“完了?”

张廷玉跪下:“今日的六百里加急奏折全在这儿了。”

乾隆的声音伤心至极:“受灾各省的赈粮,都已经让他们拨下去了么?”鄂尔泰:“启奏皇上,老臣去户部问过,凡是能拨的,都已经拨了。”乾隆:“朕是问,到底拨齐了没有!”鄂尔泰:“浙江巡抚卢焯已有急报递到户部,全省能拨的赈灾粮食,都已经拨空,已是无粮可拨!”

乾隆猛地转身,在案上重重击下一掌:“浙江粮仓原本就是个空仓!卢焯身为朕的封疆大臣,管好粮仓是他的头等要事!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一座座巍巍然的粮仓,竟然都成了双层空仓!这样的无能之人,朕要他何用!--孙嘉淦!”

孙嘉淦:“臣在!”乾隆:“刑部立即颁发一道谕旨!将卢焯即刻解押到京,由刑部严加审讯,决不姑息!”

盎噬希 绷跬逞拥厣咸鹜罚涣澈顾盎噬希∥⒊家晕憬詹种福逃胁豢赏菩吨穑碛χ爻停欢缃裾憬澈滴埃貉舾穸龋拥蓝狭鳎蚓撸窍缰屑⒄叱淙髅裎奘≡谡饨粢赝罚羰墙皇≈字丶吓怼⒀航饫刖常票囟」傩拿裥模〕家晕萸医塘粼谡憬陨碜髟颍拾俟倏购稻让瘢嗽直涔螅僮鞔χ茫 

乾隆沉默片刻,问张廷玉:“张廷玉,此事你怎么说?”

张廷玉:“臣赞同刘大人之说!”

乾隆:“那好吧,就依延清说的办,等灾情过去,刑部就将朕的谕旨发往浙江!--刘延清,你也该动身了!再去一趟浙江,把双层仓的案子办完,顾琮大人在浙江若是有难处,你也可帮他一把!”

刘统勋:“是!”

4.北京朝阳门码头。日。

一条素绫高结的官船正等着起旋,船上搁着米汝成的灵枢,设着个简单的灵堂。柳含月一身素服,在给灵枢盖上一条红被,摆下几样供果。庞旺也是麻衣在身,与岸上相送的官员揖别着。船头传来拉锚链的喀喀声,打篙起篷的船夫也已经忙碌起来。

庞旺问舵手:“今日风顺不顺?”

舵手:“不顺。”

庞旺:“水这么浅,怕是过不了山东吧?”

舵手:“到了山东得改行旱路。”

庞旺长长地叹了声,无奈地:“好吧,到哪儿算哪儿吧!只要不颠着了老爷就行!”他走到棺材前,跪下,对着棺头道:“老爷!庞旺送您回家了!”说毕,他回过身,对着岸上重重磕了三个头,猛地抬起脸,喊:“上--路--!”篷一阵响,大篷哗哗地升了起来。

5.运河上。日。

运枢的官船在浅浊的水里艰难地航行着,篙夫赤着身子,喊着号,用力撑着篙。庞旺和柳含月坐在船尾,一张一张地向河里撒着纸钱。

6.船舱内。夜。

几声轻轻的叩门声。柳含月坐在小桌边,默默地望着桌上的烛光,听得门响,问:“谁啊?”“我!”是庞旺的声音。柳含月拉开了门。庞旺进来,在柳含月对面坐下,眼睛死死地盯视着她。

八丫搅耍 彼纳艉芾洹A拢骸八搅耍俊

庞旺:“米少爷。他已经到浙江了。”柳含月:“刘大人说,浙江大旱,米少爷这回办的差,比在河南办的差更苦。”

庞旺:“你在想他?”柳含月抬起眼睛:“是的,在想他。”

庞旺冷冷一笑:“按着规矩,米少爷三年守孝不得娶亲!”

柳含月:“老爷说了,以三月之期抵三年之守。”

庞旺:“这么说,一到钱塘,你就可以做夫人了?”

柳含月:“是这样。”

庞旺:“可要是米少爷不想要你这个夫人呢?”

柳含月冷冷一笑:“这话你已经说了多少遍了,再说还有意思么?”

庞旺:“这是最后一次!”

柳含月:“那好,我也最后一次告诉你,如果米少爷不娶我,你就把我送到一个地方去。”

庞旺:“什么地方?”

柳含月:“庙。”

庞旺的脸抽搐了一下:“做尼姑?”

柳含月的眼睛望着桌上晃动的烛光:“不!做一支蜡烛!”

庞旺一惊,却很快将惊色掩下:“你是在说气话。”

柳含月:“我在米府这么多年,说过气话么?”

庞旺沉默了一会:“你是人,你做不成蜡烛!”

柳含月又是一声冷笑:“要是想做,就能做成!”

船突然一顿,桌上的蜡烛晃了晃,倒下了。黑暗里,庞旺的声音格外惊心:“如果你真要那样,我就……杀了你!”

7.舱外。

船停在河心不动。庞旺从舱里出来,厉声问:“怎么了?”舵手跑过来:“庞管家!船搁浅了!过不了了!”庞旺看看黑沉沉的高岸:“到山东地界了?”舵手:“到了!”岸上亮起了灯笼,有人在喊:“是米老爷的灵船么?”

庞旺问舵手:“谁在喊?”舵手:“不知道。”庞旺:“你问问,他们是谁?”舵手大声喊问:“你们是谁啊?”岸上回过话来:“是刘统勋大人在等着米大人的灵枢!”庞旺一惊:“刘大人?”在舱口的柳含月也闻之一惊。

8.烟尘滚滚的土路上。日。

改走陆路的米汝成灵枢与刘统勋的那口棺材并排搁在一辆马车上,由周钟赶着,紧紧跟随着前面的两辆马车。不用说,那走在前头的马车一辆坐着刘统勋,一辆坐着柳含月和庞旺。

路边到处是流徙的饥民和倒着的人尸。路两旁于焦的田野也成了坟地,到处耸着一座座矮小的坟头,坟边坐着些嚎哭的女人和孩子。马车的车窗口,刘统勋黝黑的脸悲伤地僵呆着用民睛发怔。

刘统勋内心的声音:“这是乾隆元年啊……怎么就这么不顺哪……不知浙江境内又会是个什么模样……”马车颠簸着,晃得人脖子生痛,可刘统勋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

9.马车上。日。

柳含月也在窗口望着外面,与刘统勋不同的是,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泪水。庞旺坐得像块板似的一动不动,把一块干麦饼递给柳含月:“你一天没吃了。”柳含月没接。庞旺:“这是我的!”柳含月看看庞旺,接过了麦饼,又把脸转向了窗外。

氨鹂戳耍迸油舾缮霸娇丛叫姆巢皇牵俊

柳含月咬了口饼子,嘴却没动。路边,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在拼命给孩子嘴里挤奶,干瘪的乳房怎么也挤不下奶水来,孩子垂着脑袋,已经奄奄一息。含月把麦饼扔给了那母亲,赶紧放下车帘。庞旺:“你救不活那孩子。”含月的声音低得听不清:“可我救了。”

10.路边洼地。日。

周钟和庞旺拿着瓦罐,沿着一条干枯的溪床找着水。太阳明晃晃的,刺得人睁不开眼。溪床干得裸露出一眼望不到头的累累卵石。两人走在卵石上,毫无希望地找着水。突然,他们的目光被溪岸上的一群人吸引了,便走了过去。

十来个饿得摇摇欲坠的男人和女人在扒着一座新坟,扒开的干土里渐渐露出两条人腿。

周钟吃惊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挖坟的人停下了手,抬起灰黑的脸看着周钟。周钟:“你们,在扒死尸吃?”挖坟的人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泛着白白的眼珠盯视着周钟腰里的刀。周钟:“你们竟连死人也扒出来吃了?你们还有一点人味没有?”挖坟的人默默地站了起来,每人手里捡起了一块大卵石。显然,他们要和周钟玩命了。

庞旺猛地冲上,从周钟腰里一下拔出刀,对着人群挥了几下,朝周钟大声喝道:“还不快走!”周钟一步步退出了人圈。庞旺一晃一晃地挥着刀,见这些人不再围上来,将刀往周钟面前一扔,怒声骂道:“你找死哇!没看出来么,这些人都饿成地狱的鬼了,你也敢惹?”周钟拾起刀,也满脸怒气:“你见过吃死人么?啊?我问你,见过么?”庞旺:“吃死人算什么?还有吃活人的呐!我可不想让人吃了!你走不走?”周钟无奈,随着庞旺往来路走去。他回头看去,直见那群人已经将坟里的死人扒了出来,像狼似的撕扯起来。他感到了一阵恶心,干呕起来。

11.土路上。日。

到处是流民,一堆人不知在干什么吵吵嚷嚷的。

马车停了下来。刘统勋下了车,挤了过去。

人堆里,一个汉子执着一杆大秤,秤钩上挂着个大藤筐,筐里是个小女孩。那汉子草草称毕,喊:“三个馍!”即有人将三个黑面馍馍扔给一个饿得趴在地上的男人,那男人一接过馍就拼命往嘴里塞,边咽着边淌着泪对筐里的孩子喊:“桂桂!爹……对不起你……”

叫桂桂的女孩也哭:“爹!别卖我!别卖我啊!……”

又一个汉子过来,默默地将女孩挟起,往一口大麻袋里一塞,扔上一辆驴车。刘统勋的眼皮在跳着,朝那驴车看去,车上已经堆着十来个大麻袋,袋里响着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几只麻袋的口子上还露出女人的脚和孩子的脚。

不等刘统勋再往前挤,那驴车便赶走了。刘统勋问一个老头:“大爷,这用麻袋装走的,是去干吗?”那老头摇摇头,没做声就走开了。场子散开,那扛秤的汉子扛着大秤又往另个人堆走去。刘统勋默默地望着那吊在汉子背上的大秤砣,眼前发起黑来。他定了一会神,才摇晃着走回自己的马车。

12.米汝成宅门外。日。

一辆马车驶来,白献龙下了车。宅门大开着,一些人在住宅里搬东西,一个仆人站在凳上,往高高的门上挂着红灯笼,灯笼上一个大大的“钱”字。

白献龙疑惑地打量着灯笼,问那仆人:“这不是米大人的宅子么,怎么换姓了?”仆人:“这是米大人的宅子不错,可如今是钱大人的宅子了!”白献龙:“那米宅的人呢?”仆人:“都走了,回米大人的老家了。”白献龙皱紧了眉头:“糟糕,她们两姐妹见不上了!”

13.荒路上。夜。

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慢慢驶着,拉车的马干瘦干瘦,摇摇欲坠。透过车窗,可见王凤林疲惫不堪地靠在窗框上打着瞌睡。柳品月脸上盖着遮尘的布帛,坐在王凤林身边,身子随着车轮晃动着,也在昏沉沉睡着,还不时地咳嗽几声。赶车的车夫跳下车,掰开满是白沫的马唇看了看,对车厢里喊:“老爷!马不行了!你们自己走吧!”王凤林睁开眼:“什么?让老爷自己走?你没看见老爷带着的女人病成这样了,能走得了么?”那车夫苦着脸:“老爷,您自己来看看马!路上的草都让人给吃了,这马已是两天没吃上一口草,没喝上一口水,眼看着就得倒了!”王凤林骂骂咧咧地下了车,看了看马,狠狠地朝马肚子上踢了一脚,骂道:“倒十八辈子血霉了!--婊子!下来,爷背着你!”

14.流民塞塞的土路上。日。

王凤林扶着咳嗽不止的柳品月,脸色苍白地走着。

拔宜垫蛔樱蓖醴锪止具孀牛澳阍趺床槐浠囟浇鹱樱埠萌梅镆谏砩锨峥煨 绷吩驴茸牛骸胺铩镆税滓拿妫恪趺聪蛩淮俊蓖醴锪郑骸昂儆矗』姑惶习滓钠ü傻岸退瞪夏窕傲耍恳窃缰栏贸越袢照獍愕目嗤罚镆筒簧锨搴酉厥昴懔耍∧嵌浇鹱樱镆约毫糇牛盟隙嗌俑龌苹ㄅ樱〕陨隙嗌僮酪曜犹妫 

他的手在柳品月的细腰上一捏,嘿嘿笑起来。突然,他的脸沉下,问:“你腰里硬邦邦的,藏着什么?”柳品月推开着王凤林的手:“把手拿开!”王凤林一把操进柳品月的裙里,抽出了一卷书。“他妈的!我说你这三斤骨头怎么这么沉,原来还带着书!”说着,将书扔了出去。

柳品月大咳着,喊:“这不是书,是我的诗稿!你……你给我拾回来!”王凤林笑:“哟,看不出,做婊子的也会变蚕儿吐丝(诗)啊?”

柳品月推开王凤林,朝诗稿扑去。

王凤林摇头:“不看看这是什么年月,没准你我走不到北京,就成路倒儿!还诗稿诗稿的,你‘死’着‘搞’吧!凤爷可得自己走了!”

柳品月拾起诗稿藏人怀里,死死抱着,对王凤林颤声道:“你……你走吧!回去告诉白……白爷,就说,我柳品月……谢他那二十两金子……等到来世,我再……报答他……”

王凤林:“这话,我替你传了!”说着,当真扔下了柳品月,顾自走去。

人堆里,有人在称着人,女人的哭叫、叫喊声响成一片。王凤林挤进去看了一会,脸上突然浮起喜色,忙挤出人堆,往原路跑去。柳品月靠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已经昏了过去。“大妹子哎!你可别现在就死了!”王凤林试试柳品月的鼻息,把她一把背了起来。

15.路上。

王凤林吃着黑面馍馍,骂着:“他妈的,老子在吃二十两黄金啊!这……这值么?”

16.钱塘县运河大堤。日。

堤上架着一排排长长的水车,每架水车上,十个赤膊的男人在用力踩着。车页板只刮上些黏稠的泥浆水。运河几乎干得见了底,可水车页板儿仍像一片片贪婪的嘴唇在拼命舔着残水。

几个兵卒喊:“卢大人、顾大人到!”车水的脚疯狂地蹬快了。卢焯穿着一身泥渍斑斑的官袍,戴着顶戴,瘦黑的脸上挂着一道道汗沟,陪着顾琮大人走来。

顾琮仍像年初在乾清官被乾隆喝令扶出殿去时的那般模样,重重地哮喘着,胸脯像拉着风箱,下巴的白胡须上全是痰迹。

八笕缬停唤啪褪且桓蠲绨。 惫绥溃奥笕耍偌苌弦欢偌芩担廑滋锏那嗝缇陀芯攘耍 

卢焯朝那圩田看去,秧苗稀稀拉拉的,像火烧过似的一片焦黄。“顾大人,”卢焯的嗓子沙哑,“现有的水车都抬到堤上来了,你看,已经是接成了长龙!”

顾琮:“钱塘县有多少木匠?”卢焯:“木匠?怕有不少吧?”

顾琮沉声:“到底有多少?”

卢焯抹着脸上的汗,心里显然有了气:“你问我,我去问谁?”

顾琮一怔,想发作,却是择了个方向:“那个在河南让人睡坟地的米河,不是来浙江几天了么,此人曾说,天下没有他办不成的事,那好,卢大人怎么不差他去问问钱塘县到底有多少木匠?”

卢焯的眼睛看向了远处:“他来了。”虑琮眯眼看去,见那高堤上远远走来一个只戴着顶戴,身上却是穿着白衫的高个子年轻人,便问:“此人便是米河?”

卢焯:“正是他。”顾琮嘿嘿一声冷笑:“来得好哇!”

米河也望见了卢焯和顾琮,急步走来,对着二人行了个礼,大声道:“二位大人,米河有一事要问。”

卢焯:“问!”

奥 惫绥惶郑澳闶呛稳耍俊

米河:“大人不知我是谁,可我知道你是谁。大人是钦差大臣顾琮!”

顾琮冷声:“本官问的是你!”米河:“下官姓米名河!”

顾琮:“你这名,得改了!如今哪儿有米?哪儿还有河?”

八档煤茫 泵缀拥溃安种形廾祝又形匏智橐咽侨绱耍舜笕硕ɑ崽惶鹿傧胛实囊痪浠埃 

卢焯:“米河,快说!”

米河指着那一排排水车:“为何不让这些水车停下来?”

卢焯和顾琮俱一怔。米河大步走到一架水车前,双手捧起一捧厚稠的泥浆,走回卢坤和顾琮身边,急声问道:“二位大人请看,水车车上来的,已不是水,而是泥浆!用泥浆灌溉圩田,能救活什么?”

泥浆在米河的指缝间流淌。卢焯看了看顾琮:“顾大人,米河所说,颇有道理。若是杯水车薪还好说,毕竟还有一个水字,可眼下,连水影也没了,再车下去也于事无补了!”

顾琮哮喘了一会,于皱的喉皮蠕动着:“一派胡言!水车还在转着,那就叫抗旱保田!何为泥浆?浆者,水也!你们读的书读到哪去了!”

米河指着田里那焦黄的秧苗,痛心疾首道:“顾大人请看用阳里的秧苗,还有一点儿绿色么?就是车上来的都是清水,也救不活了!”

顾琮:“放肆!病入膏育之人,还有药石可救,何况这本已植于肥田之中的秧苗!苗叶虽枯,苗根犹活,待得有水滋润,便可苏醒,一如蜕皮之蛇、脱壳之蝉!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还不如搞了顶戴换一顶农夫的笠帽套在头上!”

米河欲说,卢焯暗暗摆手止住。

肮舜笕耍甭痰牧程嘧牛凹热荒撬烂缍材芑钅蔷颓牍舜笕朔判幕厝ィ茸琶缍盍耍竟僭俨钊速鞲妫氪笕嗽倮囱彩樱 

顾琮是何等老练,一下就听出了卢焯话里的意思,脸上挂不住了,嘴唇苍白起来,喘声道:“想撵本官走么?好!好!”重重一跺脚,“本官偏偏赖这儿不走了!”他一屁股坐地上,将双腿一盘,大声喝道:“米河!你去把能找到的木匠给本官统统找来!再将能找到的木头也统统给本官扛来!三个时辰后,本官要见到一百架新水车!”

米河冷声:“顾大人!要是米河不照办呢?”

顾琮发出一声冷笑:“那好办!就将我顾老头子当水车踩!”

说着,他喘得差点背过气去。米河悲哀地看着顾琮,摇了摇头。

17.禹村。日。

米河走来,老远就看见井台边排着长蛇阵,便急步走了过去。

一只吊桶在井上吱吱呀呀地被吊上来,桶里是半桶浊水那排着队的村民每人手里拿着一只碗,在等着。王虎林站在井台上,接过碗,倒上水,又接过一只碗,拎起木桶将水全倒进碗里。

敖鹚馊猓蓖趸⒘殖磷帕乘档溃安恍砗攘耍嫉沟教锢锶ィ靼酌矗俊

肉肉舔着干裂的嘴唇:“喝一口也不行么?”

王虎林:“不行!高大人说了,人省一口水,田长一棵苗!”

肉肉小心地端着水碗,跟在父亲身后向农田走去,将碗里的水泼向田里,然后又回来排起了队。

米河朝那田看去,一片枯黄。

他的眉头颤着,大喝一声:“王虎林!高大人在哪?”

王虎林回头,一怔:“米……这不是米少爷么!”

18.干裂的农田里。

王虎林领着米河快步走着。

懊咨僖蓖趸⒘值溃疤的愕鄙狭司┕伲ズ幽咸婊噬习觳钊チ耍趺从只厍晾戳耍俊泵缀樱骸跋衷诓皇撬嫡庑┗暗氖焙颍』⒘郑椅誓悖媸歉弑蟠笕巳媚忝钦饷锤傻模俊蓖趸⒘郑骸捌涫担叽笕艘彩敲挥邪旆āL担├锢戳烁龌技膊〉那詹畲蟪迹铝说烂睿凳侵灰幸豢谒驳檬「绾龋唬枪俚木兔夤伲敲竦木妥巍!泵缀樱骸叭艘嵌伎仕懒耍挂绺墒裁矗俊蓖趸⒘郑骸熬褪牵〈謇镆丫仕谰鸥鋈肆耍 泵缀拥牧骋醯每膳拢骸耙钦庖步锌购当L铮共蝗绨讶烁钌弦坏叮懦鲅吹彼茫 蓖趸⒘中Γ骸懊咨僖愕绷斯伲趺匆惭Щ岱⑵⑵耍空饷醋龉伲焕勖矗俊薄袄郏俊泵缀拥牧成坪鹾每戳艘恍πΓ巴飞嫌刑锓街郏弧铩棺诺娜耍挥胁焕鄣摹!

19.又一块干枯的农田里。

村民们端着水碗,沿着田埂一步一蓬烟地走来,将水一碗碗泼到田里。一碗水泼下,田里腾起一股烟,吱吱了几声,转眼就一点水痕儿都看不见了。高斌站在烈日底下,官袍上全是汗水,一边拿着顶戴在给自己肩着风,一边在指挥着村民往田里泼水。

米河和王虎林走了过来。“高大人!”米河抱拳一拱,“你好凉快啊!”

高斌一愣,突然发现自己在用顶戴扇风,急忙将顶戴戴上,笑道:“米公子,清河县一别,才几个月,你更会吓唬人了!”米河:“高大人误会了!米河的意思是,这么多碗水往你脚下泼着,岂有不凉快的道理!”“哦?”高斌大笑起来,“说得好!老夫这是捡了顾大人的便宜,才有此福分的!”“别再装了!”米河认真起来,“高大人,你我是知交,我米河有今日,也有着你向朝廷举荐的一份功劳!--可是,米河此时却不是来向你谢恩的,而是来告诉你一句话!”

高斌也认真起来:“什么话?”米河:“我要参你!”

安挝遥俊备弑笮ζ鹄矗拔裁匆挝遥俊

米河:“请问高大人,世间什么最贵?”

高斌:“眼下是水最贵!”

米河:“可要是连人都喝不上水了,这水还贵么?”

高斌一愕,笑道:“你真以为老夫不明白?”

米河:“正因为我知道你明白,所以要参你涂炭生灵!”

高斌双掌一拍:“参得好!老夫我正等着有人参哩!--或许你还不知道吧,老夫自从被降级贬官来到浙江办理河工,又降了一品。”米河:“降得还不够!要是把你降为平头百姓,你就不会看着这一碗碗清水泼在这无用之田了!”高斌看着米河,轻轻摇了摇头,眼里闪着欣慰之色:“老夫没有看错,你,真栋梁也!--走!与老夫一起去找顾大人,告诉这糟老头子,我高斌也要参他了!”

突然,米河感觉到什么,慢慢回过身去。

田边,站着小梳子和卢蝉儿!“蝉儿?”米河失声叫起来。

20.米家老宅。夜。

牛大灶在给那阁楼架着梯子,用锤子敲打着蚂蚁。见架成了,便走上去踩踩,对着前堂喊:“小梳子!请少爷上楼吧!”

他一愣,发现小梳子就站在楼梯的阴影里。

靶∈嶙樱烊ジ嫠呱僖迸4笤畹溃笆槁サ奶葑痈苌狭耍苌下チ耍 毙∈嶙拥牧骋踝牛骸芭4笤睿闶襞0。饷创笊っ牛 

牛大灶这才想起了什么,低声问:“少爷在和蝉儿小姐说话儿?”小梳子:“听着,要是等会少爷和蝉儿小姐都哭了,你就给递两块帕子去,明白么?”

牛大灶:“老爷的灵枢还没到家,哭啥呀?”

小梳子:“等老爷的灵枢一到,要哭的人就更多了!”

21·院并内。

米河和蝉儿面对面地站着。蝉儿看着米河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米河:“我听小梳子说,你在眼睛复明前,画过我一张像。”

蝉儿点点头。

米河:“那张像还在么?”蝉儿点点头。

米河:“我想看看那张像。”蝉儿又点点头。

米河:“为什么不说话?”蝉儿:“我的眼睛不是在说话么?”

米河一怔,目光却是在蝉儿的眼睛上移开了:“我看出来了!”

蝉儿突然凄凉地一笑:“不,你没有看出来。”

米河:“真的看出来了。我看出,你想说一句话。”

蝉儿:“不是一句话,而是半句话。”

米河:“半句话?”

蝉儿:“这半句话就是:你别为难了。”

米河身子一震。他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小梳子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了蝉儿。他的脸苍白起来。

蝉儿惨然一笑,从怀里取出了一块白绢,在米河面前展开。绢上的米河画像与活生生的米河简直一模一样!米河看着,看得惊呆了!“像么?”蝉儿的声音很轻很苦。米河点点头:“像。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你还没看到过我的面容时画下的。”蝉儿:“想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像吗?”米河:“想知道。”

蝉儿:“这是因为……他是我梦中的一个男人!”

米河的眼睛湿了:“蝉儿,我让小梳子告诉过你,从北京回来后,我要娶你!”

蝉儿苦笑:“小梳子告诉我了。可小梳子还告诉我,你已经打算娶另一位女子了。”

米河:“小梳子把我最难开口的事说出来了。”

蝉儿:“你不该觉得难以开口。我和你米公子,只是萍水相逢之人,一场雨,或是一场风,就能打散我们。”

米河:“可打散我们的,不是雨,也不是风,而是……一把刀!”

蝉儿:“是的,我知道,你,还有我,都没有办法将这把刀夺下来。因为,这把刀还架在另一个女人的脖子上!”

米河:“她叫柳含月。”蝉儿:“小梳子已经告诉我了。”

米河:“她很快就要来了。”

蝉儿的脸雪一样自:“我也很快要走了。”

米河沉默片刻:“回杭州么?”蝉儿摇摇头:“也许,那天在宝塔里,明灯法师离我而去,就是在暗示着我,我卢蝉儿也要像他那样,悄无声息地离去,然后,以天涯为家。”

米河的眼睛红了:“我知道,你想找到明灯法师。”

蝉儿:“法师治好了我的眼睛,所以,我必须找到他。”

米河:“法师在你的心里,已是你的恩人了。”

安唬 辈醵难劬γ偷匾涣粒骸拔液匏 

米河惊:“你恨明灯法师?”

蝉儿:“对!我恨明灯法师!我恨他为什么要治好我的眼睛!”

米河:“法师让你看到了你从未看到过的人间万物,你怎么会恨他呢?”

蝉儿:“可法师也让我看到了一张脸!看到了一张和我梦中那个男人一模一样的脸!”

米河:“那是我?”

蝉儿的眼里渐渐涌出泪来,颤声:“如果……我还是瞎子,那有……多好啊!要是我没有……看见你的这张脸,那有……多好啊!……可现在……晚了!晚了!我的复明的眼睛让我这辈子……再也不得安宁了!”

她转身奔出了院门,朝着大门外奔去。米河喊:“蝉儿!蝉儿!蝉儿--!!”蝉儿消失在黑暗中。那幅白绢落在地上,被风掀动着。米河拾起白绢,扶着柱子,泪水夺眶。“少爷……”许久,身后有个声音在唤着。米河慢慢回过头来,见是牛大灶。牛大灶也眼泪汪汪地站着,手中拿着两块帕子!

22.阁楼上。深夜。

没有点灯,米河独自一人默默地站在这间离开才半年多的阁楼里,茫然地四望着。壁上书架如旧,床桌依然,连那悬挂在梁上的“饭绳子”也还挂着,只不过结上了一张蛛网。

窗外月色明亮。他在墙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伸出手,向着影于抚去。影子也在伸着手向他抚来。“是你么?”他问影子。

笆悄忝矗俊庇白游仕C缀拥氖执サ搅擞灿驳那健G缴希ぷ挪醵哪欠拙睢>钌系拿缀釉谖⑿Α

米河看着自己的肖像,手指像蜘蛛的脚似的在墙上爬动起来。

突然,他抬起手,重重地一拳打在自己的肖像上!墙粉纷落。

他猛地转身,扑到那扇四方的石窗前,对着窗外的黑暗大喊了一声:“蝉儿--!”

23.运河长堤上。

蝉儿策着马狂奔着。月光下,马蹄溅起的于尘像白色的烟。蝉儿喊:“明灯法师--!!”喊声被风远送着用p轮高悬在运河上空的月亮像一只白色的灯笼……

24.一座破败的集镇。日。

刘统勋一行的马车顶着火毒的太阳向镇街驶来。干燥发烫的风刮着,卷起满地纸钱。马眼上被糊住了一片纸钱,马嘶叫。刘统勋探出窗来:“老木,停车吧,看能不能找到吃的。”

25.空无一人的石街上。日。

一行人走在这静悄悄的街上,都感到了一种怪异和神秘。周钟张望着,对刘统勋道:“这像是一座空镇。”刘统勋:“上回我从浙江回北京,在这镇里住过一宿,记得这条街上还开着几家客栈和饭铺,现在看来都走空了。”一缕烟在一处矮屋后头冒着。柳含月:“有烟!”庞旺看了她一眼:“如今最能冒烟的地方,是坟前。”周钟:“那烟不是坟烟,是炊烟!”

26·一间饭铺外。

炊烟从铺子里冒出来,可见铺里坐着些人围桌大吃,店伙计是些汉子,沉默着往桌上端送着食物。

刘统勋一行走来。店门外挂着一块板,板上写着三个大字:“卖米肉”。刘统勋站在牌下看了看,问老木:“老木,你见多识广,这‘卖米肉’,是什么意思?”老木:“就是卖米卖肉的意思,错不了!”

刘统勋:“都荒成这样了,这地方还有米肉卖,真不容易。走,大家好好吃一顿。柳姑娘不是几天没吃了么,让店家给熬碗肉糜粥。”

一行人踏进店铺。

27·铺子内。

一行人坐下。几个店伙计打量着刘统勋,见他商人打扮,跟在身边的是些仆人,便相互打着眼色。一汉子过来,低声问道:“诸位远道而来吧?”

刘统勋笑笑:“是啊,这一路上真不好走,到处都是饿死的人,马车走走停停,一天也行不了几十里地。没想到,在你们这镇上还开着这么家饭铺子那烟囱里还在冒烟,实在不易哪!”

那汉子也不多说话,只是问:“敢问客人,带着银子了么?”

周钟解下背着的一个褡裢放到桌上:“别啰苏了,上米肉吧!”

那汉子看了眼后头,一个坐在柜桌里的男人朝他点了下头,汉子便转回脸来问:“要几斤米肉?”

刘统勋:“多上些吧,留些带在路上好吃。”

那汉子:“要老米肉还是嫩米肉?”

刘统勋:“别问了,有啥上啥。”

那汉子:“看客人的样子,也不是头回吃米肉了,这吃米肉的规矩想必也懂。--十两银子一斤,上十斤就是一百两!”

刘统勋皱眉,看看周钟。周钟:“上吧!”解开褡裢,取出两锭大银往桌上一放。那汉子收了银锭,说了声“请等着!”便转身向后门走去。

柳含月问:“店家,茅房在后头么?”

一伙计点了点头。柳含月起坐,向后门的院子走去。

28.后院。

柳含月从后门走出来,便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哭声从一间石屋里传出来,便走了过去。一阵磨刀声在石屋的一侧响着,柳含月探头一看,见刚才问话的那个大汉蹲在狭长的夹廊里磨着一把大斧,不停地往斧上淋着水。

她的心拎了起来。石屋里传出的哭声又问又惨,柳含月踮着脚,从窗口往里望去。这一看,把她吓得差点失声叫起来。

29·石屋内。

两个光着膀子的汉子从麻袋里拎出个女子来。

这女子身子软软的,脸上披着长发,看不清脸面。

两只大铁钩往这女子的胳膊窝里一挂,人便悬空了。

30.窗口。

柳含月紧紧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起来。

31·石屋内。

那两个汉子三下两下将女子的衣裙褪去,对着石屋外喊:“磨快了么?”在外头磨斧的汉子沉声应着,起身进了石屋。

斧在昏暗的石屋里闪着白光。

32·窗外。

柳含月的身子颤了起来。

33·石屋内。

那执斧的汉子头一沉,将辫子往脖上一盘,辫梢咬嘴里,对着那挂着的女子看了看,往身上摸了一会,嘿嘿笑起来。“又是一块嫩米肉--外头在等吃的那几位,让他们捡着了!”他对身边的两个汉子说。边上的一口水缸里,一具赤着身泡洗的女尸被捞起,腾出了地方。

34.窗外。

柳含月此时才知道,“米肉”就是人肉!

她的眼睛惊得滚圆,捂嘴的手颤得厉害。

35·石屋内。

两个汉子大笑着抹去案板上的血水。

一个道;“那卖肉的南方佬说,这女子可是值二十两黄金!”

另个道:“这大灾大荒的,二十两黄金顶个屁哇!快下刀!别磨蹭了!”执斧的汉子操起了斧头,走到那女子跟前。

罢馐鞘裁矗俊敝锤暮鹤影诳聿剑桥有馗峡常蝗徊茸帕耸裁炊鳎栈馗溲ナ傲似鹄础

那汉子拾起的是一卷纸稿。那汉子笑:“这米肉也怪,出门在外也不带金带银,就带着这么一本破纸儿!”另两个汉子在往一口锅里倒水,回头道:“扔过来,正好给爷点柴火!”

执斧的汉子翻了下纸,见上面全是墨字,道:“纸上都写着孔夫子的字哩!这纸烧不得,咱得给自己积点阴德,下回投胎,让孔夫子也教咱认两字!”说着,手一抬,将那卷纸往窗台上一扔。

36.窗外。

纸卷落在窗台上。柳含月伸出手,一把将那纸卷抓到手里。她打开纸,突然惊呆了!纸面上,一行娟秀的墨字:“品月诗笺”。她的手指颤得拿不住纸稿,又翻了一页,“柳品月自赏”几个字扑入眼中,两行泪水立即夺眶而出!

37.石屋内。

烧火的汉子催道:“还不将这菜人砍了下锅!让客人好等!”

执斧的汉子往手心啤了唾沫,举起了斧。

38.窗外。

白∈--!”柳含月突然抓住窗栅,对着石屋里大喊了一声!

刚喊完,她就一头往后倒去……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