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25集

1.行驶的马车内。日。

柳含月在颠簸中渐渐睁开了眼睛。

她一把抓住了身边坐着的人,喊:“住手!住手啊!……”

傲媚铮鹋拢勖且丫肟嵌耍 彼祷暗氖橇跬逞

傲醮笕耍 绷乱话驯ё×跬逞纯奁鹄础

2.一间破庙里。夜。

一堆干草间,柳含月紧紧抱着妹妹柳品月,望着妹妹昏迷不醒的脸,泪水断珠似的滴着,轻声唤:“品月!品月!你还能醒来么?品月,你回答姐姐啊!……”

柳品月失色的脸上没有一丝活气。

3.破庙外廊。

周钟蹲着在烧一堆火,火上坐着一只冒着水汽的瓦罐。他不时地朝路上张望着。

庞旺急步走来,手里拿着一个药包。周钟:“找到药了?”庞旺:“药找到了,药店里的看病郎中也找到了。”周钟:“他人呢?”

庞旺:“在梁上挂着。”

周钟不再说什么,接过药包,将药抖进罐里。庞旺:“不问问这药有没有取对。”周钟:“还用问么?要是你不是行家,会包出这么端正的药包?”庞旺冷冷一笑:“你比我更是行家。”周钟:“把衣衫捞起来!”

庞旺:“干什么?”周钟:“借你一样东西。”庞旺:“什么东西?”周钟:“刀。”庞旺牙关紧了紧,捞起布衫,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递给周钟。

周钟接过刀,从地上取过一截桑树枝,往瓦罐里削着桑皮。

庞旺又冷笑了一声:“桑皮退火,你把缺的那味药补上了。……其实,你不该做车夫的,你该……”

周钟:“给人看病?”庞旺:“不,给人看相!”

4.庙外一堆火边。

刘统勋坐在火前,火上架上一口锅,老木正往锅里放着野草。

老木:“唉,等得天下太平了,柳家两姐妹的这段奇事,刘大人给好好编个戏文,准保比那《救风尘》、《汉宫秋》好看。”

刘统勋在就着火光阅读着那卷诗稿,看得人了神,不由连连叹息着。老本:“刘大人是读到了好句吧?”刘统勋:“老本,你不懂诗,可我读一段你听听,能听出什么味儿来。--你听着。”他念道:

踏遍罗浮路三千,

三山遥指五云边。

此行却被名山笑,

沦落红尘才几年?

老木:“这句儿,像是男人写的。”

刘统勋:“再念一段你听听,还像不像是男人写的?”他又念道:

诗到言情最怕听,

字字皆是断肠铃。

不是飞来白蝴蝶,

又作长句到清明!

老木停下了搅锅的树枝,回过脸来:“这女子心里插着刀啊!”

刘统勋一脸感叹:“此诗只可读上一遍,若是再读第二遍,就该让泪水将那墨字打湿了。柳氏两姐妹,旷世奇女啊!”老木:“就是!奇女子才有奇事儿,这不,姐姐一声喊,就把妹妹从那卖人肉的恶人手中给救了。”刘统勋:“对了,老木,我这会儿还没想明白,人肉怎么就叫做‘米肉’了。”老木:“那几个恶人跪着求饶的时候,我问过他们,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他们说,人是吃米的,所以那人肉就该叫米肉了。”刘统勋的眼里闪起泪光:“咱们,差点吃了一位才女啊!--对了,老木,你快进庙去看看,她醒过来了没有?”老术应着,刚要转身,猛听得庙里传来柳含月的惊喊声:“品月睁开眼了!品月睁开眼了!”

刘统勋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大声道:“老木,备好车!等品月姑娘能动了,咱们就上路!”老木笑:“好!”

5.钱塘县运河大堤上。日。

三辆马车驶来。车窗口,刘统勋在望着堤下那大片大片干枯的田野,脸色沉重如铁。另辆马车的窗口,柳氏两姐妹也在望着渐渐逼近的米镇。

柳含月含着泪:“到了,真的到了。”

柳品月的眼里也噙着泪花:“这儿就是姐姐的家么?”

柳含月:“这儿也是你的家!”

柳品月:“我也有家了?……这真像做梦一场啊!”

柳含月咬着下唇,忍住眼泪:“是啊,真像是一场梦!”柳品月哺声:“……但愿这场梦不要醒来……真的不要醒来……”

米镇苍灰色的瓦楼愈来愈近。柳含月的目光急切起来,向着米镇眺望着。柳含月内心的声音:“米河……怎么不见你的影子啊?”

6.米家老宅灵堂。夜。

素帕白绫的灵堂上,两支白烛高烧。米汝成的灵枢前,跪伏着一地米家老小。米河、柳含月穿着一身麻衣,跪在前面,对着灵枢长长地磕了三个头,抬起了脸。

旁白:“米河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父亲的灵枢运到的当天晚上,他和柳含月的婚事不合时宜地就在灵堂上举行了!到此时他才知道,这一切,又都是父亲的安排!”

庞旺从地上爬起,将供案上的一只盒子打开,取出一张纸,对着灵枢深鞠一躬,回身道:“老爷遗言!--米河、柳含月跪接!”

米河、柳含月再次伏下身去。庞旺清了清嗓,念道:“吾儿米河!吾媳含月!父亲在天之灵,已知二人孝心之诚!”

他的声音一顿,看了看跪着的二人。米河撑地的手指在微颤;柳含月屏气静等着下文。站在灵帐两侧的刘统勋、周钟、小梳子、柳品月、牛大灶也都面色一紧。庞旺又清了清嗓子,继续念道:“古人有挂红为祭、披彩为孝之举,传为佳话!今日,当此老宅设祭之时,亦为新人连理之期!灵前白烛高烧,易为红烛双照!身上素衣重裹,换作红眼再披!”

案盖祝 泵缀用偷靥鸷沽芰艿牧常蠛耙簧巴蛲虿豢烧庋。 

柳含月脸色顿时苍白如雪。刘统勋长长吸了口气,显然深感意外。小梳子惊得要喊起来,被周钟紧紧抓住了一只手。柳品月眼里涌起惊喜的泪花。牛大灶看着左右各人的脸色,自己的脸也随之变化着。

傲醮笕耍 泵缀佣宰帕跬逞蠛暗溃敖袢帐俏腋盖坠槭嘀眨砦⒆樱趺纯梢越枇樘梦樘茫≡趺纯梢员淅崃澄α常≡趺纯梢酝严抡馍硇⒛械穆橐禄簧闲吕傻暮炫郯。。--刘大人,你是我父亲的莫逆之友,也是我米河的父亲!你就发一句话,收回这道成命吧!”

灵堂上一片死寂。米河流着泪,看着刘统勋,哀声:“刘大人!你说一句话吧!”

懊缀樱毙砭茫跬逞丝冢笆郎铣耸ド现裕幕白钪兀俊

米河:“父言最重。”

刘统勋:“生者与死者,谁为大?”

米河:“死者为大。”

刘统勋:“既然知道,还要我再多说么?”

安唬 泵缀恿⊥罚拔也恍排油种械恼庹乓叛允钦娴模「盖撞换岜莆以谒榍叭⑶壮苫椋 

懊咨僖 迸油纳舯淙缣盎姑挥心钔昴牛--跪正了,听下去!”米河紧紧咬着牙关,跪直身子,伏下脸去。庞旺大声念道:“家门之事,自有家法!吾儿若是不从父命,由牛大灶代父行法!”

牛大灶一惊,扑通一声跪倒。

庞旺念:“牛大灶忠心耿耿,定能执法无情!命牛大灶即刻请下家鞭,与管家庞旺左右监婚,督吾儿米河行披红尽孝之礼!”

袄弦〈笤钭衩耍 迸4笤疃宰帕槭嗌羁牧艘桓鐾罚泵ε榔穑±戳四歉こさ谋拮樱诹榍白蟊哒径āP∈嶙拥难劭衾锘纹鹆死峁猓谂4笤畹慕疟成现刂囟辶艘唤牛4笤钔吹眠肿欤床桓医谐錾础

米河的头长伏在地,久久没有再抬起来。柳含月的手指也在颤着,深俯着脸。庞旺重声喊:“换红烛--!”

两个女仆上来,将两支白烛撤去,换上了两支红烛。

红烛点亮,灵堂里顿时红光暖照。

庞旺又重声喊:“换红服--!”

那两个女仆端出两个红木盒,从盒中取出两套大红喜服,给米河和含月披上。米河和含月仍深伏着脸,没有起身。

庞旺喊:“遵老爷之嘱,米少爷与柳含月成婚-一!”

安唬〔唬 绷樘蒙舷炱鹦∈嶙拥募饨猩懊咨僖】焯影桑】焯影。 泵缀优孔挪欢诺氐牧街皇纸艚舻厍鹗种浮

刘统勋:“周钟!将小梳子带出去!”周钟:“是!刘大人!”将小梳子一挟,大步往灵堂外走去。小梳子打着周钟的背,大声哭喊:“米少爷!快逃呀--!你不想结婚,为什么还跪在这里啊!--柳含月!你不要脸!你为什么要嫁给米少爷啊!米少爷不爱你,你难道看不出来么!……”

她的声音响在了宅外,渐渐消失了。灵堂上又恢复了一片死寂。此时响起刘统勋的声音:“米河,柳含月,你们都把头抬起来!”

米河没动!柳含月的身子慢慢直起了,脸上全是泪水!

刘统勋:“米河,我让你抬起身来,是要你看看身边的这个女子!……我知道你在流泪,可你身边的这位女子泪水比你流得更多!知道这是为什么么?是因为她爱你!”

站在红烛旁的柳品月,脸上的泪水长流,颤声道:“姐姐,告诉米少爷,你……真的是爱他的……是爱他的!……身为女子,嫁一个男人很容易,可嫁对一个男人,不容易啊……姐姐,你快对米少爷说,你嫁对了,真的是嫁对了!……姐姐,快说啊!”

柳含月咬着唇,不说话,一任泪水在流。

刘统勋:“米河,我刘统勋今晚上就要离开钱塘的,此时能看到你与柳含月结为夫妻,这是我与你的缘分。……说实话,刚听到你父亲的这份遗言时,我深感惊愕,因为我想不通,你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此时,我想明白了。米河,你把腰直起来,听我说!”

米河不动。刘统勋长叹一声:“好吧,我想,你是在听的。你父亲之所以要让你和柳含月在灵堂上成亲,而且就在今晚,是因为你父亲怕你有任何变故!你,从来没有听过父亲的话!你的书楼那架新装上的楼梯就是明证!”

笆钦馐拢 迸4笤畈寤埃袄弦律僖映鍪槁ィ梦野崖ヌ菥饬耍 

刘统勋:“说来你也许不会信,你父亲这几年在朝中为官,之所以能避险消灾、遇难呈祥,靠的全是柳含月!你如果不信,问问管家庞旺,他都看在眼里!--你还记得我与你在北京分手之时交给你的那封信么?如果你看过了柳含月这封为救你父亲而写给我刘统勋的信,你一定会被她的才气、她的智慧、她的高远明净的气度所折服!她在信中说了一句话,‘上下无别,同寒两知’,就凭着这八个字,我刘统勋自愧不如!”

由于激动,刘统勋咳嗽起来。咳毕,他继续道:“你父亲让你娶柳首月为妻,就是为了让她继续为你们米家掌舵!扶助你米河在官场跋涉之中不跌跤、不栽跟头!在你生死危难关头,靠她帮你全身而退、死里逃生!--米河啊米河,你是绝顶聪明之人,可你,竟然连这也不明白,当着这么好的一位天下难得的奇女子的面,拒绝她对你的一片钟情!也拒绝你父亲对你的一片厚望!”

米河的头缓缓抬了起来,脸上泪水一片。“难道,”米河的声音仿佛在自问,“我不明白么?不,我都明白!柳含月助我父亲的事,父亲在留给我的一封长信中也都写着,刘大人交给我的那封信,我也看了多遍。在我心底里,柳含月不仅冰清玉洁,更是才高德馨!可是,我若是在此堂前与柳含月双双一拜用B么,就会有另一位女子的眼睛哭瞎!……或者你们也不会相信,就在这位女子的眼睛还瞎着的时候,她就画下了我的人像,而且,画得竟像亲眼见过我一样,一丝不差!我问她,为什么会画得这么酷似?你们知道她是怎么回答我的么?她说;因为他是我梦中的一个男人!”

说着,米河将手伸向怀里,取出了那幅白绢,双手举起,大声道:“这就是她画的!你们看吧!这就是她的梦中之人!!”

白绢上的肖像与米河一般无二!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咚的一声,有人晕倒在地。她是柳品月!

7.土路上。夜。

刘统勋的马车停在路边,即将启行。米河在送着刘统勋,周钟在一旁挑着灯笼照亮。刘统勋;“你让柳氏姐妹都伤心了。在那幅白绢下晕倒的,竟然是柳品月,这出乎我的意料。看来,两姐妹虽然同是才女,可姐姐要比妹妹坚强许多。”周钟:“今晚这事,实在不该让品月在场,她从烟花中脱籍而出,本已是一块脆玉,哪能再经得起如此碰磕!”刘统勋:“周钟说得好。米河,往后,不论你是否要娶柳含月为妻,对于两姐妹,你绝对不可轻慢。”

米河:“刘大人放心,我米河是有心肝的人!”

刘统勋:“不多说了,等见过卢大人、顾大人和高大人后,我就该上路了。温宁一带,双层仓之弊尤其严重,所涉官员众多,我怕是一两个月内回不到杭州了。待我走之后,你办两件事,一是将现有的饮水之井都派专人守着,所有取水都用于人饮!”

懊缀右鸦嵬叽笕苏饷醋隽耍 泵缀拥溃瓣饬钢拢肓醮笕朔勺喑ⅲ刖】觳Φ剑 绷跬逞骸拔乙呀龅摹巳恕伦啾ǔⅲ氡卣饬饺找涯艿莸交噬鲜种校噬霞螅ɑ嵊兴俅搿!

米河:“那第二件要办的事是什么?”

刘统勋:“找到两个人。一是小梳子,你对她说,我刘统勋让她受委屈了;二是卢蝉儿,你也告诉他,我刘统勋有一心愿,希望她也像柳含月扶助米大人一样扶助于你!”

米河:“这么说,刘大人是要我与蝉儿结婚?”

刘统勋:“说实话,我如今也与你一样无所适从。留下这个心愿,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点厚爱吧!--就此告别了!”

米河跪下:“请刘大人受米河一拜!”

刘统勋大步向自己的马车走去。跨上车的时候,他又回过脸来。

懊缀樱彼纳艉芮幔盎褂屑拢愕眉亲 !

米河:“刘大人请说!”刘统勋:“好好照顾卢焯大人!”

米河:“照顾好卢烨大人?为什么?”

刘统勋:“别问为什么!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米河:“记住了!”

8.养心殿。日。

砰的一声,一只斗彩参汤盅重重地扔在地上。

按笄骞觥巳恕耍俊鼻〈恿跬逞淖嗾凵咸鹆常劾镆黄崴啊巳恕郑藁故峭芬换靥桨。 

李小山小心地拾着残瓷,退到一边。张六德:“万岁爷,听宣的各部大臣都到齐了,跪在外头呐。”

乾隆:“让他们进来!”

霸 闭帕掠ψ牛タ蠲拧

奥 鼻〉纳粼诓牛罢帕拢愎础!

张六德弓着腰,回到乾隆跟前。乾隆。“你听说过‘菜牛’没有?”

张六德:“奴才听说过,菜牛就是斩了吃肉的牛。”

乾隆:“你听说过‘菜人’没有?”

张六德:“奴才没有听说过菜人,不知菜人为何物。”

乾隆:“那朕就告诉你吧!菜人就是……就是……”突然大声一吼,“将殿门打开!!”

霸 闭帕轮厣挥Γ茏糯蚩说蠲拧C磐猓蛄艘坏氐拇蟪己透鞑恳薄!澳忝翘牛 鼻《宰琶磐獯笊鸬溃安巳耍褪潜徽读说辈顺缘娜耍 

众臣骇绝!乾隆颤声:“菜人,还有个叫法,叫‘米肉’!意思就是吃米长出的肉!人是吃米的,人身上的肉,就被叫做了‘米肉’!”

乾隆脸上泪水滚落,仰起脸,对着殿顶那高高的藻井,长长地叹了声,痛心地继续说下去:“朕做皇上还不满一年啊,朕的臣民就被当成菜人,被当成米肉在屠宰了!……再这么下去,朕的这把龙椅,还坐得稳么?啊?坐得稳么?朕的江山,还会是朕的江山么?啊?还会是朕的江山么?!--谁来回答朕,谁来回答朕啊!”

门外众臣齐声:“皇上恤民,感天泣地!”

安唬 鼻〈笊耙咽腔杼旌诘兀』杼旌诘匕。。 

他重重一摆手,殿门轰然关闭!

旁白;“刘统勋的奏折让年轻的乾隆皇帝真正看到了大清国的虚弱和臣民的苦难。为了抚平自己被深深刺伤的心,乾隆冲动地向全国发了明诏:打开所有官仓,调运所有在途中的漕粮,火速赈济灾区!”

乾隆含着泪,高高抬起了脸。龙柱隆然!

9.养心殿漕房。夜。

膳桌上,一菜一汤一饭。乾隆脸色苍白地坐在桌前,久久地看着面前一双架得整整齐齐的银筷。张六德忍了几次,终于小声催道:“主子,用膳吧?”乾隆垂着眼睛:“天下百姓都用膳了么?”张六德:“皇上不用膳,天下百姓也不敢用膳。”乾隆:“端去!”张六德对着膳房太监一挥手:“撤!”“不是撤。”乾隆仍垂着眼,“是端。把朕的饭菜端到宫外去,让百姓去吃。”

李小山机敏地跨上一步:“主子,奴才来端吧?”

乾隆:“端到宫外,就说,这不是朕的恩赐,是朕的心意!”

李小山:“奴才就照主子的话说!”将皇上面前的这三只金边碗放入托盘中,匆匆走了出去。

暗纫坏龋 鼻〉馈@钚∩秸就#卵!鞍颜馑曜右泊稀!

张六德急忙将银筷取起,轻轻放人李小山托着的木盘里,使了个眼色。李小山匆匆离去。

乾隆这才抬起脸,如释重负般地舒了口气:“这事,李小山办得好!”

10·御膳房。

李小山托着盘走来,见着个在杀鸡宰鸭的小太监,道:“小顺子,接着,把皇上留下的给倒缸里了!”小顺子过来,接了盘,笑道:“今日怎么差上您了?您可是御前太监,这下手活,怎么说也不能劳您的手。”李小山得意地一笑:“小顺子越来越懂事了!赶明儿,李爷给你在皇上面前说说,提你个御膳房的副主事干干!”小顺子:“暧哟,小顺子就这给爷先磕头了!”说着就要跪。李小山:“别别,把这碗里的饭菜泼我身上,你赔我这身袍子?”

小顺子笑着,回身将三碗饭菜往泔水缸里倒了。突然,他身后一声膝盖响,便笑问:“谁抢着跪了?”一回头,顿时吓白了脸--跪在地上的是李小山!御膳房的门口,站着的是脸色铁青的皇上!

显然,乾隆看到了饭莱倒缸的这一幕。“皇上!”小顺子也急忙跪倒。乾隆的脸青得怕人。李小山趴着打起抖来。

半奕媚闼偷焦馊サ姆共四兀俊鼻〉纳粝癖话憷洹

李小山的牙磕着:“回……回主子……”

八悄阒髯樱 鼻”┡半奕羰堑绷四愕闹髯樱蘧偷辈怀商煜氯说闹髯樱--来人哪!”

几名禁军奔来。乾隆:“都推出去斩了!”禁军挟起李小山和小顺子往外走。李小山哭喊起来:“主子!主子!看在奴才伺候主子的份上,饶了奴才这道吧!……主子!主子!……”

小顺子也哭喊着:“皇上!这不怪奴才啊!是李小山让奴才倒的,不关奴才的事啊!”

乾隆的眼睛闭上了。

乾隆内心的声音:“朕知道,朕这么做过分了、可是,朕只有这么做,心里才会好受些。”乾隆猛地睁开眼:“不饶!--斩!”

11.禹村一口正在开掘的井洞里。日。

一双手握着铁锄在挖着,锄柄上都是血。

挖着的是卢焯。“卢大人!”在扒土的王虎林道,“您手上的血泡都破了,您上去吧,这儿,不缺您的一双手!’卢烨:“本官知道不缺我的这双手,可本官的这双手握上了锄把,就会有许许多多人握上锄把!”王虎林:“这倒也是!见大人您也挖起井来了,村里好些想逃荒去的人都留下来打井了。”卢焯:“告诉村里人,皇上拨的赈粮快运到了!再熬些天,就都缓过气来了!”王虎林大声问:“皇上的赈粮还得几天才到啊?”

卢焯:“快则十天,慢则半个月!”

王虎林:“怕是等不得那么久了!村里昨天又饿死了三个!”

卢焯:“你去告诉大家,再怎么着也得挺下去,千万不要外出逃荒!--虎林,你是禹村的庄主,实话对你说吧,眼下拥到杭州的流民,已经躺满了大街小巷!再这么下去,要出事!”

王虎林:“人饿得没法可想,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卢大人,您还是快想办法去催运赈粮吧!”

卢焯:“米大人已经去处州接粮,那儿的官仓听说还能先调出一些来!”王虎林高兴起来:“是么?这么说,等米大人有粮一运到,就能解燃眉之急了!”井上传来喊声:“卢大人!顾大人有请!”

卢焯往手心一啐:“告诉顾大人,没空!”

井上的声音:“顾大人说了,朝廷下来要员了!得由卢大人亲自回杭州去接!”

卢焯皱眉:“什么日子了,还来凑热闹!”他扔下锄,攀着软梯往井上爬去。

12.杭州巡抚衙门大门。日。

卢焯急步走来,衙门堂官在门边迎着。“人呢?”卢烨问。堂官:“在客厅里吃饭。”卢烨:“是六部司官么?”堂官欲言又止。卢烨:“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堂官:“顾大人说,是户部下派的官员。”“户部?”卢焯脸上露出笑容,“好哇,是送赈粮来的吧?”堂官:“卢大人见了就知道了!”

13.衙门客厅。

卢焯推门进来,目光朝厅一扫,顿时一怔。

一张大圆桌旁,围坐着六个身穿八品朝服的苍首老叟,顾琮坐在上首,正与他们谈笑风生着。“卢焊来迟了一步!”卢焯一拱手,走近桌边,“各位请便,不必还礼!”在一张空椅上坐下,那六位老叟齐齐地起坐,操着浓重的乡间土音齐声道:“谢大人隆恩!”说罢,又齐齐地朝卢焯鞠了一躬,然后又齐齐地坐下,齐齐地拿起了筷子。卢焊暗暗一紧眉,强笑道:“六位大人是户部所派?”

六老叟齐声:“是的!”

卢焯打量起六人来,见他们皆是一副忠厚老农模样,手指骨个个粗大无比,指甲只只开裂用防脸上更是黝黑紫红,显然是太阳晒得极多,那嘴里残剩不多的老牙,也是污锈不堪。六人身上穿着的朝服,更是七歪八扭,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他疑惑地望向顾琮。

顾琮笑起来:“卢大人,看不出吧?这六位从户部下来的大人,可是威名四播的‘授官老农’!这六位老农,不仅种田种得好,山上开荒也开得好,堪为万民楷模!朝廷为表彰他们立下的大功,特以八品荣身,准以官服加身,并请这六人到全国各地巡回授学,现身说法,弘扬以农为本之国策,传播广种五谷之经验!”

没等卢焯醒过神来,那六老农又站立起来,操着土音齐声道:“圣上日:好好种田,多收五谷,天下富足也!”颂毕,复又人座取筷。

卢烨苦笑:“如今正是大灾之时,以抗灾保命为要,各位前来浙江授学,怕是有点不合时宜吧?”

顾琮脸一沉:“卢大人这是什么话?正是由于浙江灾情沉重,民心浮动,本官才特意派员从江西将这六位大人从百忙之中请来,意在稳定浙江民心,鼓足抗灾保田之勇!”

卢焯:“顾大人,你可知道仅仅钱塘一县,已饿死多少人么?”

顾琮:“当然知道!”

卢焯:“既然知道,顾大人怎么还不以救人为重,反以保田为要呢?”

顾琮:“田亩不保,何谈保人?难道从田里挖一锄头黑土,就能吃饱百姓的肚子么?”

六老农齐声:“吃土是吃不饱的!”

卢焯觉得与顾琮说下去已无必要,转脸向那六老农,问道:“不知这六位大人打算怎样授学?”

顾琮替六老农回答:“这正是要与卢大人商量的。”

卢烨沉声:“这用得着商量么?--六位大人今日就请回去,我卢烨所辖之区,无处可搭让你们授学的戏台!”

六老农看着顾琮,不知所措。

顾琮的脸也沉下了:“卢大人!你是看不起这六位老农吧?”

卢焯冷笑:“顾大人要我卢焯说实话么?”顾琮:“请说!”

卢焯:“我卢焯,不是看不起老农,而是看不起你!”

说罢,他起身就往外走。顾琮重重一击桌面,怒声:“岂有此理!端的什么巡抚架子!-一来人哪!”几名堂官进来:“下官在!”

顾琮:“把米河找来!听六位大人授学!”

堂官:“米大人去处州运粮了!”

顾琮大喘了一会,道:“火速派人把他叫回来!这第一个需要授学的,就是此人!”

14.路上。日。

烈日下,米河在策马疾驰。路边到处是倒卧的饿尸。

15·巡抚衙门。夜。

米河急步走向顾琮住的屋子。门里传出顾琮猛烈的哮喘声。

米河敲门的手突然停住了。他想了一会,返身往外走去。

16·卢焯宅门外。

米河下马,敲门。

17.卢焯客厅。

灯光里,挂在墙上的刑枷格外醒目。

卢焯:“你来找我,就为了打听这件事么?”

米河:“是的!我必须找到蝉儿!”

卢焯在屋里不无焦躁地踱着:“我问你,你运的粮食呢?”

米河:“处州的官仓已经放赈一空,无粮可运!”卢焯:“那你为什么不去永康看看?那儿是山区,旱情要好些,或许还有仓粮可借。”米河:“我本是在去永康的途中被顾大人叫回!”卢焯:“这么说,那来了六个老头子的事,你知道了?”米河:“传信的堂官已经告诉我。”卢焯:“打算如何去听?”米河:“带着耳朵听!”卢烨:“可你的耳朵该听的是饥民的哭声!”

米河:“请问卢大人,在此大灾之时,若是不去救灾,而是堂而皇之地坐在堂上,架着腿听人布道,这人,还是人吗?”

卢焯:“当然不是人!”

米河:“不是人是什么?”

卢焯:“是狗!”

米河:“很好!明日,我就把一双狗耳朵放在桌上,听那六老头授学!”卢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米河,你总是让老夫感到出其不意!这主意不错,你让人去找一条死狗,把耳朵割下来,给那六老头送去。”

米河从衣袋里取出一个纸包:“我已经在路上带回来了!”

纸里果然是一双狗耳。“这主意只有你米河才想得出!”卢焯笑起来,“--刚才你说什么?找蝉儿?”米河:“是的!我必须找到她!”卢焯:“给我说实话,你和我女儿,到底怎么样了?”米河:“难道蝉儿没有告诉你?”卢焯:“自从蝉儿跟你走了以后,我还没有见到过她!现在可好,你反倒来向我要人了!”

米河一怔:“这么说,蝉儿的眼睛已经复明,卢大人也不知道?”

澳闼凳裁矗俊甭躺碜右徽穑安醵疵髁耍俊

岸裕「疵髁耍 泵缀拥溃笆敲鞯品ㄊθ貌醵疵鞯模 

卢焯一把抓住米河的胳膊:“快带我去谢谢这位明灯法师!”

米河:“法师将蝉儿的眼睛治愈后,又将蝉儿送回钱塘,然后就不知去向了!’庐体:“如此说来,蝉儿是去找明灯法师了?”米河摇摇头:“或许是吧。卢大人,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卢焯:“慢慢说。”

米河:“我与蝉儿小姐有婚嫁之约!”

笆敲矗俊甭绦Φ溃拔以绺貌碌搅耍≌饩浠埃悴凰党隹谖乙惨党隹诹耍 

米河:“可是,我和蝉儿无法践约!”

卢焯:“这当然,如此灾年,你又挑着这么重的担子,自然不能成婚的。不必着急,等渡过了这个难关,我亲自为你们主婚!”

安唬皇钦飧鲆馑肌!泵缀涌醋怕蹋奥笕耍隳茏旅矗俊

卢焯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为何要坐下?”

米河:“我怕你听了我下面的这些话,会在我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卢焯的脸色沉了下来,在屋里急踱起来。米河:“卢大人……”

安槐厮盗耍 甭陶就#舻统料氯ィ澳阕甙伞R怯辛瞬醵南ⅲ嫠呶乙簧!

米河站了起来:“米河告辞!”急步往外走去。

懊缀樱 甭掏蝗缓暗馈C缀釉诿磐庹径ā

卢焯:“是不是……她怀有你的孩子了?”

米河的脸刷地白了。卢焯:“回答我。”

米河沉默。

卢焯:“我知道,除了这件事,你是不会怕我给你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的!把实话告诉我,好么?”

米河紧紧闭着嘴,目光慌乱。卢焊轻轻摇了摇头:“这么说,我是猜对了。”米河:“卢大人,如果这是真的,你伤心吗?”“伤心?”卢焯的声音有些哑了,“如果你身为人父,你是伤心还是高兴?”

米河:“不知道。”

翱晌抑溃 甭痰难劬锍渎松顺安醵挥形艺饷匆桓龈盖祝醵哪盖姿赖迷纾饷葱┠昀矗醵臀遥嘁牢N壹堑貌醵倒绻苷业揭桓龊玫哪腥耍嵛遥唬约荷桓龆樱桓鲅劬Σ幌沟亩印媸钦饷此档模嫡饣暗氖焙颍铱吹剿难劬锸橇髯爬崴摹抑溃彼谝淮翁侥愕纳舻氖焙颍拖不渡夏懔耍桶涯憧醋隽怂梢灾丈硐嗤械哪腥恕蛭龈盖椎闹琅睦锵胱诺氖鞘裁矗彼裁椿耙裁挥辛舾揖透拍阕吡说氖焙颍颐挥信扇巳フ遥挥信扇巳プ罚≌馐俏裁茨兀空馐且蛭野涯愕背闪俗约旱亩樱 

米河的眼睛红了,欲开口,被卢焯制止了。

卢焯:“可现在我已听明白了,你不想再娶蝉儿!你知道她怀上了你的孩子,仍然还是拒绝了她!米河,你……良心何在啊?”

奥笕耍 泵缀友劾锷磷爬峄ǎ澳阆胩医馐兔矗俊

卢焯:“不必解释!现在你该做的,就是找到蝉儿,给我这个做父亲的带个口信。”

米河:“什么口信?”

卢焯:“你告诉她,父亲要她……把孩子生下来!”

米河的嘴唇颤抖起来,泪水涌出眼眶。

18·旷野中。夜。

米河在奔跑着,四处寻喊:“蝉儿--!蝉儿--!我是米河--!你听见我在喊你么--?”他跌倒,又爬起,继续喊。

19.塔里。

米河奔进塔来,摸着黑,大声道:“蝉儿!你告诉过我,法师带你来过这儿!你现在还在这儿么?蝉儿!你说话呀!蝉儿--!你说话呀--!”米河转着身子寻喊。塔内的壁画在米河身边旋转起来。米河一头撞在墙上,额头淌出了血。他奔出塔门,仰着脸大喊一声:“蝉儿--!你在哪--?”

头顶上,一天星子!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