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26集

1.米老书楼内。夜。

形影消瘦的柳含月站在这间到处堆放着书籍和杂物的阁楼里,仿佛要寻找到米河的影子似的,目光在这些东西上流连着。

敖憬悖鄙砗笙炱鹌吩碌纳簦安辉缌耍愀盟恕!

含月苦笑着摇摇头:“姐姐睡不着。”

品月:“你看看墙上自己的影子。”

含月看了看墙,自己的身影细瘦如竹,长长叹了声:“米少爷在这楼里住了三年,天天看着自己的影子,到后来,竟能与影子说话了。可如今,这墙上的影子换做了我柳含月的影子,我也能像米少爷一样,对自己的影子说上一句话么?”

品月:“姐姐要是在这儿住上三年,也会对影儿说话了。”

含月惨然一笑:“三年?姐姐怕是住不满三个月的。”

品月:“姐姐想回北京去?”

含月摇摇头:“北京没有姐姐的家。姐姐的家-…·已经在这儿了……”

品月:“既然姐姐把这儿认做自己的家了,怎么还要离开呢?”

含月笑了笑:“品月,姐姐的事,你不要再管了。姐姐问你,你也想在米家住下去吗?”

品月的眼睛里晃起泪影:“品月自从那年离开姐姐后,就被卖人了青楼,受尽了人间的苦楚,也知道了什么是人间的真情。品月我要不是遇上了白爷,至今恐怕还在那人间地狱里受着煎熬;品月要不是遇上了姐姐,也早就是锅中之肉了。姐姐,品月这辈子该报答的,只有你和白爷了!我曾经想过,等白爷回来,我就去找他,如果他要我,我就做他的妻子,终身服侍于他。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能和姐姐分开!姐姐到哪儿,我也到哪儿,姐姐做什么事,我也做什么事,我与姐姐……同生共死!”

含月眼里也闪起泪光:“妹妹,为什么要这样啊?姐姐救你,是天意;白爷救你,是情分。姐姐知道,你把一个情字,看得比命还重的,你不能为了姐姐,就割断了与白爷的那段恩爱之情!”

品月:“不,在品月眼里,我与你的姐妹之情,重于我与白爷的恩爱之情。”

含月:“这又为什么?”

品月:“我与姐姐,难道不都是命苦之人么?难道不都是生不逢时的路边花么?”

安欢裕∥也攀锹繁呋ǎ 甭ヌ萆希腥嗽谒怠

含月回头去,失声:“小梳子?”

2.楼梯上。

小梳子背着她的大布袋,眼睛红肿着,坐在楼梯上抱着双膝。“你们叹着命苦,可想到我小梳子的命,比你们还苦么!”她背对着两姐妹,顾自说着。品月:“如果你也觉得命苦,那咱们就是三个苦命姐妹了。”

小梳子:“还有一位,比我们三人更苦命。”

含月:“你是说蝉儿?”小梳子:“知道还问!”

含月:“小梳子,告诉含月姐姐,蝉儿小姐如今在哪?”

小梳子:“死了。”

品月一惊:“死了?蝉儿小姐死了?”含月给妹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小梳子道:“含月姐姐知道蝉儿没死。”

小梳子:“你怎么知道?”

含月:“要是蝉儿真的死了,你还会坐在这儿么?”

小梳子将下巴抵在膝盖上:“算你聪明!不过,她真的是死了,是我做梦做到她死了!”

含月:“你做梦只做到一个人死么?”

小梳子回过脸来,看着柳含月:“什么意思?”

含月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笑:“含月姐姐的意思是,你没有梦见含月也死了么?”

小梳子:“梦见了!”

昂担 逼吩陆衅鹄矗靶∈嶙樱惆颜饣笆栈厝ィ 

小梳子:“我真的梦见了嘛!”

品月几乎要哭了:“不,你快说,你没有梦见!”

小梳子嘟着嘴沉默了一会,抬起脸:“真要我说实话?”

品月:“对,你说实话!”小梳子从楼梯上站了起来,看着两姐妹:“我真的做了个死人的梦!可是……可是梦里死的,不是蝉儿姐姐,而真的是……含月姐姐!”

品月的身子摇晃起来,扶住了柱子。含月失血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缕微笑:“小梳子,也许,你的梦……是对的……”品月扶着柱子,身子一软,坐倒在了地上,眼中泪如涌泉,对着含月道:“姐姐……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也不要再折磨苦命的妹妹了……”

3.运河长堤的一间草棚内。日。

一张小桌上,放着米河的那对狗耳朵。六个官服锦绣的老农高高坐在上首的一条长凳上,怔怔地看着面前那孤零零的小桌子和桌上孤零零的狗耳朵。六老头轻声议论起来--

罢舛溆行├赐罚 

熬褪牵》讲潘投淅吹哪浅⒚伲皇撬担硕渚褪撬亩涿矗俊

白龉俅笕说模芤诘汔逋返模 

跋氡啬俏淮笕司驮诿磐馇奖呱峡孔牛 

岸裕「羟接卸崦前焉艉案咝乔酵獾亩湟簿吞搅耍 

静默片刻,那为首的老头便转了下头:“开讲吧?”

被问的老头也转了下头:“开讲吧?”

一个个传问下去后,六老头齐声道:“开讲!”

为首的那老头便站了起来,对着那狗耳朵鞠了一躬,长着声音道:“诸位!本官奉命授学开始!这个……俗话说,木匠的闭眼,不如种田人的屁眼!意思就是,木匠闭着一只眼睛看木头,是直是弯,一眼就看出来了,可是呢,木匠眼睛再好,也不如种田人的屁眼好!种田人翘着屁股在田里种田插秧……看好,就是这样插--!”

往前跨出一步,弯下腰,将官袍一掖,撅着瘦瘦的屁股,作插秧状,那手像鸡啄米似的往地上着,边插边道:“一行五棵秧,插一行退一行,就像是屁眼在管着手,插得笔直笔直……这就叫木匠的闭眼不如种田人的屁眼!……本官经验日:大家种田,种亩好田,种出良田,没有荒田!……”

桌上,狗耳狰狞!

4.钱塘县衙门。日。

米河跪伏在地上,面前是一对狗耳,哮喘不止的顾琮在大发雷霆。顾琮:“大胆米河!本官念你初出茅庐,不善为官,特请六位德高望重之老农为你开讲重农务本之学!可你……人耳不带带狗耳,将那六位朝廷楷模戏弄得颜面扫地!你……你可知犯下的是什么罪么?!”

米河抬起脸:“顾大人说错了!该由米河来问你,在此大旱救灾的紧要时刻,让朝廷命官不去为百姓找粮找水,不去运赈粮开粥厂,不去收葬路尸、安抚流民,却去坐到凉棚里,听人闲说农事!这,犯下的又该是什么罪呢?”

澳悖 惫绥蹲攀种福澳阋桓鲂±簦静换嶂忠豢茫夭换峥岩宦ⅲ┭璨换崴狄痪洌米攀裁幢厩觳睿勘竟俪鲇诤靡猓媚愣门┦轮兀埠檬敌牡辈睿】赡悖范课蘖际Γ峁龀龅氖切┦裁词吕矗--本大人让你找木匠造水车,造出一架来了么?非但没有造出一架,反而擅作主张将那运河大堤上的水车都撤了!本官为保田中余苗,命人运水浇灌,可你竟会同高大人,将运水之村民遣散回家,以致那田苗全都枯焦而死,断了灾后收粮保命之源!凭此二条,本钦差就可摘你的脑袋,更不用说这狗耳代听的死罪了!”

米河:“顾大人不会摘米河的脑袋!因为,顾大人为官四十年,从未忍心摘过人的脑袋!”

顾琮:“本大人正想从你开始!”

安换幔 泵缀右恍Γ肮舜笕耸强诤菪拇鹊娜耍缀釉缇涂闯隽耍 

顾琮硬着脸:“对你不可心慈!你的这对狗耳,差点将本大人活活气死!本大人今日定要罚你!”

米河正色:“顾大人,惩罚之事,可日后再说。米河在此长跪,是为着求你一件事!一件事关朝廷千秋功德的事!”

顾琮冷声一笑:“朝廷的千秋功德,也是你这种不正经的儿戏之人能想到的?”

米河:“顾大人!可知那六位老农此时在干什么?”

顾琮:“还用问,此时正在授学!”

米河:“今日一早,钱塘县衙门大小官员,还有米镇镇长、镇吏、巡捕,乃至里甲长等数百人,都被叫到禹山上去了!”

顾琮:“这正是本大人的意思!”

米河:“这么说,六老农在禹山之上放火烧山、开山种粮,也是你顾大人的意思?”

顾琮:“六老农每到一地,授教各方官吏开山种粮之法,继而推广、民间,实乃为国广积粮粮之策!此次来浙江,就是专程来广传此策的!”

肮舜笕耍 泵缀右涣秤锹侵坝砩搅诮撕樱缃裆站×松缴喜癫荩懵侗硗粒羰窃倏蛲谒桑龅酱笥旰螅巧酵帘叵蛳路蕉鳎咳朐撕硬恢盖蚪猓≌憬衬谏铰颓鸶灾诙啵臼窃撕有钏矗侨缒橇吓┧谥ǎ及ド绞魃讲荩敲矗斡眉改辏馕笄骞滗盍浮⒃税倩酢⒃乇⒐嗯┨锏娜Ю镌撕樱谡憬伪亟荒嗌乘伲拥妆亟嗜黄氚叮『哟参薮妫也凰翟嗽囟偈В抢栽种甑暮樗趾未杉遥亢樗藜遥煜缕癫槐愠闪擞惚钪纾--顾大人,难道这可怕之景,你没有想到过么?”

顾琮震惊:“这……这就是你要说的千秋功德?”

米河:“对!保山就是保土,保土就是保水,保住了水土,就是保住了运河,保住了运河,就是保住了苍生社稷!--眼下这保山之举,不就是千秋功德么?”

顾琮:“你求本官帮你保山?”

米河:“正是!米河求顾大人立即赶往禹山,制止那六老农的愚蠢之举!”

顾琮背着手,踱了一回,道:“本官任过河道总督,治过黄河泥沙,知道河槽淤塞、河底高昂之弊,你说的这些,似有几分道理!可那六位农官,是朝廷表彰的楷模,所到之处,更是有百官千吏迎送之荣,本大人贸然将他们请下山来,失礼且不去说它,要是让这六位农官哭到京城,告我顾琮轻慢蔑视之罪,这就……”

肮舜笕耍 泵缀哟笊溃按笕巳羰钦嫖吮O略撕影倌晡抻荻褡铮笕嗽谇嗍分薪崛绾纹浪担俊

顾琮一震:“说下去!”

米河:“请顾大人撩起官袍下摆,让米河一看!”

顾琮怔了怔,将袍摆撩起一角,露出补丁累累的内衣。

米河:“米河曾听说,顾大人身上的百袖之衣,扔在路上也无人去捡,此时能亲眼见到,米河感佩至深!顾大人素以古名臣为鉴,自然知道那些留传青史之士,都是将固穷为做官第一要义!然而,米河以为,破衣之内若是缺了一根硬脊梁,那么,这身固穷的破衣如何能被支撑得住!”

捌鹄矗 惫绥诹讼率郑成细∑鹆撕榔C缀哟拥厣吓榔稹

顾琼:“蹲下!”米河没动。

顾琮:“知道本官是怎么到的浙江的么?”

米河:“坐着车马而来!”

顾琮:“不,不是坐,是趴!本官的这几口哮喘,非得趴着才缓得过气来。--明白我的意思么?”米河点了点头,蹲下了。顾琮趴到了米河背上:“累不了你!本官的一身骨肉,还不如一身衣冠重,不是么?”

米河直起腰,掂了掂,没想到顾琮竟然轻成这样,心里陡然一酸:“顾大人,你让我想起了我父亲病重之时!”

顾琮:“不对,你父亲不如我,他没有让人驮着的福气!”

米河:“去哪?”顾琮大声:“禹山!”

5.米镇一条临廊街。日。

两只黑蚂蚁在一只小小的手背上爬着,一根草棍在撵赶着蚂蚁去驮一粒饼屑。蚂蚁四下乱跑,怎么也不跑往饼屑边。

玩着蚂蚁的是小梳子,她盘腿坐在石栏上,边抖着草棍边骂着蚂蚁:“犯贱!喂你们食你们不吃,不喂你们,你们到处找着吃!”

靶∈嶙樱 贝忧派舷吕匆蝗耍显毒秃啊P∈嶙踊赝罚Γ骸靶〉蹲樱 毙〉蹲踊忱锕墓牡模檬纸艚舯ё牛ψ排艿叫∈嶙由肀撸实溃骸靶∈嶙樱棺拍源谙胨模俊

小梳子:“想你!”

小刀子:“想我干吗呀?我又不是米少爷!”

小梳子:“你以为我想你这个人哪?别做梦了!我想的是你怀里的东西!”“你真不笨!”小刀子从怀里掏出个饼递上,“给!”小梳子:“哪来的?”小刀子:“是高大人让我送到米少爷家去的。高大人说,米少爷家也已经断炊好几天了。”

小梳子:“忙你什么呀!饿死他们才好呢!”

小刀子:“这么心狠?谁惹你了?”

小梳子:“谁也没惹我,可谁都惹了我!--你看,惹我的人又来了!”说着,拼命将饼子往嘴里塞。

小刀子回头看去,吓了一跳:一群衣衫褴楼的外乡流民沿着廊街拥了过来,见店进店,见屋进屋,像是打劫的绿林好汉。小刀子想起自己身上的饼,急忙装做肚子痛,抱着肚蹲在地上,哇哇地叫。

流民拥过来,有人见小梳子的嘴外还有半个饼没有塞进,扑上来,掰着小梳子的嘴,夺着那饼。小梳子挥手打着,边狠命地咽饼,边用脚指着小刀子,大喊:“夺错人了!这人才有吃的!”夺饼的流民转向了小刀子,一下就发现了小刀子怀里的秘密,将他拎起,把藏着的一堆饼抢得一干二净,然后呼啸而去。小刀子捂着差点被扭断的胳膊,冲着小梳子骂了起来:“小梳子!你不得好死!”小梳子哈哈大笑,一脸得意:“骂什么!小梳子这是在替米少爷放赈!”小刀子狠声:“你放赈?不就是让人抢走几块麦饼么!有本事,就去把富户人家的粮仓开了,这才叫放赈哩!”

小梳子:“如今谁家还有粮食堆在仓里?我不信!”

小刀子:“怎么没有?我听高大人和卢大人在商量着法子,要让杭州府最富的洪家开仓捐粮哩!”

昂榧遥俊毙∈嶙游剩昂榧沂撬俊毙〉蹲樱骸昂榧揖褪呛榧遥搅撕贾菀淮蛱蝗瞬恢赖模 毙∈嶙哟邮干咸讼吕矗骸白撸 毙〉蹲樱骸叭ツ模俊毙∈嶙樱骸叭ズ榧铱郑 

6.米家柳品月房内。夜。

柳品月在灯下研着墨,案上是一叠新写的诗稿。

她刚铺纸要写,猛见一个男人的影子映在窗纸上,不由吓了一跳。“谁?”她问。“我。”是庞旺的声音。品月:“庞管家,还没睡啊?”庞旺的声音:“见到你姐姐么?”品月:“姐姐不在自己的房里?”庞旺:“不在。”品月惊:“她去哪了?”庞旺:“我在问你!”品月急忙起坐,打开了门,又猛地吓了一跳。

庞旺手中,执着一盏白灯笼!

7.运河边的一座庙殿大门外。

柳含月打着一盏红灯笼走来。庙门不远处,几个老头在空地里挖坑葬人,将裹了芦席的尸体扔下坑去。柳含月走到境边,问:“老伯,我一路打听过来,都说米大人上这儿来了,见着米大人了么?”

懊状笕耍俊崩贤返溃肮媚铮闶撬得缀由僖桑俊

柳含月点点头。

老头:“他刚走,这不,这几具尸体,就是他从河边上背来的。”

柳含月:“知道米大人去哪了么?”

老头:“对了,他也像是在找什么人哩,到处在打听。”

柳含月:“是不是打听一个叫蝉儿的姑娘?”

老头:“对对,米大人问,见没见过一位个子高高的、怀着身孕的姑娘。”柳含月一惊:“怀着身孕的姑娘?”

老头:“没错,米大人说,要是见了这个姑娘,就告诉这姑娘一句话。”柳含月急问:“一句什么话?”

老头:“要这姑娘赶紧回家看看父亲。”

柳含月:“就这句话么?”老头:“就这句话!”

8.高高的石桥上。

一红一白两盏灯笼从桥的左右移向桥顶。

灯笼在桥面相遇,一红一白两团灯光定住不动了。

懊妹茫 焙碌纳簟!敖憬悖 逼吩碌纳簟

含月吃惊地看着妹妹手中的白灯笼:“你怎么打着白灯笼?”

品月:“姐姐不见了,是庞管家让我拿着这盏灯笼来找你的。”

含月的脸白了:“庞管家还怎么说?”

品月:“他还说,打着白灯笼,就能找到你了。”

含月的脸上浮起了惨笑。“姐姐,你怎么了?”品月问。

含月:“在庞管家眼里,姐姐已经是个……死人了。”

品月一惊,手中的白灯笼落地。白灯笼沿着桥阶往下滚去……

9·驿馆外。夜。

高斌站在路边,焦急地等着人。一街役喘着大气跑来。高斌:“找到米大人了么?”衙役:“禀高大人,小的把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见不到米大人的影子!”高斌想了想:“再去找找,找到了就告诉米大人,明日不必来送那六老头!”衙役答应着跑开了。

高斌整了整官袍,扶正了顶戴,咳一声,背着手往驿馆里走去。

10.驿馆一间大屋子里。

穿着崭新的八品官袍的六老头齐齐地跪在地上,围着一把扎着黄绸子的开山锄悲哀地哭着。门声响了两下,轻轻推开了。高斌进来,脸上堆起了笑:“暧哟,怎么还在哭哪?六位大人哭了一天了,怎么还没起来吃点东西?来来来,吃饱喝够了再哭,也能哭出点精气神来不是?”

六老头似乎这才想起身后的桌上还摆着白面馒头和几块成肉,将哭声打住了,从地上爬起,搓搓手上的土,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一时间,六个脖子都被撑得一撅一撅地拱着。

奥裕裕备弑笮ψ耪泻簦氨鹂ㄗ〔弊樱庾郎系陌酌媛罚际悄忝堑模 币焕贤罚骸坝芯泼矗俊备弑笠徽中Φ溃骸瓣樱∧险饪伤党倭耍≌馍罡胍沟模夏恼揖瓢。俊

那老头给左右使了个眼色,六只拿着馒头的手垂了下来。

高斌:“怎么不吃了?”

那老头沉着酱红的瘦脸,道:“朝廷发过话的,吾们是来给你们授务农重本之学的,你们不能降低吾们待遇!这一日三顿,顿顿三菜一汤一酒,是不可少的,也是有公文可查的!”说着,从贴肉的内衣里取出一张折叠工整的纸片,打开,双手递给高斌,问:“高大人眼睛老花么?”

高斌:“尚未老花。”

那老头:“这就好,公文上的官印,想必让你认得出了!”

高斌看了看公文,皱起了眉头:“这顿顿三菜一汤,而且还得每饭必酒,要是搁在平常年景,倒也使得。可眼下正是大灾之年,莫说吃菜吃酒,就是吃上一口稀粥,也已是奢望!六位大人此时还有白面馒头吃,已经是……,怎么对你们说呢?各位知道这白面是从何而来的么?”

六老头齐声:“吾们是种田的,晓得白面是种出来的!”

昂呛牵备弑罂嘈ψ帕⊥罚鞍酌娴比皇侵殖隼吹模∥椅实氖歉魑淮笕顺宰诺陌酌媸谴雍味矗 

六老头又齐声:“明白了,是碾子磨出来的!”

高斌:“不!这白面,是卢焯大人、顾琮大人、米大人,还有我高斌大人嘴里省下来的!”

那老头:“各位大人白面省得出,那酒为何省不出?”

胺潘粒 备弑蟮牧成淞耍刂氐匾慌淖雷樱厣溃澳忝鞘鞘裁炊鳎”竟倏丛谀忝亲隽艘槐沧优┓颍茏懦⒈碚玫姆稚希耪饷此藕蜃拍忝牵】赡忝谴┥险馍砉倥圩樱谷欢吮痉至耍谡饴痔勺哦鍪牡胤剑谷灰槐叱宰虐酌媛罚槐呋挂坪龋∧忝腔褂幸坏懔夹拿矗磕训勒夤倥鄞┰谀忝巧砩希桶涯忝亲鋈说牧夹亩几勺×耍--抬起脸看着!”说着从袖里取出一只乌黑的饼子,重重地摔在桌上,“你们自己尝尝,这是什么!是掺着河泥的糠饼子!一把糠两把泥做成的饼子!老百姓吃的,都是这饼子!本大人吃的,也是这狗日的饼子!”

六老头发起愣来。高斌青着脸:“明日一早,你们就离开浙江!自个儿找有酒的衙门住着去!”说罢,双手往身后一背,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门声重重地响了一下。六老头垂着胳膊,又席地坐下,围着那把扎了黄绸的开山锄,呜呜哭了起来……

11.土路上。日。

晨曦的曙色里,两辆载着六老头的衙门马车缓缓转动了轮子。车上,抱着开山锄的六老头还在哭着。高斌背着双手,默默在送着马车远去。身后响起脚步声,跑来的是米河。

案叽笕耍泵缀哟糯笃溃懊缀永闯倭艘徊剑 

高斌的声音格外沉重:“你不该来。”米河:“为什么?”

高斌:“你和顾大人把这六老头从禹山上弄下来,就已经开罪他们了。你和顾大人,都得保全自己。”

米河:“顾大人去了趟禹山,就一病不起了。”

高斌:“我已知道。--我说的是你,我不想让你伤在这些人的手里。”米河:“高大人是在替我当箭靶子了?”

高斌苦笑:“谁让你我是忘年之交呢?米河,你别小看这六支‘农’箭,他们到京里也这么一哭,那些清流言官们,准会把一尺高的折子递到上书房去!--走,去禹山看看!”

12.禹山。

高斌和米河走在这被火烧过的山坡上。

米河抓起一把山土,长长舒了口气:“总算是保住了。”高斌指着那连绵的山峦:“保住的,还有这数不尽的山哪!米河,你恨那六老头么?”米河:“说不清。”高斌:“其实啊,这六个老头儿也挺可怜的,本是多好的庄稼汉哪,可一穿上官袍,就路也走不像了,话也说不全了,连心也慢慢黑了。这,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吧?看来,这官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晚上从那驿馆出来,我真想把自己身上的这身袍子给脱了,好好做个松快自在的人。你看那六老头,不是越活越累,越活越窝囊了么?”

米河:“高大人,你这么保全我,对不起的是你自己!”

高斌:“此话怎说?”米河:“高大人为朝廷忠心耿耿,日月可质!可是,别人的顶子是越戴越重,而高大人的顶子是越戴越轻,才短短七八个月,就被连着降了几回品级!如果此次被这六老头告了,再降上一回,高大人的顶子,还会有分量么?”

高斌笑着摇了摇头,叹出一声:“说来也是,我高斌这辈子,也真的是不容易。考秀才,中举人,中进士,点状元,这么一步步爬了过来,总算人朝做上了官,后来办漕运,治黄河淮河,管户部吏部,苦活累活都摊上了,也总算混上了个二品顶子。可抬头一看自己,这顶子是红了,可头发却是白了,便想着呀,趁着年岁已暮,再为朝廷办几件实事,也算是对得起皇上的一片栽培之恩。可何曾想到……唉,不说了,反正啊,就这么回事了,记着句老古话吧,千金难买老来瘦,做了一辈子官,到老了把品级给做没了,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米河的鼻子一酸:“高大人,六老头的事,你真的不该替我顶罪!我米河已经对不起顾大人了,再让我对不起您高大人,我……我心里好受么?”高斌拍拍米河的肩:“你为官才几日,就替朝廷办着了这么一件功德元量的大事儿了,朝廷要是负了你,心里不好受的,会是我们这帮老臣哪!米河哪,你将这六老头从禹山上撵走,就是替大清国撵走了一个大隐患哪!将来啊,后人会记起这件事的,会说,这钱塘秀才米河,是位忠臣,更是位良臣!在这禹山之上,后人一定会为你立碑的!”

米河一把抱住了高斌,淌着泪道:“高大人!你在我米河心里,已经立上碑了!”

13·杭州城内。日。

街沿上到处躺满了逃荒的难民。小梳子背着她的大布袋,在街廊下走来。她不时地看着店铺的招牌和幌子,与写在自己手心的一个“洪”字对着号。一面写着“洪源大碗行”的幌子在飘着,小梳子叫了起来:“找到了!就在这里!”

她敲起了门板,喊:“喂!洪掌柜!开仓捐粮吧!你伸头看看,这满街满地躺着的,都快饿死了!”

门内没有动静。她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这才发现,地上满是碎碗。她边走边喊:“洪掌柜!你怕什么!我小梳子又不吃人,你别怕,出来……”她的声音突然顿住了。头顶上,吊着一个老头。小梳子伸手摇摇老头的脚,问:“喂,你是洪掌柜么?”

老头身子僵硬。小梳子突然明白了过来,惊声:“你吊死了?”话音刚落,她像疯了似的奔出了店门。

14.店门外。

小梳子狂奔了出来,一头撞在一个男人身上。“没长眼睛啊!”小梳子扯扯衣襟,骂。那男人穿着一身簇新的缎子长褂,戴着顶绸子小圆帽,手里执着一把大折扇,笑起来:“这不是小梳子么?”小梳子抬起脸:“你是谁?”那男人:“我是谁?我是许三金哪!”

小梳子这才认出站在面前的这个春风满面的男人正是许三金,笑了:“怎么了,扒下谁家老爷的缎子大褂给自己穿着了?”

许三金:“什么话呀!许爷刚从京里来,这身上还沾着前门大街的马粪味儿呐!告诉你吧,许爷今儿个当上官了!”

小梳子沉着脸:“当官好啊,抱着根木头当官,不就更好了?”

许三金也不恼,笑道:“抱根木头当官,不就是口棺材了么?这可是人家刘统勋大人的事儿!--小梳子,许爷这回可没骗你,许爷的那身官袍,就在客店里让那店小二拎着哩!”

小梳子双臂一抱:“说吧,当上什么了?”

许三金:“走,前头就是许爷住的客店;回店里再说!”

15.客店外。

小梳子跟在许三金后头,问:“你说,那碗店的洪掌柜,死就死了呗,怎么连这满店的碗都打碎了呢?”许三金笑:“这也不明白,你想想,连饭都没得吃了,还留着碗干什么?”小梳子:“你变聪明了!”许三金:“许爷本来就不笨!”

16.店屋内。

小梳子跟着许三金推门进来,果然看见店小二笔直地站着,手里拎着一身官袍。许三金赏了店小二几个铜子,将袍子往身上一穿,红翎帽往头上一戴,笑着问:“信了不?”小梳子伸出手,用手指捏捏袍上的绣兽:“不会是你自己染的画的吧?”许三金打掉小梳子的手:“什么话!这可是正经的官袍!”小梳子:“说吧,当上什么了?”许三金:“还记得你给米少爷出的那个主意么?”小梳子:“什么主意?”

许三金:“你让米少爷上酒楼去看那些当官的喝酒,猫边上听人家说些什么话,听到有人要托着办事儿,就往那官员的宅门口躲着去,把那送礼的给喊住了,记下那送的东西,记下日子时辰,再记下个名字,等着把事儿积多了,就找那官员,对他说,您老大人的事儿全在我的纸儿上记着,要不要替您给清流言官们捎个信哪?那官员不信,就给说上几件事儿,把他的脸给吓白了,就说,您大人自己看着办吧,要不,你就会同某某大人、某某要臣,给在下捐个官做做,也算是交个朋友了,往后呀……”

氨鹚盗耍 毙∈嶙樱骸罢庵饕馐俏页龅模≡趺矗咨僖约好桓桑媚愀闪耍俊毙砣穑骸罢馐敲咨僖扇遥 毙∈嶙樱骸懊咨僖裁醋约翰桓桑俊毙砣穑骸罢庀氯玫幕疃咨僖芨擅矗俊毙∈嶙有α耍骸捌涫担庵饕庖膊皇俏倚∈嶙酉氤隼吹模俏姨晖返娜怂档模--怎么,有人真给你捐上官了?”

罢饣辜伲俊毙砣鹋淖排圩樱盎跽婕凼担⌒硪缃竦鄙虾拥烙炎芰耍 毙∈嶙有Γ骸罢嬗谐鱿ⅲ趺床坏备龇獾陌炎馨。皇碌氖焙颍导父龉僖ν嫱妫 毙砣穑骸拔铱墒翘嗣咨僖幕埃湃萌烁枭险飧龉俚模 

小梳子:“不会吧?”

许三金:“我没骗你!米大人说,要我当个河道官,把替我捐官的那些人没办成的事,给办了!”小梳子笑起来:“那你还不快去找米少爷!他那儿,正缺人手哩!你去了,他准让你吃上香馍馍!”

许三金:“香馍馍?”小梳子:“对!不过是用糠拌着河泥做的!”

17·街上。

小梳子摊着手心的“洪”字,向路人打听着什么。路人摇头。小梳子失望地走开,突然回头大声骂:“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替你们开仓放赈的!”看看没有人理会自己,小梳子挂下了脸,又往前走去,摊着手心问了起来。

18.洪府大门外。

小梳子看着手心的字走来。府门的灯笼上一个大大的“洪”字。

小梳子笑了,正要奔上台阶,便听得门轰的一声响,走出几位官员来。小梳子急忙躲到石狮后头,探着头张着。从大门内出来的是卢焯。“卢大人?”小梳子差点叫起来,急忙捂住嘴。

送卢伸出门的是个大腹便便的红脸膛老头,脸上堆着笑,拱着手道:“卢大人三番五次光临寒舍,洪某不胜惶恐!”

卢焯也拱了拱手:“如今遍地饿殍,流民塞路,卢某身为浙江巡抚,深感不安哪!所言捐粮之事,还望洪先生鼎力相助!捐粮之后,本大人亲自为洪先生在西湖边立一块功德碑!”

洪先生:“好说!好说!洪某定当勉力!”

卢焯:“那就告辞了!本官在巡抚衙门等你的好消息了!”

洪先生:“不敢!不敢!待洪某去仓房看看,若是确有存粮,一定全部捐出!”卢傅抱拳:“卢某在此先谢过洪先生了!”说罢,卢焯给洪先生鞠了一躬,走向自己的轿子。

小梳子从石狮后问了出来,见轿子匆匆抬走,便奔上台阶,对着正欲关闭的大门喊:“洪先生!洪先生!”

洪先生回头:“什么人?”

小梳子刚要开口,洪先生重重地对左右家丁骂了句:“怎么,连乞丐也管不住了?”几个家了不由分说,一把架着小梳子就往台阶下扔去。小梳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洪府的大门又轰的一声关上。

小梳子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屁股,对着黑漆大门狠狠啐了一口,大声骂道:“洪胖子!小心有人把你也当菜人吃了!”

她一脸懊丧地向一条弄堂走去,踢得地上沙石飞扬。

19.巡抚衙门外。夜。

马蹄声急响,在衙门前停住。米河翻身下马,向衙门大门内急步走去。

衙门司官已在等着,见了米河,手一让:“卢大人让米大人先去西厢房等着。”米河:“卢大人不是有急事传我来见么,他人呢?”那司官:“卢大人在茅房里。”米河似乎明白了什么:“多少时辰了?”那司官:“有一个时辰了!”米河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瓷瓶:“这是高大人让我交给卢大人的菜油,给卢大人送到茅房去,告诉卢大人,手指沾着油抠,或许能解下手来。”那司官接过油:“下官这就送去!”匆匆走了。

20.衙门西厢房。夜。

米河在房里不安地走着。门推开了,卢焯走了进来,笑道:“你可让本官痛快一回了!吃了那河泥拌的糠饼子,这肚里就像结成石头了,怎么也拉不下屎来,要不是用上你送来的菜油,这会儿怕是还在蹲着哩!--坐,坐!”米河站着没动:“卢大人深夜传我来见,必有大事!”卢焯的脸上泛着浮肿的光亮:“米河,流民日增哪!”米河:“我从处州一路骑马过来,都看见了!”“不,”卢焯摆摆手,“我说的是你们米镇!”米河一惊:“米镇的人也都汇人流民了?”卢烨:“不仅是米镇,嘉兴、湖州、长兴一带的灾民,也都在向杭州拥来卢米河松开紧扣的衣领,声音沉重:“这么说,流民所过之处,更是一片狼藉?”卢焯:“据各县急报,这些已陷绝境的流民,如过境之蝗,越汇越多,若是不立即拦阻,一旦拥入杭州城内,与城内现有的流民聚成一团,那么,这杭州城也就该彻底毁了!可要知道,人饿急了,是什么事也做得出来的!”

米河:“流民已成江河之势,该怎么去拦阻呢?”

卢焯:“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办法了!唯一能将流民阻于杭州城外的办法,就是拿出粮食来让他们吃。可是,朝廷的赈粮还刚从通州启程,因运河水枯而不能行船,只能靠车拉驴送,一日也行不得几十里路。”

米河:“我已接到驿报,最快能送到的赈粮,也得在三天之后!”

卢焯:“三天之后,这杭州城里,怕已是一片废墟了!对了,皇上已有六百里加急谕旨下来!”

盎噬显趺此担俊泵缀蛹鄙省B蹋骸盎噬纤担羰橇髅癯煞耍傩星⒕屯砹耍∫魇⊙哺Щ嵬芏酱笕私棺枇髅裰碌弊鐾返却笫拢豢梢蛏杂行傅《鸪商煜麓舐抑置妫 泵缀樱骸盎鹨殉墒疲倜鹨簿湍蚜耍--卢大人,此事让米河去办吧!三天之内,不让流民进城!”

安唬馐履惆觳涣耍 甭棠抗怊龅艘幌隆

米河:“为什么?”

卢焯:“因为我还没有把皇上的一句话告诉你!”

米河:“皇上还有什么话?”

卢坤迟疑了一下:“皇上说,若是流民拥人杭州,浙江衙门官员无一人可免死罪!”米河的脸白了:“这么说,城门若是被打开,杭州城里就无官可活了?”卢焯点点头。

米河急声:“刀已及颈之时卢大人还信不过我米河?”

安灰盗耍 甭探糯肮厣希蜕骸氨敬笕艘H悖 

氨H遥俊泵缀右痪B蹋骸岸裕”H悖--米河,你如今是刑部主事,并非浙江官员!我让你押解几名重犯去北京交差,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从浙江脱身了!--明白我的意思么?”

安幻靼祝 泵缀又厣溃奥笕苏獠皇且颐缀恿僬笸烟用矗俊甭膛骸安唬≌獠皇橇僬笸烟樱潜苊馀惆螅 

芭惆螅俊泵缀铀家唤簦芭闼陌螅俊甭蹋骸芭阄衣痰陌螅 

米河:“这么说来,卢大人对拦阻流民已是没有信心了?”

卢焯红着眼点点头。米河:“卢大人莫非已经认定必死无疑?”

卢焯的声音硬住了:“实不相瞒,流民已经在城下了!”

鞍。俊泵缀哟蟪砸痪傲髅褚丫诔窍铝耍俊

卢烨:“能调动的营兵都已经出城设卡!你或许想象不出,流民是如何往城里冲来的!”

米河:“怎么冲?”卢焯:“抬着死尸冲!”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