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癌”——病中品山 --- 健康日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健康日记

每星期四去张医生那里看病,他的询问很周到,无微不至。因此,我的汇报,要把一周的身体及生活情况从吃饭到睡眠、从心情到“胃情”,像报流水账,尽量全面、详细。为做到“情报”不遗漏,我从抽屉里翻出一本海蓝色封面的、画有卡通人物的笔记簿,要求自己记录每天的身体状况,哪怕寥寥数语,以便保证我的“汇报”确切无误,有根有据。

翻看海蓝色封面,我在扉页上郑重其事地写下四个大字:“健康日记”。接着,便正式开始第一天的记录:

“6月26日。

“看来,这件事早该做,但也为时不晚,赶紧弥补还来得及。

“首先,需要追记两件事:1. 曾茵茵从美国来,在我家住一夜。交谈中,茵茵严肃地劝告我必须化疗,她说,她舅妈和我生一样的病,她详细咨询了,其他任何办法无效。2. 徐老虎带杭州胡庆余堂药业公司的两个小伙子来看我,他们认为依靠中药对身体进行宏观调理的思路和决定都很好,还建议我,去杭州参观中药博物馆。他们其中一个是经理,姓李,他说:中药的疗效确实比较慢,中医俗称‘慢郎中’,急不得,耐心吃药,慢慢调理,顺便磨磨性子、换换心情。

“我不会再动摇。生活,就是各取所需,各走各的路。

“胡庆余堂那两个小伙子所说的‘急不得’是一句忠告。切记,任何动作都要放慢速度。生活的味道、生命的味道都是慢慢品出来的。有一天,儿子对我说的话更生动:‘妈,你看乌龟寿命多长,就因为它干什么都不慌不忙、慢吞吞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难的就是改变习惯。我天生是个急性子,要改‘天生’的东西,难上加难。这一阵,又常犯急躁的老毛病,心一急,胃跟着有反应,昨天半夜又被胃里的灼热感闹醒几次。一闹胃,我心会慌张,忍不住地手忙脚乱,一次次爬起来喝水,希望能尽快压住那种不知原因的‘灼热感’。起床、喝水,来回一折腾,把困意折腾没了,神志清醒,再睡就难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更加心急。恶性循环了。一夜的觉,就像一块床单,被扯成了零零碎碎的布条。”

这是第一天的“健康日记”,虽然杂乱,但写在兴头上,一五一十的还算完整。只是,开了个虎头,卡通簿上有了大半页的字,却再没下文了,后面一直空白着,我不知道自己整天在忙些什么,或者说,我养病的这些闲工夫,都不知闲哪儿去了。

今天早晨,在儿子的桌上又看到这本卡通簿,我不由责怪自己:不写也罢,怎么到处扔?!随手翻开本子,我惊讶地看到,在我几天前写下的“日记”后面,出现了满满两页字,字迹不算端正,但一笔一划都认真,并写一行空一行地留有整齐的间隙,读来舒畅:

“怎么不继续记下去?

“现在,我觉得你比任何人都坚强,比任何人都健康。生命是自己的,生活也应该为自己。

“你不是喜欢自然吗?想象一下吧,躺在草地上看天,那种蓝,还有泥的味道,而任何人、任何东西在你周围都是那么不相称!这时,你是否只感觉自己的存在,还有天和地。无论爱情,无论金钱,重要,也不重要,把它们想清楚,就能走出来,走出自己。

“我看你确实变了,好多了,不仅是身体,还有想法。我不忍心看你病病恹恹的,也不愿意再看到强得万事一肩扛的你。你不应该、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你是自己的。要开心,开心是自己的,别人无法知道。

“也许,我的话说得太自私;也许,我看人生太简单。我就是这样想的:忙碌是人类的,战争是美国的,快乐是自己的。我只追求内心的快乐,近似一种自闭的快乐。

爱你的儿子”

把儿子的两页字读了两遍。

我欣慰地对自己说:“陆星儿,儿子已长成一个健康的男子汉,你没有理由不健康啊,你不是还有一个最强烈的期待嘛:抱孙子!我知道,这期待就是一种对生命的期待,有了这期待,我的‘健康日记’不仅写在‘卡通簿’上,还会深深地刻在心坎上。”

2002年6月30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