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黎小慧的死,给郑永军的调查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种种证据证明,黎小慧就是吴越死之前,和吴越在一起的人。

经过研究,三起案件,包括王化强、钱勇和吴越在内三起凶案,因为死者的死因离奇,且有共同之处,决定成立专案小组。由于黎小慧的特殊身份,加上吴越死之前和黎小慧曾在一起,而黎小慧本身的车祸又处处透出古怪,对黎小慧的死亡调查,也加入了专案小组的责任范围内。

郑永军成为专案小组的副组长,不过,其实案件的侦破,主要还是由郑永军负责,组长是由局里的头头担任,空担个名头罢了。

如果按于翔的推测,黎小慧就是六年前,殷素兰被胁持一案的幕后指挥者,那么,老乞丐张居义的死,可能和黎小慧也有关系。张居义在摔断腿后,曾经看着电视说,要去要一笔债,这笔债很可能就是向黎小慧索取。郑永军想起来和张居义一起做过工的男人说,张居义说要讨债,是在看了本市台的一个新闻节目时说的,而黎小慧正好是本市电视台某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如果按照这个推理,关于六年前的问题则迎刃而解。张居义在说了去讨债后,第二天就失踪了,不久就出现在医院门口乞讨,并且不再说话。如此说来,张居义第二天,很可能是去找黎小慧讨要六年前的那笔钱了。

黎小慧在六年前,让张居义和另一个男人,胁持殷素兰,并答应事后给他们钱,没想到事发当时,另一个男人当场被郑永军打死,而张居义也逃了出去。可能张居义一直都没有机会找黎小慧要这笔钱,直到他腿摔断后,生活无着落,看见电视里黎小慧已经成名,就想起了这笔钱,于是打算向黎小慧讨要。张居义找到黎小慧后,可能黎小慧不愿意付这笔钱,但又怕张居义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如果是这样,黎小慧辛苦挣来的名气,顷刻间就要泡汤。所以黎小慧设法把张居义的舌头切去了一截,让张居义说不出话来,而黎小慧也一定知道,张居义是不会写字的。

但这里存在的唯一问题就是,黎小慧是个女人,怎么有办法把张居义的舌头割断呢?

当然,以黎小慧的关系,要找些男人来对付张居义不是难事。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推测,因为黎小慧和张居义都已经死了,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一切都是黎小慧策划的。但是,也唯有这一个推测,能解释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和张居义留下来的图。

经过调查,黎小慧虽然与吴越的关系不一般,但却与王化强和钱勇两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黎小慧这条线索已经断掉,郑永军决定继续对三个死者身边的人做排查。

同时,根据张居义的身份证号,调查出张居义的身份来。

张居义的身份证号就是本市的,利用电脑调出所有居民的身份信息,其中本市叫张居义的就有89个。经过一一的排查,最终,查出老乞丐是本市市郊一小镇上的居民。

郑永军立即前往小镇。

户籍上登记的张居义的住址,已经在两年拆除了,而在那片地址上,盖起了一个新建的小区。

郑永军找到户籍原址所属的居委会,居委会里是一个年约50岁和一个40岁左右的两个女人。郑永军说明来意,那个50岁的老女人,想了一下,对郑永军说:“你说的这个人,我有点印象,不过,他好像十几二十年前就离开这里了,一直也没见回来。”

正说着,居委会里又进来两个老太太,都年约60岁的样子,看见郑永军在里面,和居委会里两个女人打了个招呼:“怎么,有事情啊,那我们过会再来吧。”说着就准备往外面走。

昂杪瑁温杪瑁忝堑纫幌隆!蹦昙痛蟮呐撕白×肆轿焕咸

吧妒掳。险裕俊绷嚼咸赜肿防础

罢馕皇蔷炀值耐荆床槲收啪右宓氖虑椋忝腔辜堑冒桑俊崩险匀嗔艘幌履源熬褪悄歉龈星伺芰说模Γ伎於炅耍次艺饧切砸膊恢杏茫遣磺辶耍忝前镒畔胂搿!

坝矗切∽影。 焙杪杵擦似沧欤涣车牟恍迹熬焱荆切∽邮遣皇亲隽耸裁椿凳铝耍克刹皇歉龊枚鳌!

在两个老太太和居委会干事的回忆下,郑永军从他们七嘴八舌的对话中,弄明白了张居义大约十七年前离开这里的经过。

那时张居义一家五口人,老婆、儿子、女儿,还有张居义的老母亲,由于张居义一直油手好闲,一家人生活过的并不如意,老婆在外面给人打零工赚点钱,张居义则有时干点什么,有时候就什么也不干。本来虽然生活清苦,好在张居义的老婆能吃苦,也倒勉强过得下去。谁想到,张居义的小女儿,忽然发烧生病,因为没钱看,一来二去就拖成了肺炎。无奈之下,张居义的母亲和老婆东凑西借弄了点钱,张居义的老婆带着孩子去市里一家医院看病。病还没看好,钱已经花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居义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有钱的女人,他把一家老小扔下,和那个有钱女人去广东了。张居义的老婆一时想不开,就在医院里上吊死了,张居义的老婆一死,张居义的母亲也气得病倒了,不久也死了,而那两个孩子,后来被好心人收养了。

班牛嫡啪右宓拇蠖颖灰桓鲆缴昭耍檬掳。雀耪啪右迥切∽邮茏锴俊!崩咸撬坪醵哉啪右搴苁遣恍肌

郑永军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不会是这么巧合吧?两件事情居然能够完全吻合得起来。郑永军连忙问老太太们:“张居义老婆带女儿去哪家医院看病的,知道吗?”

笆幸皆喊桑俊焙杪柰嶙磐废肓艘幌拢拔姨啪右逅杷灯鹄垂!

岸裕褪鞘幸皆海底≡悍押芄竽兀阅呛⒆硬』姑恢魏茫突ü饬恕!本游崂险缘阕磐罚っ骱杪璧募且涿挥写怼

郑永军沉默了,看来,事情不完全是巧合。

于翔曾和他说过,关于王伯的死,和十七年前一个吊死在医院的女人有关。当时于翔偷偷问过郑永军,相不相信有鬼,还以种种事情推断,王伯的死是不是和那个女人留下的女儿有关。

于翔一直在查那个被人收养了的女孩,但却一直没有查到,郑永军没想到,张居义竟然就是吊死在医院的那个女人的丈夫。

张居义后来跑到医院门口去行乞,是不是想找回自己失去的儿女呢?很有可能,他的大儿子不是就被医院的医生收养了吗?张居义是不是知道这些之后,试图认回自己的亲生儿女呢?

郑永军发现这真是一个笑话,事情就好像一张巨大的网,现在发现的每一个线条,居然都纠结在了一起。

澳歉觯啪右迥切∽樱遣皇腔够钭牛克肿隽耸裁椿凳拢俊笨醋胖S谰怀錾父隼咸滩蛔×恕

鞍 丫プ陨绷恕!敝S谰幌朐俣嗨凳裁矗峡炖肟司游帷

澳切∽影。揖椭浪慕峁貌涣耍 敝S谰粘隽司游岬拿牛吞锩娴睦咸锌囊槁凵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