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五章

芭尽保且话驼拼蛟诹成系母芯酰故腔鹄崩钡摹

这是十七年前的一巴掌,父亲满脸怒火的表情,还在于翔的眼前。

于翔被从催眠中唤醒,赵教授正笑眯眯地看着于翔:“找到了你想要的答案吗?”

于翔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坝行┦虑椋チ艘残硎呛檬拢一乩戳耍参幢厥腔凳隆!闭越淌诳醋庞谙瑁熬驮谟谀阍趺慈ヒ恍┦虑榱恕!

七岁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找回来了。

于翔走出青山精神病医院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父亲的那一巴掌,把于翔一下子打懵了,于翔当天夜里就开始发烧。于翔的记忆失缺,可能和发烧有关,也可能和父亲的这一巴掌有关。但这一巴掌,异常的沉重,而且导致了父亲和母亲一生中唯一一次吵架。

于翔没有再去看殷素兰,他觉得无法面对母亲。

接下来,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事情将会怎么样发展呢?

于翔在医院的门口打了一个的,他上车之后,给于飞打了一个电话:“哥,下班了没有?我……刚去看妈妈了……”

敖裉熘簧狭松衔绨胩欤衷谠诩依锬亍!庇诜傻纳艉芷降奥杌购冒桑俊

班拧枰丫即呙咧瘟屏恕!庇谙璧纳艉鋈挥行┻煅剩澳隳艹隼绰穑蚁耄夷懔牧摹!

靶校ツ哪兀俊庇诜苫卮鸬暮苁撬臁

罢腋霭簿驳牡胤剑詈茫蝗说牡胤健庇谙杵涫狄膊恢廊ツ睦铮皇窍牒陀诜商敢惶福诿蝗说牡胤教敢惶福残恚缇陀Ω谜庋隽税桑

于飞似乎沉吟了一会,“那你来我这吧,我们楼顶上有个空中花园,安静,这会上面肯定没人了。”

这样深秋的晚上,天已经有些凉了。

昂谩!

于翔直接打的去了于飞那儿。

于飞买的房子在市郊,很庞大的一个新型小区,里面有条商业街,超市、商铺、菜场基本上一应俱全。这里属于高尚住宅区,房价是比较高的。于飞曾和于翔说,让于翔把于翔住的那房子卖了,也来这买一套,但于翔图于边离酒吧近,小区也算不错,四周又比较繁华。

于翔来到于飞所在楼下的时候,于飞打来了电话,让于翔直接坐电梯上顶楼的空中花园,于飞对于翔说:“我买了点吃的,你还没吃饭吧,上来咱们边吃边聊。”

于翔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于翔看见于飞的时候,于飞手里拿着一罐啤酒。

于翔的记忆中,于飞是不喝酒的。

于飞坐在离楼边很近的一张桌子边,这是一套白色的桌椅,缕空的花纹,很是漂亮。在夏天这里是很热闹的地方,没事的孩子和老人,还有谈恋爱的年轻人,都会到这里来乘凉。于飞以前几乎不会来这里,他更习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于翔在于飞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于飞递过一罐啤酒给于翔。

桌子上摆着几个熟食,有于翔爱吃的卤鸭颈子。

于翔打开啤酒喝了一口,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对于飞说什么。

白源由洗笱В颐切值芰┚秃苌僬庋谝黄鹆恕!庇诜伤底牛肮咝缘赝屏送蒲劬担捌涫担矣Ω枚嗾夷懔牧牟哦缘模坪酰叶阅愎匦牟还话。飧龈绺缱觯媸О堋!庇诜伤底牛α诵Γ涣车奈闹时虮虻氖樯K馐钡难樱嫦裼诤品纾谙瑁趺纯匆埠陀诤品绮幌窀缸印

案纭圆黄稹庇谙璩聊税胩欤潘党鲆痪浠袄础

芭叮俊庇诜捎械阋馔猓窒袷遣缓芤馔猓澳阄裁词虑橄蛭宜刀圆黄穑磕愫孟褚刀圆黄鸬氖虑橐蔡嗔耍热纾阕芡滴业氖榭矗换褂校慊瓜不陡嫖业淖矗腋咧惺毕不赌歉雠⒆樱遣皇蔷褪悄愀嫠甙值模俊庇诜啥鹤庞谙瑁坪踉谒蠢矗谙杌故歉龊⒆印

芭叮夷强墒俏愫茫皇俏腋嫠甙郑憔驮缣噶恕!庇谙杼接诜商嵴饧虑椋膊挥傻匦ζ鹄础5蛔郏牧成殖亮讼吕矗拔宜刀圆黄穑俏移咚晔焙蛩龅氖虑椤!

捌咚辏俊庇诜汕崆岷攘艘豢谄【疲捌咚昵暗募且洌阆肫鹄戳耍俊

拔蚁肫鹄戳恕庇谙璧拖峦啡ィ拔胰肫鹄戳恕杪杩床〉恼越淌冢么呙呤沸蚜宋业募且洹!

拔矣Ω媚芟氲降摹庇诜珊鋈怀こぬ玖艘豢谄坝Ω盟刀圆黄鸬氖俏遥皇且蛭液湍愠臣埽忠膊换岽蚰隳且话驼啤

澳鞘俏宜祷疤至恕

于翔终于记起七岁前的事情了。

那天,妈妈在厨房里喊:“小飞,来帮妈妈去买瓶酱油。”于翔立即向厨房跑去,可是,到厨房时,他才发现,于飞的手里已经拿着钱,准备下楼去买酱油了。

于翔站在厨房门口,拦住了于飞的去路:“妈妈在叫我,你干嘛来?”

于飞没有说话,他捏着钱,看着于翔。

扒遥÷杪枋墙形胰ヂ蚪从偷模 庇谙韬鋈簧焓秩デ烙诜墒掷锏那诜山艚舻鼗ぷ∈掷锏那礁龊⒆釉诔棵趴诰尤凰捍蚱鹄础

安灰蚣堋》伞∠琛甭杪枵抛帕街徽戳擞偷氖帧

于浩风就在这时正好从外面下班回来。

于翔已经把于飞推倒在了地上,于飞没有还手,只是死死地捏着手里的钱。于翔抢不到于飞的钱,就骑到了于飞的身上,他一边去抢于飞手里的钱,一边大声地骂着于飞:“你滚!你是个要饭的,来我们家干嘛?”

于浩风在这时候走上前来,一把把于翔从于飞身上提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给了于翔一巴掌:“再吵你就给我滚!一点也不懂事!”

于翔一下子就懵了。

于翔晚上没吃饭,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不知道什么时候哭睡着的,半夜的时候,于翔就开始发烧了。发烧看好后,于翔七岁前的记忆,就失缺了。

两人半天谁也没有说话,都回忆着于翔七岁那年的事情。

靶》稍词俏业男∶掖竺杏谙瑁俏乙鸬模∶行》桑俏夷棠谈鹆恕恢闭庋邢吕吹摹D憷粗螅揖筒荒茉俳行》闪恕庇谙栊α艘幌拢懊直蝗擞昧耍苁怯行┎环模前桑俊

笆前。涣宋遥乙膊环!庇诜梢残α耍拔宜刀圆黄穑且蛭闫咚昵暗募且洌涫凳俏胰媚慵遣黄鹄吹摹!

笆裁矗俊庇谙璩跃卣糯罅俗臁

小晴的哥哥是被姓于的医生收养的,这个于医生,就是于浩风。只是,这个被收养的孩子,不是于翔,而是,于飞!

于翔在催眠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