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你会在下面看到大腿和脚,上面呢,有一个身躯和一个脑袋。好好想想吧,法夫尔,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

亚当斯贝格走向办公室,试图记住那个警员的面孔。他的脸颊很饱满,鼻子很大,眉毛很浓,傻乎乎的脑袋。鼻子,眉毛,女人:法夫尔。

亚当斯贝格靠在办公室的墙上,面对那个颤颤巍巍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说,“把情况跟我讲讲。你有孩子,独自带着孩子们生活。你住在哪里?”

亚当斯贝格把玛丽丝的回答记在本子上,姓名、地址等,以便安慰她。

罢庑4 字用油漆写在门上,是这样吗?一夜之间?”

笆堑摹W蛱煸缟戏⑾炙械拿派隙加小4 写得这么大。”她把双手分开60厘米的样子,比划着。

懊挥新淇睿棵挥辛裘俊

班蓿小O旅嬗腥鲎帜福壬厦娴淖中∫恍TL 。不,是CLT 。”

亚当斯贝格记了下来:CLT 。

耙彩呛诘穆穑俊

耙彩呛诘摹!

懊槐鸬牧耍壳矫嫔鲜裁炊济挥校柯ヌ菁淠兀俊

熬兔派嫌小:谏摹!

罢飧4 字, 是否有点走样?像是姓名的第一个字母的缩写?”

芭叮浴N铱梢孕锤憧矗业氖植⒉槐俊!

亚当斯贝格递给她一个本子,玛丽丝写了一个大大的4 字,印刷体,笔画饱满,中间的十字又粗又大,像一个马尔他皱叶剪秋罗。竖线上还有两条短短的横线。

熬褪钦庋!甭昀鏊克怠

澳阈捶戳恕!毖堑彼贡锤窨醋疟咀樱嵘厮怠

耙蛭纠淳褪欠吹摹K欠吹模藕艽螅呱嫌辛教醵潭痰南摺D阒朗鞘裁匆馑悸穑空馐堑燎缘募呛怕穑緾LT 是什么东西?”

暗猎粼诿派献鞅昙腔崾中⌒牡摹D愫ε铝耍俊

鞍⒗锇桶偷墓适拢倚拧P资衷谒械拿派隙夹瓷弦桓龃蟠蟮氖帧!

叭绻颐挥屑谴淼幕埃谀歉龉适轮校挥幸桓黾呛拧0⒗锇桶偷奶诒鸬拿派弦沧髁思呛牛胛蟮妓!

澳闼档枚浴!甭昀鏊炕指戳似骄病

澳鞘峭垦唬毖堑彼贡锤袼底牛阉偷矫趴冢耙残硎墙直叩暮⒆用腔摹!

拔以诮智锎永疵挥锌吹焦庋4 字,”玛丽丝低声说,“我从来没有在大楼的门上看到过涂鸦。涂鸦是为了让大家都看见,是吗?”

安灰欢ā0涯愕拿畔锤删弧1鹪傧胨恕!

玛丽丝离开后,亚当斯贝格把那几张纸从本子上撕下来,揉成一团,扔到废纸篓里,然后重新站起来,靠在墙上,在想如何给法夫尔那样的家伙洗脑。太不严肃了,形式上的瑕疵,非常深,很容易被忽略。只希望警队里的人大家都能和睦相处,队里还有四个女警呢!

每当沉思的时候,亚当斯贝格很快就会像死了一样,茫然得如同打盹。几分钟后,他突然轻轻地惊跳起来,在抽屉里寻找写着27个队员的名字的花名册。除了当格拉尔,他想记住所有队员的名字,他低声地背诵着。然后,他在空白处写着:耳朵,粗鲁:诺埃尔;鼻子,眉毛,女人:法夫尔。

他出去喝咖啡。由于遇到了玛丽丝,他没能及时去喝。警队里的咖啡机和自动售货机还没交货,大家争抢着三张椅子和纸张,电工们在给电脑的蓄电池安装插座,窗栅已经安装好了。没有窗栅,也就没有罪犯。工程完成后才能关押杀人犯。不如到外面去幻想,到人行道上去救助精神快要崩溃的年轻女人。也可以想想卡米尔,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看见她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明天回来,或者是后天。他忘了日期。

星期二早晨,若斯弄咖啡渣时就谨慎多了,可以说小心翼翼。他昨晚没睡好,显然是因为没租到那个房间。那个房间一直在他眼前跳动着,却怎么也抓不住。

他笨拙地在桌边坐好,面对着他的咖啡碗、面包和香肠,满怀敌意地打量着他所住的这15个平方米。墙是裂的,床垫放在地上,厕所在楼道里。当然,他每月挣9000法郎,可以找一个好点的地方住,但这些钱差不多有一半要寄到吉尔维克去,寄给他母亲。如果母亲挨冻,做儿子的又怎么能感到温暖呢?生活就是这样,就是这么简单,也这么复杂。若斯知道那个文化人的房租并不高,因为那是别人的屋子,是偷偷地出租的。而且,必须承认,德康布雷不是那种为了巴黎的40平方米就要剥人一层皮的剥削者。丽丝贝特甚至是免费居住的,只是帮他跑跑腿,做做饭,打扫打扫公共浴室,其他都由德康布雷负责,比如说吸尘、清洗公用的桌布、支起早餐桌子。应该承认,那个文化人虽然70岁了,但并不吝啬力气。

若斯慢慢地吃着泡在牛奶里的面包,一边悄悄地听着收音机,怕落下他每天早上都要记录的海洋天气预报。住在那个文化人家里有很多好处,一方面,那里离蒙帕纳斯火车站只有几步之遥;另一方面,那里空间大,有暖气,有床,有橡木地板,有地毯,虽然地毯的边已经磨损。刚搬进来时,丽丝贝特好几天都光着脚在温暖的地毯上走,她觉得很舒服。当然,那里还管晚饭;若斯以前只知道到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只会开牡蛎吃滨螺,所以现在只能天天晚上吃罐头。最后,那里还有睡在隔壁房间里的丽丝贝特。

不,他决不会碰丽丝贝特的,决不会把自己粗糙的手放在比他小25岁的丽丝贝特身上的。

还必须向德康布雷说清楚,他一直很尊重她。丽丝贝特跟他讲过一个很可怕的故事,她第一天晚上躺在地毯上的故事。可那个贵族,眉头都没有动一动。要向他致敬!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风度。那个贵族有这个风度,若斯也有。不需要说明理由。勒盖恩家族中,也许有些粗人,但决不会出强盗。

弱点就在这里。德康布雷把他当作粗人,永远不肯把房子租给他。别梦想了。别再梦想丽丝贝特,也别再梦想晚餐和暖气了。

一小时后,他把箱子里的广告倒出来时,又想起了这事。他马上抓起那个乳白色的大信封,伸进食指,一下就把信封弄开了。30个法郎。价格主动提高了。他扫了一眼文字,懒得把它读完。那个疯子又开始唠唠叨叨,用难以理解的东西来烦他了。然后,他机械地把可念和不可念的广告分开。在第二堆里,有这么一些广告:“德康布雷是个鸡奸者,他自己制造花边小布巾。”和昨天一样,但意思不同。那家伙缺乏创造力,人们很快就会转过身去置之不理的。若斯正想把这个广告放到不可念的那边去时,他的手停住了,比昨天犹豫得久了一些。把房间租给我,否则我就把它广而告之。敲诈勒索,一点没错。

8 点28分,若斯已经准备就绪。大家都各就各位了,就像一个已经演出了两千多场的舞蹈:德康布雷站在门口,低头看书;丽丝贝特在他右边的人群中,贝尔丹在他左边,站在海盗小饭店红白相间的条纹窗帘后面;达马斯站在他后面,靠在达马斯的店里的玻璃门上,离德康布雷4 号房间的女房客不远,那个房客可以说就藏在一棵树后。最后是那些熟悉的看热闹的人,他们像斗牛爱好者一样,围成了一圈。大家好像都已成习惯,找回昨天所站的位置。

若斯开始宣读广告了:

耙唬罢易雒姘呐浞剑锩娌灰泄矗欢爻笫拢孛庞惺裁从茫可系墼谏希谂芯瞿愫湍愕逆蛔樱蝗@衬龋阄裁床焕矗壳朐挛叶阅阕龉囊磺小

署名:贝尔纳;四,在广场上玩滚球游戏输了6 个球;五,卖ZR7750,1999年出产,8500 公斤,红色,有报警装置,防风配件,保护罩,3000法郎。”

人群中有人无知地举起一只手来,表示自己对这则广告感兴趣。若斯不得不停下来。

按艋岫健昂5痢薄偎怠!比羲褂械愦致车厮怠

那个人很快就红着脸把手臂放下了。

傲比羲菇幼判粒拔也⒚挥性谌庵校黄撸罢冶热担苋砍ǹ哪侵郑兄匦涂ǔ敌惺恢ぃ幽芸6 个比萨;八,敲鼓的年轻人,下次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九……”

德康布雷急于听到学究的那个广告,其他广告就听得不是那么专心。丽丝贝特记下有人要卖普罗旺斯的草本植物。终于到了播海洋气象的时候,德康布雷准备好了,抓住手心的铅笔头。

啊叩桨思吨鸾ゼ跞醯轿宓搅叮挛缥鞑康厍氐饺轿寮丁:@撕芨撸笥昊虮┯昙跞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