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章

他拢起倒洒在地上的黑色粉末,用手指捻了捻,然后在裤子上擦干净手。

笆翘糠郏彼嵘担罢饧一锱龉咎俊!

翱掌幸灿小!庇懈黾际跞嗽彼怠

亚当斯贝格扫了一眼四周,问:

八囊路兀俊

暗煤煤玫模荚诜考淅铮钡挛担靶诱肫氲胤旁谝巫拥紫隆!

懊挥卸鞅淮蚶茫棵挥星怂俊

懊挥小R残硎锹謇镂套约焊资挚拿牛残硎悄羌一锿低档厍丝怂N蚁胛颐嵌记阆蛴诘诙纸馐停绻钦庋幕埃虑榫图虻ザ嗔恕!

澳敲此担资质歉鲎遥俊

耙坏忝淮怼D醢愕乜獠皇窃谘@镅У玫降摹D羌一镆残碜危送Τな奔洌阋栽诶锩嫜Щ峥H绻钦庋幕埃Ω糜邪傅住V灰粝氯魏魏奂#忝呛芸炀湍茏プ∷5溉绱耍堑彼贡锤瘛!

三个技术人员在一声不响地忙着,一个在检查尸体,一个在检查锁孔,还有一个在检查家具。亚当斯贝格慢慢地在房间里踱步,然后走进浴室、厨房和卧室,卧室很小,但很整洁。他戴上手套,机械地打开衣柜和床头柜,又拉开五斗橱、写字台和碗柜的抽屉。只有厨房里的桌子有点乱,他停了下来,发现桌上有个乳白色的大信封,斜放在一沓信件和报纸上。信封是被一下子拆开的,他察看了很久,没有碰它,等待那个形象在脑海中重新清晰起来。记忆离得并不怎么远,一两分钟的事。只要亚当斯贝格的记忆无法准确地记起姓名、书名、标志、字体、句法以及与那段文字有关的一切,它所呈现的图像就越丰富。亚当斯贝格具有超强的视觉能力,能够捕捉到整个生活场景,从透过云层的光线到德维拉尔衣袖的扣子掉了一个,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形象被重新组织了起来,非常清晰。德康布雷正在警队里,坐在他面前,从一个厚厚的乳白色信封里抽出一摞“特别广告”,那个信封比一般的信封大,是用灰白色的双层绸纸做成的,和他现在看到的放在报纸堆上的信封一模一样。亚当斯贝格示意摄影师过来拍照,自己则翻着笔记本,寻找那个摄影师的名字。

靶恍唬吞嘏怠!彼怠

亚当斯贝格拿起信封,把它打开,里面是空的。他又看了看旁边的那沓信件,一一检查它们的信封,都是用手指撕开的,里面的信也都还在。在垃圾篓里,邮戳上的日子都是三天以内的,还有两个被撕碎的信封和几张被揉皱的信纸,但每张信纸的尺寸都与乳白色信封的尺寸不同。他站起身来,把手套扔到水里,陷入了沉思。那个人为什么要保存这个空信封?为什么不迅速地用手撕开信封,就像撕开别的信封一样?

他回到大房间里,技术员们已经检查完毕。

拔铱梢宰吡寺穑匠ぃ俊狈ㄒ轿剩驹诘挛脱堑彼贡锤裰溆淘ゲ痪觥

白甙伞!钡挛怠

亚当斯贝格把那个信封放到一个塑料袋里,递给一个警察。

鞍阉捅鸬亩饕黄鹚偷绞笛槭摇!彼担疤乇鹛崾荆杭薄!

一小时后,他与尸体一道离开了那栋大楼,留下两个警官在那里询问住户。

十七

傍晚五点,警队的23个警察集合在一起,瓦砾中摆了几排椅子,他们围着亚当斯贝格坐着。只缺诺埃尔和弗罗瓦西,他们俩在埃德加- 基内广场监视,还有两个警察在让- 雅克·卢梭路值班。

亚当斯贝格站着,在刚刚粉刷过的墙上用图钉钉了一张大大的巴黎地图。他不声不响地查阅拿在手里的名单,把红头的大图钉钉在14栋已被写上4 字的大楼上,而蓝头的图钉则钉在发现死者的第15栋大楼上。

8 月17日,”亚当斯贝格说,“有个家伙来到了地球上,想破坏全人类。我们就把他叫做CLT 吧。CLT 没有马上扑向第一个遇到的人,而是从一个句子开始,为了准备这个句子,他几乎花了一个月,也许这个句子事先早就准备好了。他同时在两条战线上发起了进攻:一号战线,他选择了巴黎的几座大楼,晚上,在楼内的门上用油漆写上黑色的4 字。”

亚当斯贝格打开幻灯,巨大的反写的4 字出现在白色的墙壁上。

罢飧4 字非常特别,它是反过来写的,下面很大,竖线上有两条杠。每个4 字都有这些特点。右下方还有三个大写的字母CLT 。与4 字相反,这些字母非常简单,没有任何装饰。这个4 字出现在楼内的所有门上,只有一扇除外。这种选择完全是偶然的,选择大楼的原则似乎很随意。11个区都出现了这些4 字,无论是临街的大楼还是小巷中的小楼都未能幸免。大楼的门牌变化多端,有单号,也有双号。大楼本身也是风格不一,各个时代的都有,有的豪华,有的破烂。可以认为,CLT 故意选择各种各样的大楼,好像想就此告诉众人:他可以侵犯全人类,任何人都没有例外。”

白』兀俊币桓鼍煳省

氨鹱偶保毖堑彼贡锤袼担罢飧龇葱吹4 字,它的意思已经清楚地被解密了:那是过去用来作为避邪物、保护人们不受鼠疫侵袭的一个数字。”

笆裁词笠撸俊庇钟腥宋省

亚当斯贝格一下子就认出说话的是那个皱眉头的警察。

胺ǚ蚨笠咧挥幸恢帧5备窭胗萌鼍渥蛹虻ソ樯芤幌隆!

笆笠哂1347年在西方爆发,”当格拉尔说,“5 年内,给欧洲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从那不勒斯到莫斯科,没一个城市能够幸免,3000万人死亡。人类历史上的这一可怕插曲叫做‘黑死病’。这一叫法对于认识我们的调查非常重要。来自……”

叭鼍渥印!毖堑彼贡锤翊蚨系备窭幕啊

昂罄矗芷谛缘爻鱿郑负趺渴昃鸵淮危恍┑胤酵耆馐茉帜眩钡18世纪才灭绝。中世纪和现代我就不提了,东方也不提了。”

昂芎茫灰偬崃恕U庾阋匀么蠹颐靼孜颐窍衷谠谒凳裁戳恕@沸缘氖笠撸宓绞炀腿媚闼酪桓鋈说氖笠摺!

听了这话,大家都窃窃私语起来。亚当斯贝格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看着地面,等待大家平静下来。

叭- 雅克·卢梭街的那个人死于鼠疫吗?”有个人问,他好像不太相信。

罢馕掖艋岫偎怠5诙较撸和8 月17日,CLT 在公共场所抛出了他的第一份宣言。他看中了埃德加- 基内- 德朗布尔的十字路口,有个人在那里重拾一个古老的职业——广告宣读员,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右边有人举手。

澳鞘鞘裁赐嬉舛俊

澳侨嗽谑魃先找构疑弦桓鱿渥樱嗣前岩嫉亩魅嚼锩妗W魑乇ǎ蚁耄幸坏阈〕杲稹P凉愀娴娜嗣刻烊稳〕瞿切┒骼炊痢!

罢饧蛑庇薮兰恕!庇腥怂怠

耙残硎钦庋獠淮恚毖堑彼贡锤袼担安⒉槐嚷糇趾吐艋ǜ馈!

盎蛘咭膊槐鹊本旄馈!弊蟊哂腥怂怠

亚当斯贝格找出了说这话的人,那是一个小个子,脸带微笑,头发是灰色的,但四分之三已经秃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