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十九

亚当斯贝格来到夏斯勒街的一栋破旧的楼房前,楼房又高又窄,与马路隔着一块荒地和一片高高的树林。真想不到在巴黎市中心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亚当斯贝格满心欢喜地穿过荒地和树林,前来开门的是个老人,满脸笑容,但笑里有种讥讽的味道。他笑眯眯的,与德康布雷完全相反,德康布雷好像与快乐无缘似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木勺,用勺柄指着路,要亚当斯贝格跟着他走。

跋热ゲ吞!彼怠

亚当斯贝格走进一个大房间,里面有三个高大的扇形窗户,还有一张长桌,有个扎着领带的人正在桌边用布和蜡在擦桌子,动作麻利,十分专业。

拔医新牢靼病さ挛ざ撸蹦侨朔畔伦啦迹晕医樯艿馈K钟辛Γ粝炝粒骸奥砜艘换岫屠础!

霸挛掖蚪亮四悖崩先怂担跋衷谑锹牢靼哺雷哟蚶氖奔洹C话旆ǎ馐枪婢亍!

亚当斯贝格在一张长木凳上坐下,没有说什么。老人在他对面坐下,一脸喜悦的神情,好像美好的时光马上就要到来一样。

鞍ィ堑彼贡锤瘢崩先诵老驳厮担袄吓笥讯疾患堑昧耍坎辉俅蛘泻袅耍坎幌褚酝茄ハ嘧鹁戳耍俊

亚当斯贝格惊讶地细细打量这个老人,绞尽脑汁地回忆。肯定不是昨天遇到的。起码要10分钟才能想起来。德韦尔努瓦手里拿着桌布,放慢了动作,轮番看着两人。

拔铱疵槐洌崩先丝车匦ψ牛幼潘担罢獠⒚挥蟹涟憬悠胀ň焐搅讼衷诘奈恢谩1匦氤腥希堑彼贡锤瘢闶翘焐〉没曰统晒Φ摹?ɡ茁“讣髂钒讣呃实吕锴够靼福褂行矶嘀钠锸咳儆共凰阕罱姆峁ξ凹ǎ缋漳诙福房低夹咨卑福匾涟浮W:啬懔耍匠ぁD憧矗曳浅9匦哪愕墓ぷ鳌!

拔裁矗俊毖堑彼贡锤窨挤朗亍

耙蛭以谧聊ィ鞘窍肴媚闼阑故窍肴媚慊睢D憔拖翊绮莶簧牟莸厣系囊恢暌跋阋肚郏闾渚擦耍淠耍堑彼贡锤瘢惴涟舜蠹摇N蚁耄庖坏隳阒赖帽任仪宄D阍诰炀峙芾磁苋ィ拖褚桓龅釉诰蔚母褡永锕隼垂鋈ァC蝗丝刂埔参薹ǹ刂啤J堑模以谙胨腔岵换崛媚忝俺隼础D阕瓿隼戳耍馓昧恕N也幌衲隳敲从性似谴×宋遥樽剂宋摇!

鞍⒍ⅰね嗨估铡!毖堑彼贡锤襦厮担吹秸庹爬狭惩蝗槐涞蒙桓23年前就当了警长的人,爱挖苦人、自负、浑身充满了活力。

澳阆肫鹄戳恕!

霸诎B奘 !毖堑彼贡锤袼怠

笆堑摹D歉瞿昵岬墓媚锵Я恕D阍谡饧律贤耆谕蚜恕H嗣窃谀崴垢圩プ×四歉黾一铩!

拔颐窃诠袄认乱黄鸪怨埂!

俺哉掠恪!

笆堑摹!

拔蚁牒缺疲蓖嗨估照酒鹄矗担爸档们旌匾环!

奥砜耸悄愕亩樱俊毖堑彼贡锤窠庸票省

八俏业闹抖脱印K梦易≡诩胁憷铮歉龊煤⒆印Q堑彼贡锤瘢阋溃掖Υυ馊颂盅幔拖衲愦ΥΥ悍绲靡庖谎N疑踔帘纫郧案萌颂盅崃恕D隳兀悍绲靡饬耍俊

拔也恢馈!

暗笔本陀泻芏嗍虑槟悴恢溃愫孟癫⒉痪拧D愕秸饫锢凑沂裁矗空夷悴恢赖亩鳎俊

罢乙桓鲂资帧!

昂臀业闹抖泄兀俊

昂褪笠哂泄亍!

老旺多斯勒摇摇头。他抓住扫把,在天花板上敲了两下,那个地方已经被他打得掉了很多石灰。

拔颐钦饫镒∽潘母鋈耍崩贤嗨估战馐退担岸技吩谝黄稹G靡幌率墙惺ヂ淼俣颍涣较率墙惺ヂ砜耍蝗率墙惺ヂ揽耍褪钦米抛啦颊驹谡饫锏哪歉鋈耍凰南率墙形摇F呦拢兴械奶焓苟枷侣ァ!

旺多斯勒扫了亚当斯贝格一眼,放下手中的扫把。

澳愫孟衩挥惺裁幢浠俊彼剩笆裁炊佳共坏鼓悖俊

亚当斯贝格笑了笑,没有回答。马克下来了,把他让进餐厅,然后绕过桌子,握了握探长的手,又气愤地看了叔叔一眼。

澳愫孟袷蔷觳榛Э谒频摹!彼怠

昂鼙福砜耍23年前,我们在一起吃过章鱼。”

霸诨炻业恼胶颈摺!甭牢靼驳米啦迹嵘厮怠

亚当斯贝格看着眼前的这个鼠疫学家。小旺多斯勒身体瘦长,有点神经质,头发又黑又硬,长得像印第安人。他全身的衣服都是深色的,只是皮带有点耀眼,他手指上还戴着银戒指。亚当斯贝格注意到他穿着带扣的黑色靴子,沉甸甸的,很像卡米尔的靴子。

叭绻阆虢幸怀∷饺颂富埃彼匝堑彼贡锤袼担拔蚁胛颐堑玫酵饷嫒ァ!

昂冒伞!毖堑彼贡锤袼怠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