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七章

澳闶欠裼龅绞笠呶侍饬耍匠ぃ俊

白既返厮担且桓鍪笠咦椅侍狻!

熬褪悄歉鲂4 字的人?”

笆堑摹!

昂妥蛱斓乃勒哂泄芈穑俊

澳憧茨兀俊

拔铱从泄叵怠!

拔裁矗俊

坝捎诤谏钠し簟54 字是用来抵抗鼠疫而不是带来鼠疫的。”

澳怯衷趺囱俊

八晕揖醯媚愕哪歉鍪芎θ嗣挥械玫奖;ぁ!

懊淮怼D阆嘈耪飧鍪值淖饔寐穑俊

安幌嘈拧!

亚当斯贝格遇到了旺多斯勒的目光,他的目光好像很真诚,但又有点愤怒。

安槐任壹降幕ど矸⒔渲浮⑼炼溆瘛⑼馄怕獭⒑毂κ约笆僦秩嗣且晕芷鸨;ぷ饔玫募槲锔杏茫切┒飨匀槐4 字贵重得多。”

叭嗣谴鹘渲嘎穑俊

坝刑跫鞫即鳌S星撕苌偎烙谑笠撸遣⒉恢辣;に堑氖欠孔樱堑姆孔油芗峁蹋鲜蠼蝗ィサ亩际侨恕K歉嘈攀枪笾氐淖晔谄鹱饔茫呵钊瞬淮鞅κ运撬懒恕W晔峭踔型酰亲罴训幕ど砦铮喝嗣侨衔晔髟谧笫帜鼙苄浊骷远┗榈氖焙颍星哪凶酉肮吒椿槠匏鸵豢抛晔镏惚茉帜选

这是传统,但现在人们都忘了为什么,也忘了4 字的意思。”

暗资置煌K谴幽亩⑾值模俊

笆樯希甭砜恕ね嗨估占鼻械厮担叭绻阄实氖钦飧鑫侍猓匠ぃ乙残砟馨锷夏愕拿Α!

拔沂紫扔Ω梦誓悖瞧谝话胍沽降阕笥夷阍谀睦铮俊

澳鞘切咨卑阜⑸氖奔渎穑俊

安畈欢唷!

法医判断受害者死亡的时间是在1 点30分左右,但亚当斯贝格希望留有余地。旺多斯勒往后捋了一下又硬又直的头发,问:

拔裁匆庋饰遥俊

昂鼙福嗨估铡:苌偃酥勒飧4 字的意思,很少很少。”

罢夂芊下呒砜耍崩贤嗨估詹寤八担罢馐撬墓ぷ鳌!

马克气愤地挥了一下手,然后站起身来,抓住扫把,敲了一下。

笆且ヂ淼俣蛳侣ァ!崩贤嗨估战馐退怠

大家在沉默中等待着,寂静中只有吕西安洗碗碟发出的声响,他对谈话不感兴趣。

一分钟后,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走进门来。他奇胖无比,只穿着一条宽大的长裤,腰上扎着一根绳子。

八椅遥俊彼沟蜕粑省

奥淼俣颍瞧谝话胍沽降阄以诟墒裁矗空夂苤匾灰宜怠!

马蒂厄想了一会儿,皱了皱稀疏的眉毛:

澳闳レ偬桃路チ耍乩吹煤芡恚畈欢10点才回来。吕西安给你弄了点吃的,然后他便和弗罗迪回自己房间去了。”

笆前C桌觯皇歉ヂ薜希甭牢靼沧砝淳勒溃澳憷鲜羌遣蛔∷拿郑馓愀饬恕!

拔颐怯虢谈复蛄肆骄峙疲甭淼俣蚪幼潘担八320 法郎,然后就去睡了。

你开始给布兰太太然后是德鲁耶太太烫衣服。半夜一点,你收起烫衣板,想起第二天还要交付两副床单。我过来给你帮忙,我们在桌上把两副床单烫完了,我用的是老熨斗。

两点半,我们把床单叠好,分开两包包好。我们上楼睡觉时,遇到了下来撒尿的教父。”

说完,马蒂厄又抬起了头。

八鞘非笆费Ъ遥甭牢靼苍谙赐氤嘏员咚担笆歉鲆凰坎还兜娜耍憧梢韵嘈潘!

拔铱梢岳肟寺穑俊甭淼俣蛭剩拔艺谡扯髂兀 

叭グ伞!甭砜怂担靶恍涣恕!

罢扯鳎俊毖堑彼贡锤癫唤獾匚省

八谡车亟牙锏氖非办菔频氖鳌!

亚当斯贝格摇摇头,他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根本弄不懂这屋子是干什么的,也弄不懂屋里的住客在干什么。显然,要在这里干一段时间才能明白,但这不是他的事。

奥淼俣虻比豢梢匀龌眩甭砜恕ね嗨估账担安还绻阍敢獾幕埃憧梢苑直鹞饰颐谴驳サ难丈K豢赡芨谋淙掌凇N疑踔猎诘诙煸缟暇桶汛驳ニ偷搅松惩呶髀22号的图森太太家。你可以去核实。我白天翻晒,晚上熨烫,第二天送回去。两床浅蓝色床单,上面印着贝壳,还有两床印着棕色的玫瑰,反面是灰色的。”

亚当斯贝格摇摇头,仆人的证词无懈可击。这家伙对洗衣铺很熟。

昂昧耍毖堑彼贡锤袼担拔野咽虑楦慵蛞鹗鲆幌掳伞!

亚当斯贝格讲得很慢,花了25分钟才把4 字的故事、宣读广告的若斯和昨晚的凶杀案讲完。旺多斯勒父子听得很认真。马克一边听,一边点头,表示肯定。

跋衷谀忝媪俚模毖堑彼贡锤褡詈笞芙岬溃笆且桓龃ナ笠叩娜耍币彩且桓霰;ふ撸运砸晕鞘澜绲闹魅恕U饪吹贸隼矗⒚髁颂嗟亩鳌!

罢馐鞘裁匆馑迹俊毖堑彼贡锤穹始潜荆省

懊康庇龅绞笠撸甭砜私馐偷溃叭嗣蔷痛笪只牛パ罢摇中恰罢胰思涓檬艹头5淖锟鍪祝比唬系鄢狻K侵揽掌廴臼亲锟唬俏薹ǔ头?掌K运茄罢摇笠叩拇フ摺冈鹩腥税讶砀唷⒂臀壑嗟亩魍磕ㄔ诿帕濉⒚潘⒙ヌ莘鍪趾颓矫嫔希佣ピ帜选R桓隹闪募一镏灰恍⌒陌咽职丛谇矫嫔隙加锌赡茉斐墒怂劳觥R丫行矶嗳吮坏跛懒耍嗣前阉墙凶龃フ吆臀廴菊撸谌死嗬飞希永疵挥幸桓鋈讼牍歉烧庵质掠惺裁春么ΑD忝窍衷谟懈龃フ撸馐呛廖抟晌实摹5⒎撬嬉獯ィ唤ヒ蝗耍;て渌矶嗳恕K巧系郏渥派系壑帧W魑系郏≡袼叩娜恕!

拔颐窍胫浪斜谎≈械娜酥溆惺裁戳担衷诤廖藿峁!

坝写フ呔陀写ッ浇椤C浇橛惺裁从媚兀磕阌忻挥性诒恍瓷4 字的门上找到软膏的痕迹?门锁上呢?”

拔颐敲挥姓摇C浇橛惺裁从茫芎φ呤潜黄赖摹!

拔已八迹谒穆呒校蝗衔约菏切资帧H绻约合肷比耍兔槐匾嘣煊泄厥笠叩恼庵种止适隆K昧艘恢衷帜炎魑浇椋旁谒退鸬娜酥洹

杀人的是鼠疫,而不是他。”

澳切┕愀婢褪谴幽嵌吹摹!

八造乓姆绞讲呋笠叱∶妫咽笠叩弊鍪羌唇⑸氖虑榈奈┮蛔锟鍪住

这样,他必然需要一个媒介。”

疤椤!毖堑彼贡锤裢贫纤担白蛱欤业囊桓鲋直凰勒呱砩系奶橐Я恕!

疤炷模椋磕歉鍪芎φ呱砩嫌刑椋俊

马克突然站起来,双手插在裤袋里,不安地问:“什么跳蚤?猫蚤?”

拔也恢馈N胰萌怂偷交槭一槿チ恕!

叭绻敲ㄔ榛蚴枪吩椋蔷兔皇裁春门碌模甭砜搜刈抛辣啧獠剑八敲皇裁从谩5绻抢鲜笊砩系奶椋绻羌一镎娴娜美鲜笊砩系奶槿旧狭耸笠卟【缓蟀阉欠诺酱笞匀恢校炷模蔷褪且怀≡帜蚜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