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八章

袄鲜笊砩系奶檎娴暮芪O章穑俊

马克看着亚当斯贝格,好像亚当斯贝格刚才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拔掖虻缁案笛槭摇!毖堑彼贡锤袼怠

他走开去打电话,马克示意吕西安洗碗时轻点。

岸裕钦庋毖堑彼贡锤袼担盎橥炅寺穑渴裁疵郑刻炷模桓鲎帜敢桓鲎帜钙础!

亚当斯贝格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一个N ,然后又写下一个O ,他很难再记下去。马克从他手中接过铅笔,把他写了几个字母的那个词写完:Nosopsyllus Fasciatus ,然后加了一个问号。亚当斯贝格点点头。

昂茫壹窍吕戳恕!彼曰樵彼怠

马克接着又写了几个字:携带病菌?

鞍阉撬偷较妇笛槭胰ィ毖堑彼贡锤癫钩渌担把罢沂笠呔嫠咚谴谝降溃乙丫懈鐾卤灰Я恕G虮鹑盟谴邮笛槭依锱艹隼础J堑模桓龊怕搿B砩稀!

亚当斯贝格把手机放在里面的衣袋里:“我助手的衣服里有两只跳蚤。不是人身上的跳蚤,而是……”

癗osopsyllus Fasciatus 的意思是‘老鼠身上的跳蚤’。”马克说。

霸谖掖铀勒呱砩咸崛〕隼吹男欧庵校褂幸恢惶椋赖摹M恢掷唷!

八褪钦庋サ摹!

笆堑模毖堑彼贡锤褚蝉馄鸩嚼础!八鹂欧猓烟榉诺椒考淅铮也幌嘈耪飧盟赖奶槿旧狭耸笠摺N一故侨衔鞘窍笳餍缘摹!

翱伤笳鞯嚼鲜笊砩系奶樯先チ耍强墒遣蝗菀着降摹!

拔揖醯盟窃诿俺洹U蛭绱耍鬃远稚比肆恕K浪奶樯辈凰廊恕!

安灰欢āD阋崖謇镂碳依锼械奶槎际占鹄础!

霸趺词占俊

白罴虻サ陌旆ㄊ谴涣街浑嗍蠼胨遥谀抢锎羯5 分钟,豚鼠会把剩下的跳蚤都吸引到身上来的。这时,你立即把它们装到袋子里,送到实验室。然后,给那里消毒。别让豚鼠在那里呆得太久,跳蚤一咬完小白鼠,马上就会离开,重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必须在它们咬的时候把它们抓住。”

疤昧耍毖堑彼贡锤癜颜飧霭旆橇讼吕矗靶恍荒愕陌镏嗨估铡!

盎褂辛郊隆!甭砜税蜒堑彼贡锤袼偷矫趴谑彼担耙滥阊罢业哪歉龃ナ笠叩娜耍赜谑笠叩闹恫⒉荒敲捶岣唬闹队邢蕖!

八谧约浩约海俊

笆堑摹!

氨硐衷谀睦铮俊

氨硐衷谀咎可希谏劳觥U馐且恢窒胂瘢桓鑫淖稚系奈蠡帷estis atra的意思是‘可怕的死亡’而不是‘黑色的死亡’。受鼠疫传染的身体绝不会是黑色的,这里那里有些深蓝色的印痕罢了。这是一个迟迟未解的谜,也是一个普遍而流行的错误,大家都以为是这样,但这是错的。你寻找的那个人用木炭把尸体弄黑,他错了。他甚至犯了一个大错误。”

鞍。 毖堑彼贡锤窀械胶芫妗

耙3滞纺岳渚玻匠ぃ甭牢靼沧叱龇考涫彼担奥砜颂心嘤谙附诹耍袼兄惺兰脱Ъ乙谎K允г谙附谥校胫氐闶е槐邸!

笆裁粗氐悖俊

氨┝Γ匠ぁH说谋┝Α!

马克笑了,闪到一边,让吕西安出去。

澳愕恼飧雠笥眩歉墒裁吹模俊

八牡谝恢耙凳侨侨松也挥酶斗眩且逦翊邮抡庖换疃模旱诙≡袷茄芯肯执缁幔鞘澜绱笳降淖遥魇逼诘拇蟪逋凰己芮宄!

昂冒桑阋宜档牡诙虑槭鞘裁矗俊

澳阏娴脑谘罢乙桓鲂彰鹗鬃帜甘荂LT 的人吗?”

罢馐且惶踔匾咚鳌!

胺牌伞LT 只是一种著名软糖药剂的三个副词的缩写而已。”

澳闼凳裁矗俊

笆率瞪希姓攵允笠叩奈南锥及阉弊鍪亲詈玫慕ㄒ榧右砸茫篊ito longe,fugeaset tarde redeas 的意思是:速逃,长时间以后迟归。换句话说,就是‘速走,长时间地离开。’这就是‘三副词疗法’:快、远、久。写成拉丁语就是:‘Cito,Longe,Tarde’,缩写就是CLT 。”

澳隳芴嫖壹窍吕绰穑俊毖堑彼贡锤竦莨始潜荆省

马克草草地写了几行字。

癈LT 是你寻找的凶手给人们的建议,与此同时,他也在用4 字保护他们。”马克说着把笔记本还给亚当斯贝格。

拔曳浅O不墩庑┢鹗鬃帜浮!毖堑彼贡锤袼怠

拔抑馈S泄厥笠叩那榭觯隳芗笆备嫠呶衣穑俊

澳愣哉飧霭讣匦牡搅苏庵殖潭龋俊

安皇钦庋!甭砜宋⑿ψ潘担岸且蛭闵砩峡赡苡欣鲜笊砩系奶椤H绻钦庋疑砩弦不嵊小F渌艘踩绱恕!

拔颐靼琢恕!

案峡旆庾。煤孟淳唬馐嵌愿妒笠叩牧硪桓霭旆ā!

出门时,亚当斯贝格遇到了那个一头金发、身材高大的马蒂厄,便拦住他,问了他一个问题。

傲礁贝驳ナ敲谆粕模甭淼俣蚧卮鹚担胺疵媸腔疑摹A硗饬秸攀抢渡模厦嬗∽疟纯峭及浮!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