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九章

亚当斯贝格经过荒地上的花园,离开了夏斯勒路的那栋屋子,心中有些震惊。世界上有些人知道很多让人吃惊的事情。他们首先在学校里学习,后来又在社会上继续“深造”,了解有关另一个世界的知识。他们把时间花在研究传播者、软膏、拉丁文的跳蚤和软糖药剂上。可以肯定,这只不过是马克·旺多斯勒的知识的一小部分。这些知识并没有在生活中给他帮太大的忙,不过,现在,它们要帮大忙了。

二十

实验室又给警队发来几份传真,亚当斯贝格一眼就认出来了:“特别广告”上没有任何指纹,除了若斯和德康布雷的指纹。可所有的广告上都有他们的指纹。

叭绻ナ笠叩娜烁矣檬秩ヅ稣庑┕愀妫业垢械骄取!毖堑彼贡锤袼怠

八裁匆蛘庋男欧猓俊钡备窭省

耙鞘轿侍狻T谖铱蠢矗拿恳痪俣际呛苋险娴摹K换岚压愀娣旁谄胀ǖ男欧饫铮氚阉暗揭桓霭汗蟮暮凶永铮蛭馐鞘指哐诺男形皇悄阄一蛘咚姹闶裁慈硕寄茏龅募虻ザ鳎备窭D阄薹ㄏ胂褚桓龃蟪岚延闳庀愎较谒直旁谝桓鏊芰贤肜铩U馐峭牡览怼P欧庖涞蒙闲形旧恚匦爰浣簿俊!

袄崭嵌骱偷驴挡祭椎闹肝疲钡备窭畔麓妫担傲礁鲎蔚娜恕!

笆堑摹5奔涠疾怀ぃ鸥鲈潞土鲈隆!

暗庖炎愎唤⒂杏玫墓叵盗耍钡备窭咕⒌啬幼乓肝眩扒怂梢栽诔鲇院笱АK堑闹饕镄惺鞘裁矗俊

袄崭嵌魇谴蛉恕⑸巳耍氚讶舜蛩馈!

当格拉尔嘘了一声,说:“这已经很严重了,他为什么只坐几个月的牢?”

八锌杉跚嶙镄械那榻冢核岬拇鞑豢衔藓捅Q唬玫袅耍詈笤诤I铣撩弧A礁龊T北谎退溃崭嵌鞅恢鄙绕稹K纯嗉耍鞒迦ァ!

按魇艽ΨA耍俊

懊挥校骱偷钡睾焦芩哪切┘一锒济挥斜淮Ψ#萑羲埂だ崭嵌鞯笔背率鏊担切┘一锸芰嘶撸歉械拇鞫即蛄苏泻簦灾劣谡霾剂兴岬厍拇鞫疾桓以俟陀盟@崭嵌髟谀抢镌僖舱也坏焦ぷ鳌13年前,他一贫如洗地来到了蒙帕纳斯的大街上。”

八耆欣碛赏春奕死啵悴蝗衔钦庋穑俊

笆钦庋K渎吲怀鸷蓿漳凇ぢ謇镂毯孟翊永疵挥猩孀愎胶R怠!

耙残硭橇硗庋≡裉嫠拦恚饪吹贸隼础W约焊约喝牛崭嵌鞑皇亲罘奖懵穑

而且自从我们在现场监视以来,再也没有出现过‘特别广告’。勒盖恩是第一个知道我们在现场监视的人。”

爸老殖∮芯斓牟⒉皇撬桓鋈恕T诤5列》沟辏砩暇诺悖械娜艘丫岬骄斓奈兜懒恕!

叭绻资植蛔≡谀歉銮趺纯赡苤溃俊

八绷巳耍耆欣碛上嘈啪煺谧凡端K诠鄄熳潘牵抵屑嗍幼潘恰!

罢饷此担颐前装准嗍恿耍俊

拔颐羌嗍邮俏宋市奈蘩ⅲ吮鸬脑颉!

暗驴挡祭祝簿褪嵌趴獍5峡耍裁醋危俊

八谒唇痰难@锲笸记考橛着笔彼械拿教宥荚啾ǖ馈52岁时,他差点在马路上被人私刑处死。在开庭之前,警察不得不一直保护着他。”

拔蚁肫鹄戳耍趴獍5峡税浮R桓雠⒃诓匏锸艿搅饲址浮?此难樱蛑比萌四岩灾眯牛锹穑俊

澳慊辜堑盟谋缁ぢ穑备窭扛吣昙兜娜鲅顺苑故比松俚牡倍讼蛞桓12岁的女孩。杜库埃迪克狠狠地揍了那几个小流氓一顿,把那个女孩带离了那里。

那个女孩半裸着,在他怀中大叫。人们在走廊里只看到这一幕。那三个学生的说法完全相反:杜库埃迪克强奸了那个女孩,他们去解救,杜库埃迪克打了他们,抱着那个女孩夺路而逃。双方的说法不一。杜库埃迪克最后输了,他的女朋友狠心地抛弃了他,同事们也远离他。大家都怀疑他。怀疑的力量是巨大的,当格拉尔。现在还在怀疑。正因为如此,他才改名叫德康布雷。那个人在52岁就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澳侨黾一锝衲甓啻罅耍32岁33岁左右?和洛里翁年龄差不多?”

奥謇镂淌窃谂謇锔晟系闹醒В趴獍5峡嗽谕吣山淌椤!

八赡苷胰说碧嫠拦怼!

澳炅淠敲创罅嘶够嵴庋觯俊

澳怯衷趺囱磕训滥悴恢溃械睦夏耆颂盅嵴鱿乱淮俊

拔抑赖锰宄恕!

氨匦氲鞑槟橇礁黾一铩5驴挡祭淄耆锌赡苋切┬偶吹目赡苄愿螅遥撬埔肓诵胖幸馑肌K龈菀桓霭⒗锞椭苯幼凡榈搅税⑽傻摹兑降洹纺抢铩:芾骱Π。皇锹穑俊

安还茉趺囱颐遣坏貌蛔凡橄氯ァN蚁嘈判资志驮谛凉愀娴南殖。谀抢锲鸩绞且蛭挥衅渌旆ǹ裳。馐强隙ǖ模乙惨蛭缇褪煜つ歉鱿渥印H羲沟墓愀嫘粒颐蔷醯霉止值模聪喾矗衔谴ハ⒌暮冒旆ǎ歉鼋智木用穸颊庋搿U庖坏阄铱梢钥隙āN壹嵝潘崂刺愀娴模腋铱隙ㄋ谀抢铮诠愀嫘恋南殖 !

懊焕碛伞!钡备窭炊运担罢舛运此堤O樟恕!

懊挥欣碛桑率稻褪钦庋备窭N胰衔驮谀抢铮谌巳褐校晕颐且恢奔嗍幼畔殖 !

亚当斯贝格走出办公室,穿过中心大厅,来到巴黎的地图前。警察们用目光尾随着他,亚当斯贝格知道大家不是看他,而是看当格拉尔,当格拉尔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短袖T 恤衫,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亚当斯贝格举起右臂,所有的目光又回到了他身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