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章

罢饷淮恚昀- 贝尔。”

拔易吡恕!卑M廾艘幌侣昀- 贝尔的胳膊,说,“我答应过达马斯帮他算账的。”

靶恍唬甭昀- 贝尔说,“谢谢你替我干活。我要写这封信,所以脱不了身。”

安挥每推卑M匏担拔液芨咝恕!

她悄无声响地消失了,玛丽- 贝尔立即朝亚当斯贝格转过身来:

疤匠ぃ夷芨柑改恰浅 帜崖穑炕故蔷×渴裁炊疾凰担俊

亚当斯贝格慢慢地摇摇头:

安⒚挥惺裁丛帜选!

澳4 字呢?黑色的尸体呢?”

亚当斯贝格又摇了摇头:

白疃嗍且桓鲂资职樟耍昀- 贝尔,这已经够多了。没有鼠疫,连影子都没有。”

拔夷芟嘈拍穑俊

巴耆梢浴!

玛丽- 贝尔又露出了笑脸,这次,她彻底放松了。

拔遗掳M薨洗锫硭梗彼迤鹈纪罚孟裱堑彼贡锤窦热惶嫠饩隽擞泄厥笠叩奈侍猓材芙饩鏊钪械钠渌丛游侍猓肮宋仕嫡庋茫此樟耍匦胩沃?晌艺獯尾煌夤宋实囊饧!

拔裁矗俊毖堑彼贡锤裎省

耙蛭锫硭拱狭四歉雠峙值睦鏊勘刺亍!

澳悴幌不独鏊勘刺兀俊

玛丽- 贝尔撅了撅嘴,然后又说:

八苡赂遥至耍庋梦矣械愫ε隆2还茉趺此担鏊勘刺卦谡饫锸撬膊荒芘龅摹9宋仕担拖褚豢檬鳎踊ぷ乓恍┠瘛N液茉敢庹庋饪檬鞒车萌萌硕涫懿涣恕6遥鏊勘刺丶负醯酱Χ贾甘只牛械哪腥硕级运跃踝栽福蛭榉岣弧!

澳愣始闪恕!毖堑彼贡锤裎⑿ψ盼省

肮宋仕滴铱隙ǘ始闪耍易约好挥幸馐兜健H梦腋械讲皇娣氖牵锫硭姑刻焱砩隙纪抢锱堋1匦氤腥希绻闾鏊勘刺爻瑁慊岜凰宰 4锫硭拐娴谋幻宰×耍劾锩挥邪M蓿蛭M尢擦恕5比唬M奕萌朔扯嗔耍廖抟晌剩庥胨木泄亍!

玛丽- 贝尔向亚当斯贝格投去询问的一瞥,想看看他知不知道埃娃。显然,亚当斯贝格不知道。

八煞虼蛄怂改辏彼馐退担拔薹ㄔ偃淌芟氯ィ谑撬鎏恿耍煞虻酱ψ飞彼D芟胂竦玫铰穑烤旄陕鸩皇紫壬绷怂煞蚰兀克膊恍碇腊M薜恼嬲彰馐枪宋实拿睿源蛱馐碌娜艘⌒摹9宋手浪拿郑馐撬娜Γ蛭枪宋省!

亚当斯贝格一边听玛丽- 贝尔讲话,一边不时地向广场上扫上一眼,看看那里有些什么情况。勒盖恩正往梧桐树上挂箱子,准备接收晚上用的广告。亚当斯贝觉得从警队一路追随着他的电话铃声慢慢地消失了。谈话声越轻,他心里就越放松。他思考得脑袋都要爆炸了,烦死了。

笆堑模甭昀- 贝尔向他转过身来,真心实意地说,“这是为了埃娃好,因为经过这事以后,她看到画成肖像的男人就受不了。这会让她想起往事。见到了达马斯,她才明白,世界上还有比那个揍她的坏蛋更好的男人。这完全是因为,对女人来说,如果没有男人,我觉得这是千真万确的,生活将毫无意义。丽丝贝特不相信这一点,她说所谓的爱情,无非是用来骗人的把戏。她甚至说,那是无聊透顶的东西。您看看。”

八惫伺俊毖堑彼贡锤裎省

懊挥姓饣厥拢甭昀- 贝尔显得很惊讶,“您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亚当斯贝格很后悔问了这个问题。玛丽- 贝尔比他想像的还要天真,这就更让人放心了。

笆且蛭闹耙档脑倒剩甭昀- 贝尔一副痛苦的样子,“它使您把一切都颠倒了过来。”

翱峙率钦庋!

澳兀嘈虐槁穑壳朐市砦椅识饰鳎蛭谡饫铮鏊勘刺氐幕熬褪亲罡咧甘尽!

亚当斯贝格没有回答,玛丽- 贝尔摇了摇头,最后说:

罢馐呛廖抟晌实模磺心伎醇恕5宋嗜聪嘈虐椋还苁钦媸羌佟K担云燮廴俗鼙茸谀抢锷破谩6园M蘩此担馐钦娴摹W源铀谕砩习锎锫硭顾阏艘岳矗缘没钇枚嗔恕V皇牵锫硭共话前鏊勘刺亍!

笆堑摹!毖堑彼贡锤袼怠K醇苑皆诙等ψ樱⒚挥懈械讲桓咝恕Hψ佣档迷皆叮矫挥谢八担笠甙 ⒚虐∫簿屯迷娇臁O衷冢羌赴偕让哦家丫绰4 字。

袄鏊勘刺夭幌不洞锫硭梗园M拊谂Α5比唬锫硭挂苍谂Γ鏊勘刺卦趺囱揖筒恢懒恕!

玛丽- 贝尔在想一个能让大家皆大欢喜的办法。

澳隳兀毖堑彼贡锤裎剩澳阆不妒裁慈寺穑俊

拔衣铮甭昀- 贝尔脸红了,用手指轻轻地拍打着信纸,说,“我有两个哥哥,我要照顾的男人够多的了。”

澳阍诟愀绺缧葱牛俊

笆堑摹N以诟倚「绺缧葱拧K≡诼弈侍梗MJ盏轿业男拧N颐扛鲂瞧诙几葱呕虼虻缁啊N蚁肴盟桨屠枥矗ε掳屠琛K痛锫硭共皇呛芎系美矗「绺绺淌懿涣舜锫硭埂N沂裁炊家趟踔烈趟跹舜蚪坏馈N业男「绺缡歉鲇⒖〉男』镒樱煌方鸹频耐贩ⅰ?墒牵恢钡茸盼彝扑裨蛩筒欢K裕疑踔恋霉芩峄椋馐堑比坏睦病N矣械氖鞘赂桑銮掖锫硭够挂盏壤鏊勘刺睾枚嗄辍W詈螅骼岬氖撬抗宋仕担颐挥幸逦袢ス苷庑┦隆!

八档枚浴!

八芎枚嗍拢枚嗳说氖隆K钦煸谒榉坷锝龀觯挥姓┧堑那

他的建议并非没有价值。可是,我总不能看到我的兄弟们倒霉。”

罢獠⒉环涟惆裁慈恕!

暗比挥蟹涟甭昀- 贝尔坚决地说,“又要忙工作,又要管店铺,我见到的人不多,这是当然的事。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讨我喜欢。顾问对我说,到远一点的地方去看看。”

小饭店里的挂钟敲响了,7 点半了,玛丽- 贝尔惊跳起来,迅速把信叠起来,又在信封上贴上邮票,塞进小包里:

扒朐拢匠ぁN业米吡耍锫硭乖诘茸盼夷兀 

她一路小跑着走了,贝尔丹过来收走了杯子。“她很嗦,”这个诺曼底人好像是来替玛丽- 贝尔道歉的,“她说的关于丽丝贝特的事,您不要全信。玛丽- 贝尔在吃醋呢!

她担心丽丝贝特抢走她哥哥。丽丝贝特是个很人道的女人,不会搀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谁都无法理解。您留下来吃晚饭吗?”

安涣耍毖堑彼贡锤裾酒鹕砝矗担拔一褂惺隆!

贝尔丹把亚当斯贝格一直送到门口,问:“您说,探长,到底要不要在门上写上4字呢?”

澳抢坠樱毖堑彼贡锤褡砝矗盎故俏以诠愠∩咸降亩际俏藁福俊

拔业纳艟褪钦饷创螅北炊ぱ锲鹜罚担笆翘焐摹!

澳呛茫炊ぃ绻悴幌肴媚愕那氨苍谀闫ü缮硝呱弦唤牛愎龅埃慊故遣灰诿派闲4 字吧!”

贝尔丹关上门,头仍然扬着,突然下定了决心:只要他还活着,海盗小饭店的门上就不会出现4 字。

半小时后,丽丝贝特集合房客们吃晚饭。德康布雷用餐刀敲打着酒杯,要大家安静,他觉得这种动作虽然有点庸俗,但有时是必要的。卡斯蒂永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马上就安静下来。

拔也幌不断蛭业目腿朔⒉济睿薄驴挡祭紫不队谩翱腿恕闭飧龃剩幌不队谩胺靠汀保蛭醯谩胺靠汀闭飧龃侍咛辶恕澳忝鞘亲约悍考淅锏墓酢

然而,鉴于目前这种十分特殊的情况,我还是要求各位不要集体中毒,不要在自己的门上画上任何护身符。那种东西是在给这栋屋子丢脸。然而,我尊重大家的个人自由,如果你们当中有人希望得到那个4 字的保护,我并不反对,但我要请他搬到其他地方去,只要那种疯狂之举没有停止,就不要回来。那个传播鼠疫的人正想把我们拖进这种疯狂之中。我真心地希望你们当中没有人会有这种打算。”

他的目光默默地在围坐桌边的人脸上一一扫过,德康布雷注意到埃娃动摇了犹豫了;卡斯蒂永露出了微笑,但有点虚张声势,内心并不完全平静;若斯则满不在乎,丽丝贝特一想到有人会在她的附近写4 字就破口大骂。

昂芎茫比羲顾担隽耍氨砭鐾ü!

八档降祝卑M薅运担叭绻忝挥卸凉切┛啥竦亩骶秃昧恕!

澳切┛啥竦亩鞑⒚挥惺刮腋械胶ε拢业男“M蓿比羲够卮鹚担澳切┐裕兜耆呛蛋说馈2还切┛啥竦亩鳎切4 字和所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可以塞到口袋里,用手帕包住,让它们见鬼去吧!布列塔尼人说话算话。”

熬驼饷炊耍笨ㄋ沟儆浪担叭羲挂丫⒒傲恕!

熬驼饷炊恕!卑M薜蜕怠

丽丝贝特没有再说什么,给每个人的盘子里加了一大勺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