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七章

八涂孔瞿竟の俊

笆堑摹K陌槁率歉鲆鸦榕恕!

罢蛭绱耍资衷谒依锷绷怂P资痔私馇榭隽耍饫锩娴囊磺卸际蔷牟呋模砣伞!

耙残戆桑谡飧雎矶湍愕哪撬母鍪芎φ咧涿挥腥魏喂餐牡胤剑皇窃20岁至27岁之间在巴黎住过。伙计,别费神这么问来问去了,我把所有的资料都寄到你的警队去。”

澳鞘窃诎屠琛!

笆裁炊髟诎屠瑁俊

八鞘窃诎屠柘嘤龅摹D俏甯鋈擞Ω没ハ嗳鲜叮哉庋蚰茄姆绞奖舜思妗!

安唬锛疲揖醯眯资衷谌梦颐瞧S诒济K梦颐且晕庑┠鄙卑赣心持止亓佣曰笪颐恰B矶且桓鋈硕谰樱夂苋菀赘闱宄U鼋智娜硕贾馈T谡饫铮蠹业纳疃际枪摹!

八慌缌舜呃嵬咚梗俊

傲成媳慌缌艘淮罂椤N颐腔嵊氚屠璧谋瓯咀饕槐冉希纯此亲源幕故窃诼砣虻摹D羌一锟赡苁歉鲂率帧!

氨鹱雒瘟耍砣伞D羌一锞源厦鳎铱梢钥隙āKち系搅艘磺校ち系搅耸虑榈乃谢方诤土刺跎系乃蟹从Γ拖窀龌Ъ摇K宄刂雷约合氪锏绞裁茨康摹H绻羌一锸歉隹蒲Ъ遥乙坏悴桓械骄妗!

翱蒲Ъ遥课一挂晕慊崴邓歉鑫难Ъ摇!

岸哂刑烊乐稹!

翱蒲Ъ矣敕枳樱俊

白源1920年起,他脑袋里就有个幽灵。”

疤炷模锛疲闶撬邓歉80岁的老头?”

亚当斯贝格笑了笑。接触过以后,他才发现这个马塞纳比在电话里更热情。太热情了,因为他每说一句话都辅以具有表现力的手势,或抓住亚当斯贝格的胳膊,拍拍他的肩膀或后背,在汽车里的时候还拍他的大腿。

拔铱此橛20到40岁之间。”

八玫目刹皇遣孀樱锛疲谴笠蛔挚!

翱伤耆锌赡80岁,为什么不呢?他那种杀人技术不需要力气大。一分钟就让人窒息,用活结鞋带,也有可能是有切口的锁紧环,电工用来切电缆的那种。一种极为保险的东西,小孩都能操作。”

马塞纳在离停尸房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车,在阴凉处寻找地方。这里的太阳比巴黎热,人们散步时衬衣都解开领扣,或者坐在门前阴凉的台阶上乘凉,膝盖上放着一盆青菜,慢慢地择。在巴黎,贝尔丹可能在寻找雨衣挡风雨呢!

盖着尸体的布被撩了起来,亚当斯贝格仔细地查看着。洒在尸体身上的木炭,范围与在巴黎发现的差不多,几乎覆盖了整个肚子,双臂、大腿,舌头也被染黑了。亚当斯贝格用手指摸了摸木炭,然后在自己的长裤上擦干净。

耙丫腿セ榱恕!甭砣伤怠

八忻挥斜灰В俊

罢饫镉辛酱Α!甭砣芍缸潘勒叩母构晒邓怠

霸诩依锉灰У模俊

鞍凑漳憬谈颐堑姆椒ǎ颐亲降搅似咧惶椋锛疲前旆ㄕ婀苡谩L橐菜腿セ榱恕!

坝懈鋈榘咨欧猓俊

笆堑模釉诶ɡ铩N也幻靼姿裁床槐ň!

八ε拢砣伞!

耙坏忝淮怼!

昂ε戮欤群ε律比朔父戮臁K晕茏晕溃愣嘧傲肆降浪邸K囊路趺囱俊

奥移甙嗽愕厝釉诜考淅铩U飧雎矶浅T勇摇R桓鋈俗』鼓茉趺囱俊

昂芷婀帧0阜赴咽芎φ叩囊路纪蚜恕!

盎锛疲阜该槐匾嫠岩路K庾派碜铀诖采稀T谡饫铮嗣且话愣颊庋觥R蛭炱取!

拔铱梢钥纯此〉牡胤铰穑俊

亚当斯贝格走进了那座离老港不远的房子,大门已经破落不堪,门口的灰泥是红色的。

懊苈朊晃侍饴穑俊

盎盗擞Ω靡丫幸欢问奔淞恕!甭砣伤怠

他随身带着一支强光手电,因为楼梯间的定时开关坏了。亚当斯贝格借着手电光,一层一层地仔细地检查房门。

查完最后一层的房门,马塞纳关掉手电,问:“怎么样?”

八焦忝钦饫铩U馐撬慕茏鳎廖抟晌省A榍伞⒀杆佟⑶岫拙伲岣艿奈恢靡捕裕褪撬踔量梢运邓傻么尤莶黄取4舐ダ锏木用衩辉趺醋⒁猓俊

霸谡饫铮甭砣山馐退担安还苁前滋旎故呛谝梗绻醇懈鋈苏诿派闲炊鳎蠹叶疾换嵩谝狻R窃诼ツ冢侨绱恕4蠹腋谎荚诿派闲醋郑褂惺裁次O眨炕锛疲颐堑酵饷嫒プ咭蛔撸俊

亚当斯贝格惊奇地看着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跟他一样喜欢散步的警察。

拔以谛『M謇镉幸凰倚〈N颐浅龊#空饣岣艘粤楦校皇锹穑课揖U庋!

半个小时后,亚当斯贝格已经坐在“爱德蒙·邓蒂斯”号上了。那是一艘机动船,在海上驶得很平稳。亚当斯贝格脱光上身坐在前面,闭上眼睛,迎着温暖的海风。马塞纳坐在后面,也光着上身。两个人都不想思考问题。

敖裢硪厝ヂ穑俊甭砣晌省

懊魈煲辉缱撸毖堑彼贡锤袼担拔蚁朐诟劭谏⑸⒉健!

疤昧恕T诶细垡材懿楦小!

出海散心时,亚当斯贝格关掉了手机,直到上岸后才去查信息。布雷齐永局长要他回电,局长对席卷巴黎的旋风感到非常担心;当格拉尔也来了电话,向他汇报最近有多少栋楼被写上了4 字;还有一个电话是德康布雷打来的,给他念了今天星期一早上收到的“特别广告”:

案湛嫉哪羌柑欤诘桶⒊笔桶乖嗟牡厍烁<柑炖矗挥刑蟮慕梗踔梁孟裣Я恕5展思父鲈拢孟裼钟赂移鹄矗仁锹叵蛉硕嗪透辉5穆砺仿樱缓罄矗嚼丛酱蟮ǎ鱿衷谒械慕智ブ旅亩舅亍5酱β印!

亚当斯贝格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段文字,然后拨通马克·旺多斯勒的电话,慢慢地念着,让对方的电话录音录了下来。接着,他又捣鼓了一阵手机,希望能寻找另一条信息。也许混在其他信息里面了,但他什么都没有找到。卡米尔,求求你了。

晚上,亚当斯贝格在马塞纳的陪同下,吃完丰盛的晚餐后,紧紧地与这位同事拥抱告别,相约以后一定要再见。然后,他沿着南面的码头散步,守卫女神圣母院强烈的灯光照耀着他。他凝视着倒映在黑乎乎的水面上的船只,船上的桅杆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蹲了下来,往水中扔了一块石头,所有的倒影都晃动了起来,长时间抖个不停。月光一缕缕地照在涌着涡流的小小海浪上。亚当斯贝格一动不动,五个手指按着地面。传播鼠疫的人就在那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