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一章

亚当斯贝格摸了摸脖子。

胺潘撸钡备窭募钡厮担案峡烊ノ嗤┦髂嵌笠卟皇钦饧一锎サ摹!

笆撬サ模备窭!

澳悴荒艹遄耪饷蹲杲淅础U夂芸尚Α!

澳腥瞬淮髯杲洌备窭6饧一镌谧笫值奈廾干洗髯抛杲洌易晔拿娉铩!

澳鞘桥掳阉慊怠!

靶埃挥惺裁炊髂芩鸹底晔W晔窃し朗笠叩淖罴呀鹗簦敲蹲晔撬娲模1920年就开始传。当格拉尔,他撒谎。别忘了,他一天三次掌管着若斯装广告的箱子。”

翱赡羌一镆槐沧右裁欢凉槐臼椤!钡备窭畹阋叵鹄础

澳阍趺粗溃俊

澳憔醯媚羌一锵窭∮镅Ъ衣穑磕闶遣皇窃诳嫘Γ俊

拔也蝗鲜独∮镅Ъ遥备窭裕颐挥心隳茄钠!

奥砣兀克窃趺慈サ穆砣克恢惫卦谒纳痰昀铩!

安皇切瞧谔欤膊皇切瞧谝簧衔纾峭砩系墓愀嫘镣瓯现蟆K耆惺奔涮8 点20分的火车,然后在早上10点回到这里。”

当格拉尔耸耸肩,他几乎要发火了,回去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如果亚当斯贝格要犯错误的话,让他自己去犯吧!别拉上他。

一位警官端来了晚饭,亚当斯贝格在办公桌上吃着比萨,也不把比萨从盒子里拿出来。达马斯吃得津津有味,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亚当斯贝格静静地等大家吃完饭,把纸饭盒扔到旁边的废纸篓里,然后关上门,继续审问。

半小时后,当格拉尔来敲门,刚才的不满好像消失了一半。他用目光示意亚当斯贝格出去。

盎Ъγ挥写锫硭埂の嵋飧鋈耍彼蜕担罢飧鋈瞬淮嬖凇K闹ぜ羌俚摹!

澳憧矗备窭谌龌选0阉闹肝扑腿ゼ觳椋隙ㄗ巍N宜倒啻危蚩謇镂碳液吐砣歉鍪芎φ呒颐诺娜耸歉隼鲜帧!

爸肝频蛋缚獬隽宋侍猓哉饣斓爸ぜ闪宋乙桓鲂瞧凇!

案峡烊プ芫郑闲帧R欤谀抢锔掖虻缁啊!

八璧模愠∩系拿扛鋈硕加屑倜!

暗驴挡祭姿倒械牡胤侥芨艘粤楦小!

澳悴唤形嵋俊毖堑彼贡锤窕故强孔徘缴夏歉隼系胤剑省

罢馐俏铱暧玫拿帧!

笆悄阒ぜ嫌玫拿郑毖堑彼贡锤裰缸潘纳矸葜に担凹俚模旒儆玫摹!

罢馐桥笥烟嫖易龅摹!

八裁匆婺阕觯俊

耙蛭也幌不陡盖椎男眨ㄉ诹恕!

八迪氯ァ!

达马斯第一次保持沉默,紧咬着嘴唇。

拔也幌不赌歉鲂眨彼詈笏担按蠹叶冀形掖锫硭埂!

昂冒桑颐蔷偷纫坏饶歉鲂铡!毖堑彼贡锤袼怠

亚当斯贝格把达马斯扔给下属看守,自己出去散步。分辨别人撒谎还是说实话有时并不难。达马斯信誓旦旦地说他没杀过人,这倒是实话。亚当斯贝格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这一点,从他的目光中,从他的嘴唇和额头上也看出了这一点,但亚当斯贝格仍然觉得传播鼠疫的就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半信半疑,莫衷一是。他打电话给还在达马斯的商店和家里搜查的警察,搜查完全失败了。一个小时后,亚当斯贝格回到警队,从当格拉尔那儿问来了传真号码,记在本子上。这时,他不无惊奇地发现达马斯竟然在椅子上睡着了,睡得很沉,就像心中一点没有事的人一样。

八巳讨恿恕!迸蛋6怠

亚当斯贝格拍了拍他的肩膀:

靶研眩⒍怠ご锫硭埂ぐ@扯- 德维尔。我想给你讲讲你的故事。”

达马斯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上了:

拔乙丫懒恕!

昂教旃ひ导野@扯- 德维尔是你的父亲吗?”

笆堑模贝锫硭顾担靶惶煨坏兀侥昵埃涝诹丝罩校涝诹怂乃饺朔苫铩A榛瓴荒芷骄病!

拔裁矗俊

安晃裁础!彼淖齑角崆岬囟抖牛澳阄奕ㄉ笪饰摇N饰冶鸬奈侍獍桑渌裁次侍舛夹小!

亚当斯贝格想起了弗雷的话,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澳阍诟ダ绽镒宋迥昀危侥臧胍郧安懦鲇毖堑彼贡锤穸磷疟始牵担澳惚豢匦钜馍比恕D愕呐笥驯蝗舜哟翱谌恿讼氯ァ!

八亲约禾氯サ摹!

澳阍谏笱妒本椭馗凑饩浠埃窀龌等艘谎S辛诰又っ鳎翘忝窍窆芬谎臣艹沉思父鲂瞧冢复蜗氡ňN裁闯臣埽锫硭梗俊

八袷СA耍旖泻埃罄刺プ陨薄!

按锫硭梗颐窍衷诓辉诜ㄍド希灰僦馗茨翘谆啊D憧梢愿谋浠疤狻!

拔也桓谋洹!

笆悄惆阉葡氯サ模俊

安皇恰!

鞍@扯- 德维尔,上星期,是你杀了那四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你掐死了他们?”

安皇恰!

澳愣每俊

拔已У摹!

澳羌父鋈耍歉雠樱巧撕α四悖磕闵绷怂牵拖裆绷四愕呐笥岩谎俊

安皇恰!

澳愀盖资歉墒裁吹模俊

白笄摹!

八阅隳盖鬃隽诵┦裁矗俊

达马斯再次紧咬嘴唇。

电话响了,是预审法官打来的。

八盗寺穑俊狈ü傥省

懊挥校乜谌缙俊!毖堑彼贡锤袼怠

坝型黄瓶诼穑俊

懊挥小!

八巡槟兀俊

昂廖藿峁!

耙欤堑彼贡锤瘛!

翱觳涣恕N蚁爰觳樗淮危ü佟!

安恍校忝挥腥魏沃ぞ荨H盟冢淳褪头潘!

拔嵋皇撬拿郑闹ぜ俏痹斓摹K恼婷邪⒍怠ご锫硭埂ぐ@扯- 德维尔,由于被控谋杀,坐过5 年牢。这还不足以推定他犯罪吗?”

霸对恫还弧N仪宄叵肫鹆税@扯- 德维尔事件,人们判他有罪是因为邻居的证词影响了陪审团,但他的辩词跟指控一样有力。不能以他坐过牢为借口就把鼠疫的标签贴在他身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