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二章

扒怂氖歉鲎摇!

澳歉龉愠∩嫌行矶嗳硕甲危悴恢滥盟窃趺窗欤颐慌戆桑慷趴獍5峡撕屠崭嵌鞯南右筛@扯- 德维尔一样大,再让他们坐一回牢完全没问题。”

阿尔代法官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同时又很敏感和谨慎,但这种罕见的品格今晚却对付不了亚当斯贝格。

叭绻址帕苏饧一铮铱刹桓业1;岱⑸裁词隆K嵩偕比耍蛘叽游颐堑氖种刑优堋!

氨鸺觳樗耍狈ü僮詈蠹峋龅厮担胺裨颍惚匦朐诿魈焱砩掀叩惆胍郧芭街ぞ荨Vぞ荩堑彼贡锤瘢皇请孰实闹本酰侵ぞ荩热缢悼诠M戆玻匠ぁ!

亚当斯贝格挂上电话,很久都没有说话,谁都不敢问他。他靠在墙上,或者在房间里踱步,低着头,垂着双手。当格拉尔看见他的脸颊上和褐色的额头上因精神过于集中而闪着奇异的光亮。但他尽管绞尽脑汁,在阿尔诺·达马斯·埃莱尔- 德维尔身上还是找不到突破口。

达马斯可能杀害了他的女朋友,又伪造了证件,但不是传播鼠疫的人。如果这个目光茫然的人懂得拉丁语,他宁愿把姓倒过来写。亚当斯贝格走出门外去打电话,然后又回到了房间里。

按锫硭梗彼瞎徽乓巫樱诖锫硭古员咦拢担按锫硭梗愦チ耸笠撸桓龆嘣吕矗闱那牡匕压愀嫒羲埂だ崭嵌鞯南渥永铩D阊俗ㄒЮ鲜蟮奶椋缓蟀阉欠诺绞芎φ叩拿诺紫隆U庑┨樾攀笠撸哂写拘裕酱σ恕J芎φ叩纳砩洗兴侵旅囊Ш郏迨呛诘摹N甯鋈硕妓烙谑笠摺!

笆堑模贝锫硭顾担氨ㄖ缴暇褪钦饷此档摹!

澳切4 字是你写的,跳蚤是你放的,人是你杀的。”

安皇恰!

坝幸患履惚匦朊靼祝锫硭埂D闼奶橐苍谀闵砩吓溃愫苌倩灰路苌傧丛琛!

吧细鲂瞧谖也畔垂贰!贝锫硭贡缃獾馈

面对这个年轻人诚实的眼睛,亚当斯贝格再次犹豫了。他的目光跟玛丽- 贝尔一样诚实,一样单纯。

澳闵砩弦灿姓庑┬攀笠叩奶椋卸鞅;ぷ拍悖阌凶晔J笠叨阅愫廖薨旆ā?墒牵锫硭梗绻忝挥凶晔兀俊

达马斯又用手捂住钻戒。

叭绻忝皇拢毖堑彼贡锤窠幼潘担澳憔兔槐匾鹘渲福蛭忝挥惺笠卟【

你明白吗?”

亚当斯贝格沉默了一会儿,观察着达马斯脸上的微妙变化,然后说:

鞍呀渲父遥锫硭埂!

达马斯没有动。

爸恍枋种樱毖堑彼贡锤窠舯撇环牛拔一峄垢愕模蚁蚰惚Vぁ!

亚当斯贝格伸出手,等待着。

澳愕慕渲福锫硭梗吕础!

达马斯没有动,审讯室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动。当格拉尔看见他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什么东西开始动摇了。

鞍阉遥毖堑彼贡锤褚恢鄙熳攀郑澳闩率裁矗俊

拔也荒馨阉吕础U馐嵌ㄇ槲铮悄歉鎏サ墓媚锔业亩ㄇ槲铩U馐撬慕渲浮!

拔一峄垢愕摹8遥吕矗 

安唬 贝锫硭拱炎笫秩酱笸鹊紫隆

亚当斯贝格站起来,踱着步。

澳愫ε铝耍锫硭埂D阒澜渲敢焕肟愕氖郑榫突嵋悖獯危【突岽玖恕D慊嵯衿渌艘谎廊ァ!

安换帷U馐嵌ㄇ槲铩!

失败了,当格拉尔垂头丧气地想。想法很好,但是失败了。这个钻石的故事,太缺乏说服力了,太不幸了。

澳呛茫涯愕囊路训簟!毖堑彼贡锤袼怠

笆裁矗俊

巴训裟愕囊路压狻5备窭酶龃永础!

一个亚当斯贝格不认识的男人从门外探进头来。

拔医新矶ぃ蹦侨俗晕医樯艿溃袄コ娌康摹D愦虻缁敖形依吹摹!

奥砩下值侥懔耍矶ぁR环种右院蟆4锫硭梗训粢路!

懊娑源蠹遥俊

罢庥惺裁匆簦砍鋈グ桑 彼耘蛋6⑼呱诤头ǚ蚨担澳忝欠涟恕!

拔椅裁匆岩路俊贝锫硭钩渎幸獾匚省

拔倚枰愕囊路蚁肟纯茨愕纳硖濉K裕寻桑璧模 

达马斯皱着眉头,慢慢地照办了。

当他脱光衣服,全身只剩下一个戒指时,亚当斯贝格扎起装着衣服的口袋,叫马尔丹过来。

胺浅=艏薄Q罢摇

袄鲜笊砩系奶椋俊

懊淮怼!

敖裢恚俊

敖裢恚砩稀!

亚当斯贝格回到审讯室,达马斯低着头站在那里。亚当斯贝格举起他的一只胳膊,然后又举起另一只。

胺挚笸龋30厘米。”

亚当斯贝格扯了扯他腰部的皮肤,扯了一边,又扯另一边。

白拢觳橥炅恕N胰ジ阏姨趺怼!

亚当斯贝格到衣帽间拿来一条绿色的浴巾,达马斯一把抓了过去。

澳憷淞耍俊

达马斯摇摇头。

澳惚惶橐Я耍锫硭埂D愕挠冶塾辛礁霭蟊叩母构晒狄桓觯冶叩母构晒等觥2挥门拢阌凶杲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