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相信有鬼!

邱莹和陶露露面对这一连串无法解释的诡秘事件有些不知所措,心乱如麻的两人绞尽脑汁也无法理出个头绪。心里一直处在矛盾和挣扎之中,不知该相信一直以来自己所被灌输的科学理念,还是该相信历来被她们这些当代人嗤之以鼻的所谓“迷信”!

要让她们相信后者,显然对她们是一种打击;但如果相信前者,那么又有谁能给她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陶露露渐渐感觉脑袋开始隐隐泛痛,轻舒一口气,她劝慰自己,也许凡事不该太执着吧,面临什么样的现象,就该接受什么样的现实,一切迟早都会有一个答案的。

所以,她决定暂时先不去追究是否应该相信“迷信”了,既然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如此神秘的不可理解,那她宁愿相信这世界真的存在另一种力量,一种超自然的力量。

打定主意后,她看向邱莹:“莹莹,看来你最近经历的一切极有可能与你最开始的恶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说到这,邱莹的眼睛忽然一亮:“啊,我想起来了,昨晚我做的那个梦!我刚刚不是说过吗,当时根本分不清是在梦中或是现实中,总之我睁开眼睛时竟发自己身处的那个十分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地方,还有那座古老的楼房,我当时就很疑惑,明明自己不曾见过,为何竟会有一种强烈熟悉的感觉?但我刚刚猛然记起来了,原来,以前我就曾梦见过一个女孩儿跳楼,而那个女孩儿就是从我前晚梦见的那栋旧楼上跳下来的!怪不得我会感觉熟悉,原来,我已经是第二次梦见那栋我实际上从未见过的楼了。”

陶露露听后诧异半晌才沉思道:“一个你从未见过的地方竟会连续两次出现在你梦里,而且又都是有人跳楼。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的确有问题!”

忽然她定睛看着邱莹:“莹莹,我想我们也许真的不应该太铁嘴了,其实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存在着太多不可解的神秘现象,都不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我想,也许很不幸的,这种事情真的就恰恰被我们给遇到了。”

看到邱莹赞同的点头后,她继续道:“既然遇到了,我想我们是避不开了,那就不如尝试着去解决。我想,这一切应该是某个含冤而死的鬼魂在作祟,但为什么它能杀别人,却只是让你饱受惊吓却不伤害你呢?你说,会不会是它想告诉你什么呢?”

邱莹想了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也很奇怪,如果学校发生的这些意外真的是那个鬼干的,那她不杀我,就一定是想通过我告诉人们一些事。但又为什么偏偏会是我呢?”

露露摇摇头:“唉,实在太令人费解了,我想得头都疼了,却怎么想也想不出个名堂来……”

“啊,不对!”还未等陶露露的话说完,邱莹一下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大声喊了起来,差点儿没把陶露露的魂儿给吓掉。

抚着狂跳未定的胸口,陶露露略带点夸张的苦着脸哀求道:“我的大小姐呀,小女子的心脏已经够脆弱的了,拜托你不要再这样一惊一乍的了,好吗?否则你就先替我收尸吧!”

邱莹看着陶露露受惊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当看到她有些戏谑夸张的表情时,又有些忍不住想笑:“好啦好啦,算我对不住了好吗,来,摸摸头,吓不着;捏捏耳……”

陶露露好笑的一巴掌拍掉那只正向她的耳朵进攻的魔爪:“搞什么啊,把我当小孩子了?讨打呀你……!”

到底是年轻人,片刻的功夫居然忘记了先前的忧虑和恐惧,竞相追逐戏闹了起来。

不远处,一小股紧贴着地面的旋风在原地打了几个转儿后,便悄悄的向远处刮去。

闹了一会儿,两人不禁有些气喘,便走向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来:“对了莹莹,你刚刚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歇了口气儿后,陶露露并没有忘记邱莹刚刚差点吓死她的那一声喊。

听到露露提及此话题,邱莹的面色又凝重了起来:“我记得有两次,一次是在恶梦中,就是昨晚我梦到有人跳楼的那个梦,当时我看到摔死的人血肉模糊,之后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最后当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时,却又突然间没事儿了;另一次就是我刚才提及的被佳琪吓晕那次,我很确定的感觉那个鬼是要害我的,但不知为什么最后居然都安然无恙。

这两次那种接近死亡的感觉十分强烈,真实的令我体会到死亡临近时的那种危险的气息与深深的绝望。所以我想,它并不是不想杀我,只是不知为什么并没有得手而已,也或许我并不是它的目标,所以它懒得费神理我吧。而且,我猜想也有可能还有另一个鬼在保护我吧!“说着说着,邱莹的眼神竟有些迷离了。

“天哪!”陶露露头大的仰首望天,右手还不住的拍着额头:“有没有搞错啊?一只鬼还不够,还要再加上一只啊!千万不要了,不管是好鬼坏鬼,最好一只都不要有,我可不想掉到鬼堆儿里,谁来救救我们啊!”

听着陶露露的话,邱莹的脑海中渐渐的浮现出那个经常在她梦中出现的女孩子的身影。她早已肯定那个女孩儿一定是个冤魂,可无论如何,邱莹也不能相信她对自己有恶意。虽然她最开始是吓到了自己,但这么久了,却一直看不出她对自己有什么恶意。邱莹甚至相信那两次自己能够侥幸逃过死亡,一定是那个女孩儿在暗中帮助自己!也许她不停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只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吧,或者是想通过自己来替她洗清什么冤屈?

也许在别人看来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好笑,但邱莹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忽然间又想起数次在梦中那个女生让自己看到的奇怪景象:墨蓝色的天空中,闪闪发光的北斗七星伴着一弯皎洁的月亮,而除此之外,夜空中再无他物。这绝不会是毫无意义的,但她到底想向自己暗示些什么呢?

“莹莹!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啊?”思绪忽然被陶露露打断了,抬眼望去,就见陶露露一脸好奇紧张的表情。

见邱莹半晌不语,陶露露有些纳闷,发现邱莹恍然如神游太虚般的神情后,她更是诧异的要命,于是忍不住伸手推了推邱莹并开口将她唤醒,意图得到答案。

一阵带着暖意的微风拂过,两人都有些惬意,似乎远离温暖已经好久了。邱莹决定把这些疑惑告诉陶露露,也许两个人一起想,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