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第0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梅林纳的剧院计划——迷娘为威廉服务

梅林纳在这段时间里详细打听上届经理处遗留下来的破旧事物。布景和道具都转移到了几个商人的手里,有位公证人受了女经理的委托,如果遇到爱好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自由出卖。梅林纳想细看一下这些东西,拉着威廉同他一起去。房间给他们打开了,威廉感觉到了某种兴趣,他自己却不便承认。尽管布景已经污渍斑斑,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什么土耳其的、异教的衣服,滑稽的男衫女裙,魔术师、犹太人及教士穿的道袍,看去都不成样子了,然而他却按捺不下一种感觉,仿佛他在一家类似的旧货店附近找到他生活当中最幸福的时刻了。如果梅林纳能够看芽他的心意,他会慷慨解囊,拿出一笔钱来解放,安装及复活这些分散的肢体,使其成为一个完美的整体。

梅林纳大声叹息道:“要是我身上有两百个银币,我将成为一个多么幸福的人啊!我可以买进剧场开幕所需的首批东西,很快我可以组成一个小小的剧团,立即在这座城市及这一带地区演出,肯定能够维持我们的生活。”威廉默然,两人沉思着离开这些重又封闭起来的宝物。

从这个时候起,梅林纳不谈别事,只谈怎样建立一座剧院所需的设计和建议,以及他本人可以从中得到的好处。他试图唤起菲琳娜和勒尔特司的兴趣,又建议威廉拿出钱来,并接受担保。威廉在这个时机才明白看出,他在这儿不该呆得这么久,他表示歉意,打算着手准备,继续旅行。

在这段时间,威廉发现迷娘的外貌和气质越来越动人。这孩子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有点特别。她上下楼梯不是用脚走,而是用脚跳;她爬到走廊栏杆的另一边去,一转瞬间她又坐在橱上,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威廉也发觉出,她对每个人招呼的姿势不同,好些时候以来,她是用按在胸脯上方的手臂向他致敬。有些日子她一声不吭,有时她对各种问题回答得比问的多,听来总是觉得古怪,不过分别不出,她是说笑话,还是对语言的无知,因为她说得结结巴巴,说的德语总是夹杂着法语和意大利语。她孜孜不倦地当差,随着太阳一早起身。不过到了晚上,她及时就寝,睡在一间房里的光地上,任凭人怎么劝说,她都不肯接受床或草垫。他常常发现她在洗涤。她的衣服也异常清洁,不过统统都缝补过两三次了。有人还告诉威廉。说她每天一大早就去作弥撤。有一次他跟着她,看见她拿着念珠串跪在教堂的角落里,虔诚地祈祷。她没有发觉他;他走回家去,对这个人儿作了各种推测,可是在她身上总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由于梅林纳又在催促要钱,赎回多次提到过的舞台道具,就更加促使威廉决定离开此地。他想趁今天的邮车之便,给他久未通信的亲人写封信,他果然开始写信给维尔纳,讲述他的历险经过,可是他下笔时不知不觉地多次背离真实,已经走得相当远了,这时他厌烦地发现信纸背面写有几句诗,他认为是梅林纳太太从他的记事本上抄下来的。他气冲冲地撕碎信纸,把重写他的自白书推到下一班邮期。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