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1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演员们和菲琳娜启程

勒尔特司来看望他的朋友。旅店里那次热闹场面他不在场,因为他睡在楼上房间里。关于他受到的损失,他满不在乎,用惯常的口头禅来解嘲:“有啥关系?”他讲了剧团一伙儿种种可笑的表现,特别指责梅林纳太太,据说,她哭自己失掉了女儿,仅仅因为不能满足她那种老式德国的乐趣,就是让孩子受洗时取名玛蒂尔德。至于她的丈夫,现在揭露出来,他身边保存得有许多钱,当时他向威廉骗取的预支,其实是完全不需要的。现在梅林纳想搭下班邮车走,向威廉要求写信介绍自己给威廉的朋友塞洛经理,因为自己的剧团垮了,希望在塞洛的剧团里找到工作。

迷娘有几天完全默不作声,人们一再追问,她才终于承认,她的右臂被扭伤了。“这要怪你那样胆大冒失,”菲琳娜说。她又讲述事实经过:原来女孩在拼搏时拔出她的猎刀,眼见她的朋友遇到危险,就奋不顾身地向强盗砍去。后来被匪徒抓住手臂,抛掷在一边。他们责备她,为什么不早些说出自己受伤了,可是人们后来才看出来,原来她对那位伤科医生有点胆怯,医生一直把她当作是个男孩。人们设法解除她的痛苦,她只得用绷带把胳臂吊起来。这样一来,她又感到新的难受,因为她不得不把那部分至关重要的照料和看护朋友的工作让给菲琳娜,现在这个逗人喜爱的轻挑女郎表现得更积极,更体贴了。

有天早晨,威廉醒来则,发现自己和她睡得十分贴近。他在宽大的卧床上,睡得不安,完全滑到后边去了。菲琳娜大着直挺挺地躺在前边,她似乎是坐在床上看书而睡着了。一本书从她手里掉下去,她向后移动,头垂在他胸口边,披散的金色头发波浪似的展开在他胸脯上。这种极随便的睡眠姿态,比艺术加工和故意做作,更增加她的魅力;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片天真的宁静笑容。他瞧了她一些时间,似乎又在责备自己不该这样细看她来取乐,我们不知道,他在祝福还是谴责他的心境,但是他觉得有义务保持安静和克制。

他还仔细观察了她一些时候,她开始动弹了。他轻轻闭上眼睛,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眯缝着眼朝她看,等到她重新打扮整齐,动身离开,去张罗早餐。

全体剧团团员渐渐地来到威廉这儿报到,他们要求介绍信和旅费,或多或少地显得无礼和急躁,总是引起菲琳娜的反感,不过还是得到了所要的东西。她徒劳地向朋友解释,猎人也给这些人留下了一笔可观的数目,现在他们只是来捉弄你的。为此他们俩激烈地争吵起来,威廉这时直截了当地主张她加入其他剧团团员一伙,到塞洛那里去寻求幸福。

只有不多一会儿,她失去了镇静,后来她又迅速恢复过来,大声说:“只要我再见到我的金发少年,我对你们大伙儿,什么也不管了。”她指的是弗德里希,他从战场上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

第二天早晨,迷娘带了消息来到床边说,菲琳娜连夜走了。在隔壁房间里,她把属于他的一切东西收拾得整整齐齐。他感觉到她不在似乎缺少点什么;他从她身上失去了一个忠诚的女看护,一个活泼的女团员,他再也不习惯于孤独一人。不过迷娘很快就填补了这个空缺。

自从那个轻佻的美人儿友好地守护在伤员身边以来,小女孩就逐渐退开,一个人默默地守着;然而现在她又赢得了自由场地,带着细心和爱现身出来,热情地为他服务,快活地同他聊大。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